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邦服饰、太平鸟、雅戈尔转型,“新生”经怎么念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邦服饰、太平鸟、雅戈尔转型,“新生”经怎么念

转型烦恼,各有不同。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首条财经  闻道

编辑|贺婧

风品:沈禾

衣食住行,老百姓的生活大事。庞大需求,成就了万亿级家居市场;快速迭代,也让竞争越发激烈。

繁花似锦亦烈火烹油,在新消费观、新传播生态冲击下、新兴品牌如鱼贯入,传统服装企业如何转型升级、保持常青甚至跟上行业步伐已是一道灵魂考题。

7月19日,一则“美特斯邦威带所有员工离沪迁杭”消息登上热搜。

消息称,美邦服饰内部发出搬迁公告,宣布全体员工将暂时离开上海,前往杭州履行工作职责。

对此,美邦相关人士回复媒体称,此次仅行政、后勤及部分业务线人员搬迁,生产基地及相关人员不会搬迁。旨在让员工更熟悉新业务,快速了解直播业务,适应直播流程。

孰是孰非,留给时间作答。可以肯定的是,从近期一系列闪转腾挪动作看,一直“不走寻常路”的美邦正在经历深变巨变。个中变化,也折射了行业趋势。

本文选取了雅戈尔、美邦服饰、太平鸟三家代表上市企业,试图从其或自救或突破的蛛丝马迹中,探寻一些新生发力风向,中长期趋势变化。

1、卖资缩费与直播救赎多少腾挪空间

7月14日,美邦服饰披露2023半年预告,预计净利0万元-150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6.89亿元。不过扣非净利仍将亏损2000万元至3500万元。

美邦表示,上半年持续优化渠道结构,并进行组织重构优化,租金及人力成本等运营管理成本有明显下降。期内处置贵阳房产、联营企业华瑞银行部分股权,相关收益同比增加。

6月19日晚,美邦服饰公告,拟出售公司所持有的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1号、1-1号店铺,最终确定交易价3亿元。

这不是第一次卖资。2022年10月、12月,分别以1.9亿元、1.3亿元卖出美邦店铺,接收方均为雅格尔。短短8个月,三次出售房产合计套现6.2亿元。

频频卖资,引发市场不小关注。

支持者认为,转型轻资产运营,符合目前零售市场趋势,现金流承压下重资模式已不适合美邦发展。

反对声音认为,靠卖房续命、掏空上市公司、缩费并非长久之计,当务之急还是做强主业、提升核心竞争力。

对此,美邦服饰表示,出售房产有利于盘活现有资产,符合战略规划。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对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将产生积极影响。

实际上除了卖资收缩,美邦也有进击动作。2023年5月,美邦服饰电商总部落户杭州滨江区。6月,杭州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浙江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由美邦服饰全资持股,法人均为品牌创始人周成建。这被外界视为二代胡佳佳接棒管理多年后,58岁创始人周成建重新出山的标志,也被看作美邦向直播电商转型的重要信号。

美邦方面亦公开表示,主流平台都会慢慢去做,目前是先从抖音开始,已开通了奥莱号和男装号,7月底官方旗舰抖音号也会上线直播。

革新亦或救赎,不变不行了。

据Wind数据,2019年至2022年,美邦服饰4年合计净亏29.09亿元,2022年公司净资产为2.47亿元,流动负债总额33.79亿元,较流动资产总额高17.25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3.47%。

截至报告期末,货币资金1.26亿元,短期借款9.47亿元,风险敞口折射了现金流压力也折射了企业困境。

2020年至2022年,美邦门店分别净减少683家、403家和574家。截至2022年末,线下门店量仅1026家,其中直营门店剩29家。

为摆脱颓势,美邦进行了诸多努力。除关店卖资、从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型,还推出符合年轻人需求的“甜酷潮店”。遗憾的是,一番努力未掀起太大水花:2022年存货周转天数从2021年的280天涨至324天,远高于森马服饰的185天、太平鸟的189天。

2022年,依靠改变投资性房地产计算模式,美邦增值了3.28亿元使得年末净资产达到2.47亿元,避免了资产为负的戴帽命运。

进入2023年,经营状况有好转迹象:尽管营收同比仍滑13.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却扭亏为盈,同比上升128.96%。叠加上半年持续扭亏预告,外界不乏新生期许。

然从上述归因看,主要还是降本优化及卖资改善。而2022年末,企业投资性房地产账面价值为5.57亿元,此番6月卖出3亿后,公司可以变现的房产、腾挪空间已经不多。后续业绩能否持续改善、企业能否真正渡劫仍要打个问号。

