正在阅读:

索赔近亿元,格力又双叒叕把奥克斯给告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索赔近亿元,格力又双叒叕把奥克斯给告了

同行是冤家。

文|雷达财经鸿途  莫恩盟

编辑|深海

空调赛道内的巨头之间再掀纷争,号称“掌握核心科技”的格力又双叒叕把奥克斯给告了。

这一次,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因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向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索赔9900万元,还请求法院判令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商业秘密的行为,并将相关专利权转移至原告名下。

雷达财经注意到,格力此番起诉的其中一个被告古汤汤,曾以奥克斯家电副总裁的身份出现在奥克斯官网的报道之中。而格力这次将七位被告送上法庭,或许与此前格力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的奥克斯“挖角”事件有一定的关联。

事实上,此番对簿公堂并非是格力与奥克斯首次在法庭碰面。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此前格力就曾多次将奥克斯告上法庭,并多次获得胜诉。而频频坐上被告席的奥克斯,也曾在购买了东芝开利株式会社的压缩机专利后反诉格力侵权。

不过,轮番登上原告、被告席的格力和奥克斯,当前均面临增长难题。与美的、海尔等对手相比,近来格力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均不具备明显优势,而奥克斯在2018年至2022年期间在线上的市场份额更是急速收缩。

格力再次起诉奥克斯,索赔9900万元

7月16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发布了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起诉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等七被告的公告。

雷达财经从人民法院公告网获悉,相关案号为(2022)粤73民初6720号,原告为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为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尚彬、刘娟、古汤汤、吴庆壮、黄家柏。

此次,作为原告的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提出四项诉讼请求。其一,原告请求判令七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商业秘密,即立即停止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原告商业秘密,永久删除载有原告商业秘密的电子数据,销毁使用原告商业秘密制造的空调器产品、模具、技术图纸等载体。

其二,原告请求判令被告一在本判决生效后的10日内,将ZL201410800759.8、ZL201420816905.1、ZL201410800823.2、ZL201420816545.5、ZL201420793148.0、ZL201410774412.0、ZL201420793222.9、ZL201420814998.4号专利权转移至原告名下;

此外,原告还请求判令七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9900万元,并请求判令七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雷达财经注意到,作为七个被告中的两家公司,除了名为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外,还有一家名为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而该公司也为奥克斯旗下的公司。天眼查显示,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9月,曾用名为宁波奥克斯空调有限公司,奥克斯集团有限公司系其控股股东,前者持有其98.83%的股份。

而古汤汤、吴庆壮、黄家柏等5名自然人则曾发明过空调相关专利,并登记在奥克斯名下。据悉,本案涉及的8项专利,专利技术以送风装置及空调器、空调面板为主,申请时间均为2014年,其中3项为发明专利,其余为实用新型。

值得一提的是,这8项专利中有6项专利的第一发明人为古汤汤。另据奥克斯官网显示,2020年6月、12月,古汤汤曾以奥克斯家电副总裁的身份出现在相关的报道之中。

雷达财经从格力官网了解到,截至今年6月,格力电器累计申请专利111301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58483件;累计发明专利授权18102件。目前格力电器拥有39项“国际领先”技术,累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2项、国家技术发明奖2项、中国专利金奖3项(包含“格力钛”1项)、中国外观设计金奖3项、日内瓦发明展金奖14项、纽伦堡发明展金奖9项。

值得注意的是,因古汤汤、吴庆壮、黄家柏下落不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现依法向前者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证据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诉讼须知等应诉材料。自公告之日起经过30日即视为送达。答辩的期限和举证的期限分别为公告期满后的15日和30日内。

而同为被告的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尚彬、刘娟,曾对此案的管辖权提出异议,但遭到驳回。

双方“恩怨”或源起“挖角事件”

事实上,这并非是格力与奥克斯首次兵戈相见,此前双方就曾多次对簿公堂。而格力与奥克斯之间的“恩怨”,或许要从格力被奥克斯“挖角”说起。

据第一财经报道,奥克斯空调以家电事业部副总裁古汤汤为首的一大批约50名研发人员,曾经在格力电器的研发部门任职。等到2011年董明珠接替朱江洪出任格力电器新一届董事长时,这批研发人员被奥克斯高薪“挖角”,从珠海移师宁波。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董明珠此前曾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提到过格力被“撬墙角”的事情。在2015年6月举行的格力股东大会上,成功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董明珠便曾透露,截至当时,格力已经被竞争对手恶意挖走600多人,(员工流失的速度)超过了培养人的速度,已经严重影响到格力的创新积极性。董明珠希望政府能重视此类事件,尽快出台类似人才转会的制度进行规范。

