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2.62亿入股,儒意火线“救”万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2.62亿入股,儒意火线“救”万达

老牌公司与新锐企业的新一轮位置交接,或许已经开始了。

文|犀牛娱乐 小福

编辑|朴芳

上周五一早,港交所发布公告称中国儒意股份上午九时起短暂停止买卖。事出反常必有妖,果不其然,我们等来了一个大消息。

7月23日晚间,中国儒意发布公告称2023年7月20日,上海儒意(公司的受控制结构实体)作为受让方与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订立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上海儒意以人民币22.62亿元为代价受让北文持有的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49%的股份。

股权转让完成后,上海儒意将直接持有万达投资49%股份,成为仅次于万达文化的万达投资二股东。而由于万达投资是万达电影的控股股东,上海儒意也将以间接控股的形式获得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的9.8%股份。

(图源:万达电影《关于间接控股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

可以看到,此次交易并不会影响这几家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儒意选择入股北京万达投资的意向其实很明显——借助资本入局的方式实现与万达电影的深度捆绑。

在暑期档影市混战之际,这个消息足够带来新一轮的行业地震。

豪掷22.62亿,儒意补全产业链

看到这个消息后,犀牛君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笔钱哪儿来?

22.62亿元收购万达电影上级公司的近半数股权并不是个小数额,让经历过疫情三年的儒意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绝非易事。

所以间接助推这笔交易完成的只可能是儒意幕后的大金主腾讯。

2020年10月,由恒大与腾讯共同出资组建的恒腾网络便发布公告称将通过配发及发行股份、认购股权方式全资收购儒意影业,总代价约7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为62亿元左右)。

此后由于恒大爆发危机,许家印陆续清空了恒大持有的股份,退出恒腾网络。儒意方面也在成功借壳恒腾网络后宣布将上市公司主体更名为中国儒意。而作为股权数量仅次于儒意CEO柯利明的腾讯,则在近三年间不断加深对儒意业务的参与度。

2021年第二季度,腾讯控股与中国儒意达成协议共享影视版权资源,儒意旗下流媒体平台南瓜电影将与腾讯视频深度合作,获取后者独家版权的海量影视作品授权,供南瓜电影会员观赏。

2022年1月,中国儒意宣布进军游戏业务,获得腾讯计算机为其游戏产品提供的技术服务和渠道推广支持。同月,腾讯通过全资附属子公司Water Lily以1.6亿港元的价格认购中国儒意6400 万股。7月,腾讯又再次以2.4港元每股认购中国儒意1.63亿增发股份。

而在不久前的7月4日,中国儒意刚刚宣布向包括Water Lily及四名独立第三方以每股 1.60港元发行总计25亿股认购股份,集资净额40亿港元。其中90%拟用作发展及扩张电影及游戏业务,余额拨作一般营运资金。

据港交所公告,Water Lily于公告当日便完成了对中国儒意新股的认购,持仓达25.46亿股,持股比例 25.45%,继续稳坐儒意大股东位置。

交易公开后,中国儒意的股价在近半个月来持续拉涨,累计涨幅超30%。

在获得腾讯多笔资金注入的同时,腾讯也借此深入到中国儒意的线上流媒体、内容制作、游戏等几乎全业务板块中来。此次儒意影视入股万达投资的背后,自然还是少不了来自股东腾讯的实际帮助。

若抛开资本游戏更单纯地来审视这笔交易,对于正在上升期的儒意来说,此次间接参股万达电影也将带来长远性的利好。

在影视行业,儒意是一家典型的内容型公司。

金融行业出身的儒意掌舵人柯利明身上不仅具备商人的强敏锐度,其内容判断力也不容小觑。从最初入局行业时的《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三部爆款剧,到《致青春》《老男孩》《煎饼侠》《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等热门电影,作为行业新人,儒意影业手中的代表作数量已经非常可观。

即便是在疫情阴霾笼罩下的特殊三年里,儒意仍在逆势成长。连续出品《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两部高票房项目,后者更是以黑马之姿拿下2021年春节档冠军。