行业分析师孙业文指出,频繁卖房根本原因,还是公司失去了核心造血能力,持续亏损导致财务指标恶化。

所言不虚,这家诞生于1995年的服装品牌,伴随了80后一代人的成长记忆,一句“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风靡一时家喻户晓。2008年深交所上市后,市值一度攀升至350亿,创始人周成建由此跻身中国服装业首富。

遗憾的是,随着用户人群变化,电商冲击等因素,没有踩准市场节奏的美邦服饰,业绩渐失成长性,以至陷入亏损泥潭、卖资腾挪自救。

行业分析师于盛梅认为,导致美邦衰落主要有两点考量,首先是外部环境变化,如Zara等国际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抢占了美邦市场份额。其次,自身过于追求扩张速度,营销缺乏创新与精准定位,一点点失去了年轻客群。

的确,服装业大市场更强竞争,一日千里迭代迅速,即使传统王者也无躺赢可能,一步慢步步慢,往往一个转身就是一个时代。

客观而言,上述直播电商奔赴,成立新公司、员工异地培训、创始人亲自下场,种种动作足够努力。

只是,此刻入局是否为时过晚、胜算多大仍要打个问号。毕竟直播电的红利期已过,获客难度、流量成本升高,内卷加剧下直播电商业规模增速已有下滑苗头。

据中信建投研报,2019年—2022年,直播电商规模从0.42万亿元增至3.49万亿元,但增速从250%下降至54%,预测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增速将进一步滑至41%。

在赛道更成熟时落子,对风雨飘摇的美邦服饰来说或许更安全,但相应的破局难度亦自知,能泛起多大水花?

美邦服饰表示,之前做货架电商,也尝试过电商直播,但都没有做好。现在周总亲自下场来学习这方面的业务,重新组建团队,把电商总部放在杭州,相当于从0开始。

字斟句酌,不甘亦或无奈都是必须之举。毕竟“虽然晚,也很难,但总得有人去做。”想来,周成建亲自下场深意即在于此。说千道万,提升造血能力是王道。

2023年一季度,公司总营收4.07亿元,同比下降13.39%,归母净利4383.52万元,同比上升128.96%。

增利不增收的主要秘诀是缩减费用:一季度销售费、管理费用、财务费用总计5128.57万元,三费占营收比12.61%,同比大减75.07%。

截至2022年末公司员工数1179人,较2021年2871人减少1692人。

明眼人都能看出,上述压缩成效虽显著,却非长久之计,一味收缩还可能损伤企业核心竞争力、未来成长空间。怎能提振还在核心业务、改善盈利能力,仍是一个急迫且现实考题。

2、最差“成绩”VS净利喜增,警惕去化压力、转型几多急迫

美邦的困境,并非一家之痛。

比如同为“国货之光”的太平鸟,依靠年轻化布局,赢得了2015至2020年的逆生长周期。然2021年,在营收破百亿达到109亿的情况下,净利下滑4.99%仅录得6.77亿元。

2022年更交出上市以来最差“成绩单”:营收86.02亿元同比下降21.24%;归母净利1.85亿元,同比下降72.73%;扣非后归母净利亏损2684.09万元,同比下降105.16%。

归母净利创下上市以来最低,扣非后归母净利也是上市以来首亏。由此影响,股价从2021年7月的59.05元高点一路震荡下行,跌至最低2022年11月的15.22元。

痛定思痛,一番降本增效后,公司2023年一季度营收下滑15.8%,净利可喜增长14.2%,达到2.17亿元,比2022全年还高。

只是能否持续、能持续多久也要打个问号,7月9日,太平鸟发布2023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营收36.02亿元左右,同比减少14%左右;净利2.51亿元左右,同比增加89%左右。

净利仍同比大增,可营收持续下滑还是颇为扎眼。试问增利不增收下,核心业务、盈利能力改善多少呢?按2023年一季报推算,二季度净利润3400万元左右,环比一季度2.17亿大降。

7月10日,太平鸟股价早盘快速下跌,一度接近跌停,收盘下跌7.84%。截止7月25日收盘价20.99元,相比开年的18.44元涨幅为15.8%,可相比2021年7月的59元高点仍缩水近7成。

2022年,企业线下、线上收入为57.96亿元、27.32亿元,占营收比68.94%、31.06%。截至2023年3月末,太平鸟拥有4341家门店,销售渠道依旧以线下为主,线下为辅。相比美邦,其转型同样紧迫。