在2019年举行的格力电器临时股东大会上,董明珠又再次言辞犀利地表态道,“为什么不让你提奥克斯,他比美的更糟糕。因为美的原来在我这里挖人,现在已经不挖了”;“现在奥克斯天天在我这里挖人,连工人都挖,甚至我的人去了他那里还要更名换姓,这是我现在的心情,偷了我们的技术,而且弄虚作假“。

在2019年的中国智能制造全产业链应用大会上,董明珠还曾放言,格力空调十年之内老大地位不会变,不用看奥克斯与小米,因为不在一个层面,“一家企业依赖于别人的技术,或者不择手段去抢劫别人的人和技术的时候,即使今天能活下来,明天也依然会死。”

另外根据格力2017年披露的一份资料显示,自2010年以来,奥克斯从格力挖走了300多名研发、质检等部门的骨干。格力还称,奥克斯的目的不止在挖人,还有“窃取”格力的商业机密,通过挖人“窃取”格力的核心技术或研发中的最新项目信息。

不过,对于格力方面“撬墙角”的指控,奥克斯方曾作出回应称,公司引进人员从未与格力发生过任何关于竞业禁止的劳动仲裁,都是通过正常的招聘途径引进人才,并且会重点了解该人才是否有保密协议和竞业禁止。

2019 年618大促来临之际,格力还曾在微博向奥克斯“宣战”。彼时,格力在微博发布《关于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的举报信》,直指奥克斯公司生产的八种型号的空调产品与其宣传、标称的能效值差距较大。

对于格力的实名举报,奥克斯空调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格力既非消费者又非国家监管部门,其声称消费者向其举报奥克斯产品问题,明显不合情,不合理,漏洞百出。奥克斯空调还表示,格力举报的时间点正值618空调销售旺季来临之际,格力采用诋毁手段,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于格力的不实举报,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像司法机关提起诉讼。

2020年4月,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利用能源效率标识进行虚假宣传案做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改正,并处罚款十万元。

双方数次对簿公堂,同样面临增长压力

除了公开指控、“炮轰”奥克斯挖人以及举报奥克斯虚假宣传的动作外,格力与奥克斯的矛盾还进一步被激化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2015年,格力电器就曾以涉嫌侵犯3项格力实用新型专利为由,一纸诉状将奥克斯送上法庭。最终,格力电器在前述案件中获得胜诉,败诉的奥克斯被判赔格力电器经济损失230万元。

2017年1月,格力再度以侵害其专利权为由将矛头指向奥克斯,向法院诉求责令奥克斯停止生产销售相关产品并赔偿4000万元,彼时这笔金额一举创下了空调行业专利索赔金额的最高纪录。

2020年5月,这起案件在历时三年之久后终于落下帷幕,法院判决奥克斯赔偿4000万元,赔偿款已划拨到格力电器账户。而这起案件,还一度被广东法院网列为“2019年度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件”之一。

不过,屡屡被格力告上法庭的奥克斯,也不甘心一直坐在被告席之上。

2017年7月,奥克斯发现市场上被董明珠誉为“划时代产品”的画时代空调侵犯其专利权,于是将格力告上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最终,法院宣判格力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权的画时代空调,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格力向奥克斯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及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维权费用4.3万余元。

不过,该案之后迎来反转。2019年1月,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201520143902.0号实用新型专利权全部无效。同年4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2民初977号民事判决,驳回宁波奥克斯公司的起诉。

2018年12月,奥克斯公司向东芝开利株式会社购买了一项专利号00811303.3、名为“压缩机”的发明专利。之后,奥克斯便以格力制造、销售的四款空调侵害其涉案专利权为由,再次走上反诉格力侵权的道路。

2021年12月、2022年8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继作出判决,认定格力电器构成侵权,相关案件赔偿金额累计总额近2.2亿元。不过,格力电器对判决结果不服,并提起了上诉。

天眼查显示,作为近日公开这起案件中的原告的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截至目前累计卷入司法纠纷超过2620起。其中,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原告身份的案件多达1961起,担任被告身份的案件609起,另外还有51起案件身份为“其他”的案件。

这些案件中有1251起涉及侵害商标权纠纷,163起涉及不正当竞争纠纷,118起涉及买卖合同纠纷,85起涉及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72起涉及产品责任纠纷,66起涉及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43起涉及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36起涉及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35起涉及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

而此番再度被格力送上被告席的奥克斯,也曾卷入上百起司法纠纷。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与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相关的司法纠纷多达123起。其中,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为原告的案件达25起,其为被告的案件则多达94起。