今年以来,由儒意主控的《交换人生》《保你平安》均在不同档期拿到不错成绩,而即将上映的儒意主出品大鹏导演新作《热烈》也在前期业内看片阶段就获得了超高的口碑反馈。凭借影片的高完成度和与暑期档的高匹配度,该片在开启预售后轻松成为国内影史暑期最快突破千万预售票房影片,在接下来的正式公映阶段也有望继续冲击纪录。

然而在各头部公司都在谋求多条腿走路的新行业环境下,探寻内容之外的第二营收增长途径也是儒意必须要考虑的事项。

万达电影的优势板块院线,正是儒意的主要业务缺口之一。通过间接入股万达电影,除了营收面的补充之外,也可以通过加深内容与院线业务关联,从市场侧更切实地对项目进行发行上的侧重提振。

万达疯狂出清回血

而另一方,万达兜售股权的原因也很好理解,无非就是缓解沉重的资金压力。

2017年,为解决身上债务危机,万达宣布进行轻资产转型,一边四处出清旗下重资产地产项目,另一边则成立了万达商管公司。

然而在过去的四年间,万达商管公司IPO之路屡屡碰壁,资金短缺情况日益严重。截至2023年6月末,万达商管境内公开市场债券存量规模123.41亿元,境外债券存量规模约为18亿美元。

因此作为现在万达系为数不多优质资产的万达电影,成了缓解万达资金压力的主要标的。

今年4月中旬,万达投资发布公告称将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万达电影股份不超过65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减持市值约9.53亿元,6个月内减持完毕。减持原因是“自身资金的需求”。

根据万达投资出具的《股份减持告知函》显示,截至7月10日,万达投资上述减持计划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565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964%,其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计划已实施完毕。按当时股价计算,该交易套现金额应该在6亿元以上。

7月11日晚间,万达电影再发公告,宣布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投资”)拟向东方财富老板娘陆丽丽协议转让公司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26%,交易总额约21.73亿元。转让公司股份原因仍为“自身资金的需求”。

(图源:万达电影《关于控股股东协议转让部分股份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

7月17日,万达投资又与莘县融智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转让万达电影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约1.77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8.14%,合计转让总价约为23.357亿元。

除此之外,今年3月,万达电影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万达文化集团还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万达电影股份约4356.5万股,套现约5.79亿元。公告的减持原因为偿还部分股票质押贷款,降低质押风险。同时万达投资也在今年以来质押了万达电影1.3665亿股的股份。

(图源:万达电影《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权质押的公告》)

算上还没完成手续的最后一笔交易,万达在不到五个月时间里通过万达电影已套现超过55亿元。

可以说,今年的万达电影,不是在被卖,就是在准备被卖的路上。

而此次上海儒意拿出的22.62亿元,据澎湃新闻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将用于偿还万达7月23日到期的4亿美元债务(约合人民币28亿元)本金。这点收入尽管可能不足以拯救沉疴无数的万达,但至少能够补上眼前的窟窿,不失为当下最合理的判断。

最好的选择?

而万达电影迎来了新的间接股东儒意,其实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

万达电影是公认的院线龙头,其放映板块支撑起了营收的半壁江山。相比之下,万达电影的内容业务其实有较强的不确定性。近年间,除了深度绑定的陈思诚导演《唐人街探案》系列每次都能为万达电影带来可观营收之外,公司的内容布局缺乏体系,项目表现也大多不尽人意。

今年是电影市场复苏之年,在万达电影院线板块强势复苏的同时,内容板块却表现平平,仅有《倒数说爱你》一部主控项目释出,累计票房不足3000万元。这并不该是一家头部影企该有的水准。

而儒意的到来,尽管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万达电影内容现状,但可以通过资本绑定的途径增加优质项目互通。未来万达电影或可通过参投的形式参与儒意主导项目,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双赢。

我们发现,正在进行点映的大鹏导演新作《热烈》出品阵容中,就已经出现了万达电影的名字。

当然,这次交易究竟能够引发怎样的震动,眼下我们还很难看清全貌。但可以预见,这次交易也可能会成为一个转折点,老牌公司与新锐企业的新一轮位置交接,或许已经开始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万达集团