另一厢,去化难题一直如影随形。

2020年至2022年,库存商品账面价值占总资产比达25.46%、23.95%、24.15%。对比同业数值不低,如2022年美邦服饰、森马服饰分别为19.44%、21.06%。存货周转亦持续走高,2020—2022年为166天、168天、189天。

行业分析师刘锐玲表示,存货周转天数增加直接反映产品的畅销度降低,折射企业市场话语权、产品竞争力亟待提升,在特色研发、内控经营水平等层面还需加劲。

客观而言,太平鸟一直是年轻化先锋,仅2020就与50多款IP进行联名推新。这固然提升了品牌力、消费声量,但也导致营销费居高,利润遭到一定侵蚀。

面对消费偏好、形态、场景的变化,太平鸟需要新策略调整。个中取舍,想来创始人张江平的压力与周成建类似。

当然,太平鸟也在变革路上。

2022年报提到,2023年太平鸟将启动全面变革,开启第三次创业新征程;组织架构进行重大变革,从事业部制转向职能大部制。

同时,舍弃规模打法、收缩门店,2022年末为4600余家,相较美邦体量仍巨大,可同比2021年的5214家已缩水约600家。

正如年报所言,改变过往渠道规模增长策略,聚焦门店经营质量提升和盈利能力改善。

2023年6月,太平鸟官方宣布与微盟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门店数字化、渠道数字化、导购数字化、用户数字化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共同推动太平鸟数字化转型。

公开信息显示,微盟在零售行业深耕多年,曾被认为是“新经济SaaS第一股”。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微盟地位已大不如从前。从2021年开始,各大电商流量平台加大自我开发,微信小程序、快手小店、快手联盟等接连出现,微盟桥梁地位不再稳固。

2022年,微盟出现业绩放缓,亏损扩大等问题。截至7月25日,港股股价收于3.79港元,距离高点跌幅超80%。

也基于此,一些舆论认为,两家同处危机的企业联手,更像一场抱团取暖的自救。想靠数字化破题新生,与美邦类似,机遇之外挑战亦多,太平鸟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2022年,太平鸟线上营收 27.318亿,总营收占比还不到30%。2023年一季度门店4341家。

未完待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邦服饰

2k
  • 因2023年度业绩预告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美邦服饰及相关责任人收上海证监局警示函
  • 美邦服饰沈阳公司拟注销

雅戈尔

3.6k
  • 盛泰集团(605138.SH)股东雅戈尔服装拟减持1666.68万股
  • 雅戈尔(600177.SH):地产板块将加速库存去化、收缩投入、严控风险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邦服饰、太平鸟、雅戈尔转型,“新生”经怎么念

转型烦恼,各有不同。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首条财经  闻道

编辑|贺婧

风品:沈禾

衣食住行,老百姓的生活大事。庞大需求,成就了万亿级家居市场;快速迭代,也让竞争越发激烈。

繁花似锦亦烈火烹油,在新消费观、新传播生态冲击下、新兴品牌如鱼贯入,传统服装企业如何转型升级、保持常青甚至跟上行业步伐已是一道灵魂考题。

7月19日,一则“美特斯邦威带所有员工离沪迁杭”消息登上热搜。

消息称,美邦服饰内部发出搬迁公告,宣布全体员工将暂时离开上海,前往杭州履行工作职责。

对此,美邦相关人士回复媒体称,此次仅行政、后勤及部分业务线人员搬迁,生产基地及相关人员不会搬迁。旨在让员工更熟悉新业务,快速了解直播业务,适应直播流程。

孰是孰非,留给时间作答。可以肯定的是,从近期一系列闪转腾挪动作看,一直“不走寻常路”的美邦正在经历深变巨变。个中变化,也折射了行业趋势。

本文选取了雅戈尔、美邦服饰、太平鸟三家代表上市企业,试图从其或自救或突破的蛛丝马迹中,探寻一些新生发力风向,中长期趋势变化。

1、卖资缩费与直播救赎多少腾挪空间

7月14日,美邦服饰披露2023半年预告,预计净利0万元-150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6.89亿元。不过扣非净利仍将亏损2000万元至3500万元。

美邦表示,上半年持续优化渠道结构,并进行组织重构优化,租金及人力成本等运营管理成本有明显下降。期内处置贵阳房产、联营企业华瑞银行部分股权,相关收益同比增加。

6月19日晚,美邦服饰公告,拟出售公司所持有的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1号、1-1号店铺,最终确定交易价3亿元。