这些纠纷中,涉及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的案件达15起。此外,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还涉及数量不等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产品责任纠纷、承揽合同纠纷、仓储合同纠纷等。

而与另外一个被告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相关的司法纠纷,更是多达383起。其中,包括85起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84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在超过半数的案件中担任被告。

你来我往的多番较量之下,格力与奥克斯的纷争仍在继续上演。然而,作为在空调赛道深耕多年的两个老牌玩家,格力和奥克斯当前的日子过得并不算特别“滋润”。

据格力电器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2022年格力电器营收为1902亿元,同比微增0.26%,与上一年11.24%的营收增速相比明显有所放缓。而与同处于白家电领域头部梯队内的另外两个选手美的、海尔相比,格力电器去年全年的营收惨遭垫底。财报显示,2022年,美的集团和海尔智家的营收分别为3457亿元、2435亿元。

今年第一季度,格力电器分别取得356.9亿元营收和41.09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实现0.44%、2.65%的增长。同期,美的集团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66.4亿元、80.42亿元,增速分别为6.27%、12.04%;而海尔智家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50.7亿元、39.71亿元,增速分别为8.02%、12.6%。

就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规模而言,今年第一季度,格力电器只有归母净利润指标小胜海尔智家。而就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率来看,格力第一季度的表现在前述三者中均排在最末的位次,这意味着业绩增长缓慢的压力正如一把利剑悬在格力电器的头上。

而整体规模不如格力的奥克斯,也正面临着市场份额下滑的难题。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奥克斯在线上空调市场的份额,一度将美的、格力、海尔等对手甩在身后。但到了2022年,在线上渠道十分强势的奥克斯已大不如前,这期间奥克斯在线上丢失了约20%的市场份额。

有分析认为,当下空调行业的竞争十分激烈,各个品牌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常常会采取一些竞争手段。早期靠“线上+低价”两大法宝获得不少消费者青睐的奥克斯,在后续的发展中没能将线下渠道发展起来,反而在线上渠道的优势也变得愈发不明显。而多次被格力起诉的背后,也让奥克斯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品牌形象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对于格力电器和奥克斯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奥克斯

3.4k
  • 奥克斯1亿元成立储能科技公司,经营范围含电池制造
  • 三星医疗:子公司预中标南方电网1.78亿元项目

格力电器

4.7k
  • 格力电器:公司高管遭自媒体侮辱诽谤,已报案
  • 连续多日上热搜,被董明珠看重的王自如在格力到底做了什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索赔近亿元,格力又双叒叕把奥克斯给告了

同行是冤家。

文|雷达财经鸿途  莫恩盟

编辑|深海

空调赛道内的巨头之间再掀纷争,号称“掌握核心科技”的格力又双叒叕把奥克斯给告了。

这一次,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因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向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索赔9900万元,还请求法院判令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商业秘密的行为,并将相关专利权转移至原告名下。

雷达财经注意到,格力此番起诉的其中一个被告古汤汤,曾以奥克斯家电副总裁的身份出现在奥克斯官网的报道之中。而格力这次将七位被告送上法庭,或许与此前格力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的奥克斯“挖角”事件有一定的关联。

事实上,此番对簿公堂并非是格力与奥克斯首次在法庭碰面。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此前格力就曾多次将奥克斯告上法庭,并多次获得胜诉。而频频坐上被告席的奥克斯,也曾在购买了东芝开利株式会社的压缩机专利后反诉格力侵权。

不过,轮番登上原告、被告席的格力和奥克斯,当前均面临增长难题。与美的、海尔等对手相比,近来格力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均不具备明显优势,而奥克斯在2018年至2022年期间在线上的市场份额更是急速收缩。

格力再次起诉奥克斯,索赔9900万元

7月16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发布了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起诉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等七被告的公告。

雷达财经从人民法院公告网获悉,相关案号为(2022)粤73民初6720号,原告为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为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尚彬、刘娟、古汤汤、吴庆壮、黄家柏。

此次,作为原告的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提出四项诉讼请求。其一,原告请求判令七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商业秘密,即立即停止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原告商业秘密,永久删除载有原告商业秘密的电子数据,销毁使用原告商业秘密制造的空调器产品、模具、技术图纸等载体。

其二,原告请求判令被告一在本判决生效后的10日内,将ZL201410800759.8、ZL201420816905.1、ZL201410800823.2、ZL201420816545.5、ZL201420793148.0、ZL201410774412.0、ZL201420793222.9、ZL201420814998.4号专利权转移至原告名下;