4k
  • 今日1只新股申购:北交所万达轴承
  • 本周两只新股可申购:万达轴承将登录北交所、汇成真空“上线”创业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22.62亿入股,儒意火线“救”万达

老牌公司与新锐企业的新一轮位置交接,或许已经开始了。

文|犀牛娱乐 小福

编辑|朴芳

上周五一早,港交所发布公告称中国儒意股份上午九时起短暂停止买卖。事出反常必有妖,果不其然,我们等来了一个大消息。

7月23日晚间,中国儒意发布公告称2023年7月20日,上海儒意(公司的受控制结构实体)作为受让方与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订立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上海儒意以人民币22.62亿元为代价受让北文持有的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49%的股份。

股权转让完成后,上海儒意将直接持有万达投资49%股份,成为仅次于万达文化的万达投资二股东。而由于万达投资是万达电影的控股股东,上海儒意也将以间接控股的形式获得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的9.8%股份。

(图源:万达电影《关于间接控股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

可以看到,此次交易并不会影响这几家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儒意选择入股北京万达投资的意向其实很明显——借助资本入局的方式实现与万达电影的深度捆绑。

在暑期档影市混战之际,这个消息足够带来新一轮的行业地震。

豪掷22.62亿,儒意补全产业链

看到这个消息后,犀牛君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笔钱哪儿来?

22.62亿元收购万达电影上级公司的近半数股权并不是个小数额,让经历过疫情三年的儒意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绝非易事。

所以间接助推这笔交易完成的只可能是儒意幕后的大金主腾讯。

2020年10月,由恒大与腾讯共同出资组建的恒腾网络便发布公告称将通过配发及发行股份、认购股权方式全资收购儒意影业,总代价约7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为62亿元左右)。

此后由于恒大爆发危机,许家印陆续清空了恒大持有的股份,退出恒腾网络。儒意方面也在成功借壳恒腾网络后宣布将上市公司主体更名为中国儒意。而作为股权数量仅次于儒意CEO柯利明的腾讯,则在近三年间不断加深对儒意业务的参与度。

2021年第二季度,腾讯控股与中国儒意达成协议共享影视版权资源,儒意旗下流媒体平台南瓜电影将与腾讯视频深度合作,获取后者独家版权的海量影视作品授权,供南瓜电影会员观赏。

2022年1月,中国儒意宣布进军游戏业务,获得腾讯计算机为其游戏产品提供的技术服务和渠道推广支持。同月,腾讯通过全资附属子公司Water Lily以1.6亿港元的价格认购中国儒意6400 万股。7月,腾讯又再次以2.4港元每股认购中国儒意1.63亿增发股份。

而在不久前的7月4日,中国儒意刚刚宣布向包括Water Lily及四名独立第三方以每股 1.60港元发行总计25亿股认购股份,集资净额40亿港元。其中90%拟用作发展及扩张电影及游戏业务,余额拨作一般营运资金。

据港交所公告,Water Lily于公告当日便完成了对中国儒意新股的认购,持仓达25.46亿股,持股比例 25.45%,继续稳坐儒意大股东位置。

交易公开后,中国儒意的股价在近半个月来持续拉涨,累计涨幅超30%。

在获得腾讯多笔资金注入的同时,腾讯也借此深入到中国儒意的线上流媒体、内容制作、游戏等几乎全业务板块中来。此次儒意影视入股万达投资的背后,自然还是少不了来自股东腾讯的实际帮助。

若抛开资本游戏更单纯地来审视这笔交易,对于正在上升期的儒意来说,此次间接参股万达电影也将带来长远性的利好。

在影视行业,儒意是一家典型的内容型公司。

金融行业出身的儒意掌舵人柯利明身上不仅具备商人的强敏锐度,其内容判断力也不容小觑。从最初入局行业时的《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三部爆款剧,到《致青春》《老男孩》《煎饼侠》《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等热门电影,作为行业新人,儒意影业手中的代表作数量已经非常可观。

即便是在疫情阴霾笼罩下的特殊三年里,儒意仍在逆势成长。连续出品《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两部高票房项目,后者更是以黑马之姿拿下2021年春节档冠军。