这不是第一次卖资。2022年10月、12月,分别以1.9亿元、1.3亿元卖出美邦店铺,接收方均为雅格尔。短短8个月,三次出售房产合计套现6.2亿元。

频频卖资,引发市场不小关注。

支持者认为,转型轻资产运营,符合目前零售市场趋势,现金流承压下重资模式已不适合美邦发展。

反对声音认为,靠卖房续命、掏空上市公司、缩费并非长久之计,当务之急还是做强主业、提升核心竞争力。

对此,美邦服饰表示,出售房产有利于盘活现有资产,符合战略规划。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对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将产生积极影响。

实际上除了卖资收缩,美邦也有进击动作。2023年5月,美邦服饰电商总部落户杭州滨江区。6月,杭州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浙江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由美邦服饰全资持股,法人均为品牌创始人周成建。这被外界视为二代胡佳佳接棒管理多年后,58岁创始人周成建重新出山的标志,也被看作美邦向直播电商转型的重要信号。

美邦方面亦公开表示,主流平台都会慢慢去做,目前是先从抖音开始,已开通了奥莱号和男装号,7月底官方旗舰抖音号也会上线直播。

革新亦或救赎,不变不行了。

据Wind数据,2019年至2022年,美邦服饰4年合计净亏29.09亿元,2022年公司净资产为2.47亿元,流动负债总额33.79亿元,较流动资产总额高17.25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3.47%。

截至报告期末,货币资金1.26亿元,短期借款9.47亿元,风险敞口折射了现金流压力也折射了企业困境。

2020年至2022年,美邦门店分别净减少683家、403家和574家。截至2022年末,线下门店量仅1026家,其中直营门店剩29家。

为摆脱颓势,美邦进行了诸多努力。除关店卖资、从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型,还推出符合年轻人需求的“甜酷潮店”。遗憾的是,一番努力未掀起太大水花:2022年存货周转天数从2021年的280天涨至324天,远高于森马服饰的185天、太平鸟的189天。

2022年,依靠改变投资性房地产计算模式,美邦增值了3.28亿元使得年末净资产达到2.47亿元,避免了资产为负的戴帽命运。

进入2023年,经营状况有好转迹象:尽管营收同比仍滑13.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却扭亏为盈,同比上升128.96%。叠加上半年持续扭亏预告,外界不乏新生期许。

然从上述归因看,主要还是降本优化及卖资改善。而2022年末,企业投资性房地产账面价值为5.57亿元,此番6月卖出3亿后,公司可以变现的房产、腾挪空间已经不多。后续业绩能否持续改善、企业能否真正渡劫仍要打个问号。

行业分析师孙业文指出,频繁卖房根本原因,还是公司失去了核心造血能力,持续亏损导致财务指标恶化。

所言不虚,这家诞生于1995年的服装品牌,伴随了80后一代人的成长记忆,一句“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风靡一时家喻户晓。2008年深交所上市后,市值一度攀升至350亿,创始人周成建由此跻身中国服装业首富。

遗憾的是,随着用户人群变化,电商冲击等因素,没有踩准市场节奏的美邦服饰,业绩渐失成长性,以至陷入亏损泥潭、卖资腾挪自救。

行业分析师于盛梅认为,导致美邦衰落主要有两点考量,首先是外部环境变化,如Zara等国际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抢占了美邦市场份额。其次,自身过于追求扩张速度,营销缺乏创新与精准定位,一点点失去了年轻客群。

的确,服装业大市场更强竞争,一日千里迭代迅速,即使传统王者也无躺赢可能,一步慢步步慢,往往一个转身就是一个时代。

客观而言,上述直播电商奔赴,成立新公司、员工异地培训、创始人亲自下场,种种动作足够努力。

只是,此刻入局是否为时过晚、胜算多大仍要打个问号。毕竟直播电的红利期已过,获客难度、流量成本升高,内卷加剧下直播电商业规模增速已有下滑苗头。

据中信建投研报,2019年—2022年,直播电商规模从0.42万亿元增至3.49万亿元,但增速从250%下降至54%,预测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增速将进一步滑至41%。

在赛道更成熟时落子,对风雨飘摇的美邦服饰来说或许更安全,但相应的破局难度亦自知,能泛起多大水花?