此外,原告还请求判令七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9900万元,并请求判令七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雷达财经注意到,作为七个被告中的两家公司,除了名为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外,还有一家名为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而该公司也为奥克斯旗下的公司。天眼查显示,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9月,曾用名为宁波奥克斯空调有限公司,奥克斯集团有限公司系其控股股东,前者持有其98.83%的股份。

而古汤汤、吴庆壮、黄家柏等5名自然人则曾发明过空调相关专利,并登记在奥克斯名下。据悉,本案涉及的8项专利,专利技术以送风装置及空调器、空调面板为主,申请时间均为2014年,其中3项为发明专利,其余为实用新型。

值得一提的是,这8项专利中有6项专利的第一发明人为古汤汤。另据奥克斯官网显示,2020年6月、12月,古汤汤曾以奥克斯家电副总裁的身份出现在相关的报道之中。

雷达财经从格力官网了解到,截至今年6月,格力电器累计申请专利111301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58483件;累计发明专利授权18102件。目前格力电器拥有39项“国际领先”技术,累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2项、国家技术发明奖2项、中国专利金奖3项(包含“格力钛”1项)、中国外观设计金奖3项、日内瓦发明展金奖14项、纽伦堡发明展金奖9项。

值得注意的是,因古汤汤、吴庆壮、黄家柏下落不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现依法向前者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证据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诉讼须知等应诉材料。自公告之日起经过30日即视为送达。答辩的期限和举证的期限分别为公告期满后的15日和30日内。

而同为被告的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尚彬、刘娟,曾对此案的管辖权提出异议,但遭到驳回。

双方“恩怨”或源起“挖角事件”

事实上,这并非是格力与奥克斯首次兵戈相见,此前双方就曾多次对簿公堂。而格力与奥克斯之间的“恩怨”,或许要从格力被奥克斯“挖角”说起。

据第一财经报道,奥克斯空调以家电事业部副总裁古汤汤为首的一大批约50名研发人员,曾经在格力电器的研发部门任职。等到2011年董明珠接替朱江洪出任格力电器新一届董事长时,这批研发人员被奥克斯高薪“挖角”,从珠海移师宁波。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董明珠此前曾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提到过格力被“撬墙角”的事情。在2015年6月举行的格力股东大会上,成功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董明珠便曾透露,截至当时,格力已经被竞争对手恶意挖走600多人,(员工流失的速度)超过了培养人的速度,已经严重影响到格力的创新积极性。董明珠希望政府能重视此类事件,尽快出台类似人才转会的制度进行规范。

在2019年举行的格力电器临时股东大会上,董明珠又再次言辞犀利地表态道,“为什么不让你提奥克斯,他比美的更糟糕。因为美的原来在我这里挖人,现在已经不挖了”;“现在奥克斯天天在我这里挖人,连工人都挖,甚至我的人去了他那里还要更名换姓,这是我现在的心情,偷了我们的技术,而且弄虚作假“。

在2019年的中国智能制造全产业链应用大会上,董明珠还曾放言,格力空调十年之内老大地位不会变,不用看奥克斯与小米,因为不在一个层面,“一家企业依赖于别人的技术,或者不择手段去抢劫别人的人和技术的时候,即使今天能活下来,明天也依然会死。”

另外根据格力2017年披露的一份资料显示,自2010年以来,奥克斯从格力挖走了300多名研发、质检等部门的骨干。格力还称,奥克斯的目的不止在挖人,还有“窃取”格力的商业机密,通过挖人“窃取”格力的核心技术或研发中的最新项目信息。

不过,对于格力方面“撬墙角”的指控,奥克斯方曾作出回应称,公司引进人员从未与格力发生过任何关于竞业禁止的劳动仲裁,都是通过正常的招聘途径引进人才,并且会重点了解该人才是否有保密协议和竞业禁止。

2019 年618大促来临之际,格力还曾在微博向奥克斯“宣战”。彼时,格力在微博发布《关于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的举报信》,直指奥克斯公司生产的八种型号的空调产品与其宣传、标称的能效值差距较大。

对于格力的实名举报,奥克斯空调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格力既非消费者又非国家监管部门,其声称消费者向其举报奥克斯产品问题,明显不合情,不合理,漏洞百出。奥克斯空调还表示,格力举报的时间点正值618空调销售旺季来临之际,格力采用诋毁手段,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于格力的不实举报,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像司法机关提起诉讼。

2020年4月,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利用能源效率标识进行虚假宣传案做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改正,并处罚款十万元。