今年以来,由儒意主控的《交换人生》《保你平安》均在不同档期拿到不错成绩,而即将上映的儒意主出品大鹏导演新作《热烈》也在前期业内看片阶段就获得了超高的口碑反馈。凭借影片的高完成度和与暑期档的高匹配度,该片在开启预售后轻松成为国内影史暑期最快突破千万预售票房影片,在接下来的正式公映阶段也有望继续冲击纪录。

然而在各头部公司都在谋求多条腿走路的新行业环境下,探寻内容之外的第二营收增长途径也是儒意必须要考虑的事项。

万达电影的优势板块院线,正是儒意的主要业务缺口之一。通过间接入股万达电影,除了营收面的补充之外,也可以通过加深内容与院线业务关联,从市场侧更切实地对项目进行发行上的侧重提振。

万达疯狂出清回血

而另一方,万达兜售股权的原因也很好理解,无非就是缓解沉重的资金压力。

2017年,为解决身上债务危机,万达宣布进行轻资产转型,一边四处出清旗下重资产地产项目,另一边则成立了万达商管公司。

然而在过去的四年间,万达商管公司IPO之路屡屡碰壁,资金短缺情况日益严重。截至2023年6月末,万达商管境内公开市场债券存量规模123.41亿元,境外债券存量规模约为18亿美元。

因此作为现在万达系为数不多优质资产的万达电影,成了缓解万达资金压力的主要标的。

今年4月中旬,万达投资发布公告称将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万达电影股份不超过65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减持市值约9.53亿元,6个月内减持完毕。减持原因是“自身资金的需求”。

根据万达投资出具的《股份减持告知函》显示,截至7月10日,万达投资上述减持计划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565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964%,其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计划已实施完毕。按当时股价计算,该交易套现金额应该在6亿元以上。

7月11日晚间,万达电影再发公告,宣布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投资”)拟向东方财富老板娘陆丽丽协议转让公司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26%,交易总额约21.73亿元。转让公司股份原因仍为“自身资金的需求”。

(图源:万达电影《关于控股股东协议转让部分股份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

7月17日,万达投资又与莘县融智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转让万达电影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约1.77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8.14%,合计转让总价约为23.357亿元。

除此之外,今年3月,万达电影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万达文化集团还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万达电影股份约4356.5万股,套现约5.79亿元。公告的减持原因为偿还部分股票质押贷款,降低质押风险。同时万达投资也在今年以来质押了万达电影1.3665亿股的股份。

(图源:万达电影《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权质押的公告》)

算上还没完成手续的最后一笔交易,万达在不到五个月时间里通过万达电影已套现超过55亿元。

可以说,今年的万达电影,不是在被卖,就是在准备被卖的路上。

而此次上海儒意拿出的22.62亿元,据澎湃新闻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将用于偿还万达7月23日到期的4亿美元债务(约合人民币28亿元)本金。这点收入尽管可能不足以拯救沉疴无数的万达,但至少能够补上眼前的窟窿,不失为当下最合理的判断。

最好的选择?

而万达电影迎来了新的间接股东儒意,其实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

万达电影是公认的院线龙头,其放映板块支撑起了营收的半壁江山。相比之下,万达电影的内容业务其实有较强的不确定性。近年间,除了深度绑定的陈思诚导演《唐人街探案》系列每次都能为万达电影带来可观营收之外,公司的内容布局缺乏体系,项目表现也大多不尽人意。

今年是电影市场复苏之年,在万达电影院线板块强势复苏的同时,内容板块却表现平平,仅有《倒数说爱你》一部主控项目释出,累计票房不足3000万元。这并不该是一家头部影企该有的水准。

而儒意的到来,尽管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万达电影内容现状,但可以通过资本绑定的途径增加优质项目互通。未来万达电影或可通过参投的形式参与儒意主导项目,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双赢。

我们发现,正在进行点映的大鹏导演新作《热烈》出品阵容中,就已经出现了万达电影的名字。

当然,这次交易究竟能够引发怎样的震动,眼下我们还很难看清全貌。但可以预见,这次交易也可能会成为一个转折点,老牌公司与新锐企业的新一轮位置交接,或许已经开始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