美邦服饰表示,之前做货架电商,也尝试过电商直播,但都没有做好。现在周总亲自下场来学习这方面的业务,重新组建团队,把电商总部放在杭州,相当于从0开始。

字斟句酌,不甘亦或无奈都是必须之举。毕竟“虽然晚,也很难,但总得有人去做。”想来,周成建亲自下场深意即在于此。说千道万,提升造血能力是王道。

2023年一季度,公司总营收4.07亿元,同比下降13.39%,归母净利4383.52万元,同比上升128.96%。

增利不增收的主要秘诀是缩减费用:一季度销售费、管理费用、财务费用总计5128.57万元,三费占营收比12.61%,同比大减75.07%。

截至2022年末公司员工数1179人,较2021年2871人减少1692人。

明眼人都能看出,上述压缩成效虽显著,却非长久之计,一味收缩还可能损伤企业核心竞争力、未来成长空间。怎能提振还在核心业务、改善盈利能力,仍是一个急迫且现实考题。

2、最差“成绩”VS净利喜增,警惕去化压力、转型几多急迫

美邦的困境,并非一家之痛。

比如同为“国货之光”的太平鸟,依靠年轻化布局,赢得了2015至2020年的逆生长周期。然2021年,在营收破百亿达到109亿的情况下,净利下滑4.99%仅录得6.77亿元。

2022年更交出上市以来最差“成绩单”:营收86.02亿元同比下降21.24%;归母净利1.85亿元,同比下降72.73%;扣非后归母净利亏损2684.09万元,同比下降105.16%。

归母净利创下上市以来最低,扣非后归母净利也是上市以来首亏。由此影响,股价从2021年7月的59.05元高点一路震荡下行,跌至最低2022年11月的15.22元。

痛定思痛,一番降本增效后,公司2023年一季度营收下滑15.8%,净利可喜增长14.2%,达到2.17亿元,比2022全年还高。

只是能否持续、能持续多久也要打个问号,7月9日,太平鸟发布2023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营收36.02亿元左右,同比减少14%左右;净利2.51亿元左右,同比增加89%左右。

净利仍同比大增,可营收持续下滑还是颇为扎眼。试问增利不增收下,核心业务、盈利能力改善多少呢?按2023年一季报推算,二季度净利润3400万元左右,环比一季度2.17亿大降。

7月10日,太平鸟股价早盘快速下跌,一度接近跌停,收盘下跌7.84%。截止7月25日收盘价20.99元,相比开年的18.44元涨幅为15.8%,可相比2021年7月的59元高点仍缩水近7成。

2022年,企业线下、线上收入为57.96亿元、27.32亿元,占营收比68.94%、31.06%。截至2023年3月末,太平鸟拥有4341家门店,销售渠道依旧以线下为主,线下为辅。相比美邦,其转型同样紧迫。

另一厢,去化难题一直如影随形。

2020年至2022年,库存商品账面价值占总资产比达25.46%、23.95%、24.15%。对比同业数值不低,如2022年美邦服饰、森马服饰分别为19.44%、21.06%。存货周转亦持续走高,2020—2022年为166天、168天、189天。

行业分析师刘锐玲表示,存货周转天数增加直接反映产品的畅销度降低,折射企业市场话语权、产品竞争力亟待提升,在特色研发、内控经营水平等层面还需加劲。

客观而言,太平鸟一直是年轻化先锋,仅2020就与50多款IP进行联名推新。这固然提升了品牌力、消费声量,但也导致营销费居高,利润遭到一定侵蚀。

面对消费偏好、形态、场景的变化,太平鸟需要新策略调整。个中取舍,想来创始人张江平的压力与周成建类似。

当然,太平鸟也在变革路上。

2022年报提到,2023年太平鸟将启动全面变革,开启第三次创业新征程;组织架构进行重大变革,从事业部制转向职能大部制。

同时,舍弃规模打法、收缩门店,2022年末为4600余家,相较美邦体量仍巨大,可同比2021年的5214家已缩水约600家。

正如年报所言,改变过往渠道规模增长策略,聚焦门店经营质量提升和盈利能力改善。

2023年6月,太平鸟官方宣布与微盟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门店数字化、渠道数字化、导购数字化、用户数字化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共同推动太平鸟数字化转型。

公开信息显示,微盟在零售行业深耕多年,曾被认为是“新经济SaaS第一股”。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微盟地位已大不如从前。从2021年开始,各大电商流量平台加大自我开发,微信小程序、快手小店、快手联盟等接连出现,微盟桥梁地位不再稳固。

2022年,微盟出现业绩放缓,亏损扩大等问题。截至7月25日,港股股价收于3.79港元,距离高点跌幅超80%。

也基于此,一些舆论认为,两家同处危机的企业联手,更像一场抱团取暖的自救。想靠数字化破题新生,与美邦类似,机遇之外挑战亦多,太平鸟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2022年,太平鸟线上营收 27.318亿,总营收占比还不到30%。2023年一季度门店4341家。

未完待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