双方数次对簿公堂,同样面临增长压力

除了公开指控、“炮轰”奥克斯挖人以及举报奥克斯虚假宣传的动作外,格力与奥克斯的矛盾还进一步被激化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2015年,格力电器就曾以涉嫌侵犯3项格力实用新型专利为由,一纸诉状将奥克斯送上法庭。最终,格力电器在前述案件中获得胜诉,败诉的奥克斯被判赔格力电器经济损失230万元。

2017年1月,格力再度以侵害其专利权为由将矛头指向奥克斯,向法院诉求责令奥克斯停止生产销售相关产品并赔偿4000万元,彼时这笔金额一举创下了空调行业专利索赔金额的最高纪录。

2020年5月,这起案件在历时三年之久后终于落下帷幕,法院判决奥克斯赔偿4000万元,赔偿款已划拨到格力电器账户。而这起案件,还一度被广东法院网列为“2019年度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件”之一。

不过,屡屡被格力告上法庭的奥克斯,也不甘心一直坐在被告席之上。

2017年7月,奥克斯发现市场上被董明珠誉为“划时代产品”的画时代空调侵犯其专利权,于是将格力告上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最终,法院宣判格力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权的画时代空调,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格力向奥克斯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及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维权费用4.3万余元。

不过,该案之后迎来反转。2019年1月,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201520143902.0号实用新型专利权全部无效。同年4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2民初977号民事判决,驳回宁波奥克斯公司的起诉。

2018年12月,奥克斯公司向东芝开利株式会社购买了一项专利号00811303.3、名为“压缩机”的发明专利。之后,奥克斯便以格力制造、销售的四款空调侵害其涉案专利权为由,再次走上反诉格力侵权的道路。

2021年12月、2022年8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继作出判决,认定格力电器构成侵权,相关案件赔偿金额累计总额近2.2亿元。不过,格力电器对判决结果不服,并提起了上诉。

天眼查显示,作为近日公开这起案件中的原告的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截至目前累计卷入司法纠纷超过2620起。其中,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原告身份的案件多达1961起,担任被告身份的案件609起,另外还有51起案件身份为“其他”的案件。

这些案件中有1251起涉及侵害商标权纠纷,163起涉及不正当竞争纠纷,118起涉及买卖合同纠纷,85起涉及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72起涉及产品责任纠纷,66起涉及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43起涉及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36起涉及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35起涉及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

而此番再度被格力送上被告席的奥克斯,也曾卷入上百起司法纠纷。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与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相关的司法纠纷多达123起。其中,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为原告的案件达25起,其为被告的案件则多达94起。

这些纠纷中,涉及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的案件达15起。此外,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还涉及数量不等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产品责任纠纷、承揽合同纠纷、仓储合同纠纷等。

而与另外一个被告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相关的司法纠纷,更是多达383起。其中,包括85起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84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在超过半数的案件中担任被告。

你来我往的多番较量之下,格力与奥克斯的纷争仍在继续上演。然而,作为在空调赛道深耕多年的两个老牌玩家,格力和奥克斯当前的日子过得并不算特别“滋润”。

据格力电器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2022年格力电器营收为1902亿元,同比微增0.26%,与上一年11.24%的营收增速相比明显有所放缓。而与同处于白家电领域头部梯队内的另外两个选手美的、海尔相比,格力电器去年全年的营收惨遭垫底。财报显示,2022年,美的集团和海尔智家的营收分别为3457亿元、2435亿元。

今年第一季度,格力电器分别取得356.9亿元营收和41.09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实现0.44%、2.65%的增长。同期,美的集团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66.4亿元、80.42亿元,增速分别为6.27%、12.04%;而海尔智家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50.7亿元、39.71亿元,增速分别为8.02%、12.6%。

就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规模而言,今年第一季度,格力电器只有归母净利润指标小胜海尔智家。而就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率来看,格力第一季度的表现在前述三者中均排在最末的位次,这意味着业绩增长缓慢的压力正如一把利剑悬在格力电器的头上。

而整体规模不如格力的奥克斯,也正面临着市场份额下滑的难题。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奥克斯在线上空调市场的份额,一度将美的、格力、海尔等对手甩在身后。但到了2022年,在线上渠道十分强势的奥克斯已大不如前,这期间奥克斯在线上丢失了约20%的市场份额。

有分析认为,当下空调行业的竞争十分激烈,各个品牌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常常会采取一些竞争手段。早期靠“线上+低价”两大法宝获得不少消费者青睐的奥克斯,在后续的发展中没能将线下渠道发展起来,反而在线上渠道的优势也变得愈发不明显。而多次被格力起诉的背后,也让奥克斯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品牌形象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对于格力电器和奥克斯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