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海家化董事长谢文坚辞职 这三年家化业绩尚未转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海家化董事长谢文坚辞职 这三年家化业绩尚未转好

加入上海家化之后,谢文坚不仅要适应类似于国企的企业氛围,他还需要面对和处理强势大股东和公司原高管之间的旧矛盾。

上海家化董事长谢文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1月25日晚间,上海家化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文坚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同时,上海家化董事会决定聘用张东方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11月25日下午,上海家化宣布了临时停牌消息。

和谢文坚的情况类似,这次上海家化没有选择从内部提拔,而仍然选择从外部寻找合适的职业经理人。根据上海家化提供的资料,张东方在2010至2015年间担任维达国际的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在其任职期间,维达销售收入增长数倍,市值增长超过数倍资料评价其“带领维达从传统的商品销售公司到拥有多个品牌的公司”。在维达之前,张东方曾在日化上游企业以生产销售香精香料为主的芬美意集团担任高级管理职务。上海家化认为张东方有二十多年快消品行业经验,熟悉家居护理、个人护理以及化妆品行业。

谢文坚在任职期间主持了公司级别的三场新品发布会,完成了一项与片仔癀合资成立牙膏公司,并将上海家化旗下品牌带入电商渠道。虽然谢文坚没有明确表示辞职的原因,但是上海家化目前的业绩情况被认为是主要原因。根据最新公司的2016年上半年数据,上海家化的净利润下降了近四成。

谢文坚于2013年加入上海家化。当时,上海家化的元老级人物葛文耀与公司大股东平安信托正在一些涉及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的事情上发生重大冲突和矛盾。最后,纷争平息的代价是葛文耀离开上海家化,而大股东平安信托则找来了谢文坚。

在加入上海家化之前,谢文坚在强生集团任职长达13年时间,从2006年开始,谢文坚升任强生医疗中国区总经理一职,并负责管理公司亚太研发中心和新业务开发部。

加入上海家化之后,谢文坚不仅要适应类似于国企的企业氛围,他还需要面对和处理强势大股东和公司原高管之间的旧矛盾。在他上任之初,原葛文耀时期的几位管理人员先后离开,之后,公司还涉及一场与原总经理王茁的诉讼中。

谢文坚对上海家化的未来有着一些大抱负。2015年3月,上海家化举办新品发布会,公司不仅展示了旗下各品牌的新品规划,渠道策略,作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谢文坚还披露了公司业绩预期——至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20亿元,跻身中国化妆品市场份额前五位。当时坐在现场的不仅有经销商、媒体还有上海家化的一些机构投资者和研究机构人员,谢文坚希望展示的是在葛文耀离开之后,这家公司仍然能保持良好运作,并且更年轻。随后,2015年4月,佰草集在巴黎开了旗舰店。2015年8月,上海家化更新了品牌Logo,并且以公司作为整体在天猫开设旗舰店。

上海家化似乎正在变得更积极,但是业绩却不这么说。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2014年相比下滑了6.38%——这是上海家化11年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到了2016年,上海家化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根据公告,上海家化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2亿元,同比下滑41.89%。

上海家化将其归咎于上涨的费用和下滑的销售。对于销售业绩的压力使得上海家化逐步提高了自己的市场费用,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公司销售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值由2015年全年的34.81%提升到37.71%,绝对金额相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39亿元,达到了五年来最高的水平。这种势在必得的态度也存在于上海家化对于电商渠道的态度上。在上任之初的首个发布会上,谢文坚就曾强调做电商的重要性。在电商渠道,上海家化也是舍得花钱,今年的双十一,天猫晚会的冠名费花费了公司将近亿元。除了天猫,今年7月,上海家化还与京东签订了合作的框架协议。

电商的销售额也是目前上海家化为数不多的业绩亮点之一。从贡献来看,以2016年上半年数据为例,上海家化电商渠道实现营业收入3.4亿元,同比增长了45.81%,占到家化总营收的1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上海家化

  • 上海家化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17.81%
  • 上海家化发布2022年战略,围绕“匠心”都有哪些新升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上海家化董事长谢文坚辞职 这三年家化业绩尚未转好

加入上海家化之后,谢文坚不仅要适应类似于国企的企业氛围,他还需要面对和处理强势大股东和公司原高管之间的旧矛盾。

上海家化董事长谢文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1月25日晚间,上海家化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文坚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同时,上海家化董事会决定聘用张东方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11月25日下午,上海家化宣布了临时停牌消息。

和谢文坚的情况类似,这次上海家化没有选择从内部提拔,而仍然选择从外部寻找合适的职业经理人。根据上海家化提供的资料,张东方在2010至2015年间担任维达国际的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在其任职期间,维达销售收入增长数倍,市值增长超过数倍资料评价其“带领维达从传统的商品销售公司到拥有多个品牌的公司”。在维达之前,张东方曾在日化上游企业以生产销售香精香料为主的芬美意集团担任高级管理职务。上海家化认为张东方有二十多年快消品行业经验,熟悉家居护理、个人护理以及化妆品行业。

谢文坚在任职期间主持了公司级别的三场新品发布会,完成了一项与片仔癀合资成立牙膏公司,并将上海家化旗下品牌带入电商渠道。虽然谢文坚没有明确表示辞职的原因,但是上海家化目前的业绩情况被认为是主要原因。根据最新公司的2016年上半年数据,上海家化的净利润下降了近四成。

谢文坚于2013年加入上海家化。当时,上海家化的元老级人物葛文耀与公司大股东平安信托正在一些涉及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的事情上发生重大冲突和矛盾。最后,纷争平息的代价是葛文耀离开上海家化,而大股东平安信托则找来了谢文坚。

在加入上海家化之前,谢文坚在强生集团任职长达13年时间,从2006年开始,谢文坚升任强生医疗中国区总经理一职,并负责管理公司亚太研发中心和新业务开发部。

加入上海家化之后,谢文坚不仅要适应类似于国企的企业氛围,他还需要面对和处理强势大股东和公司原高管之间的旧矛盾。在他上任之初,原葛文耀时期的几位管理人员先后离开,之后,公司还涉及一场与原总经理王茁的诉讼中。

谢文坚对上海家化的未来有着一些大抱负。2015年3月,上海家化举办新品发布会,公司不仅展示了旗下各品牌的新品规划,渠道策略,作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谢文坚还披露了公司业绩预期——至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20亿元,跻身中国化妆品市场份额前五位。当时坐在现场的不仅有经销商、媒体还有上海家化的一些机构投资者和研究机构人员,谢文坚希望展示的是在葛文耀离开之后,这家公司仍然能保持良好运作,并且更年轻。随后,2015年4月,佰草集在巴黎开了旗舰店。2015年8月,上海家化更新了品牌Logo,并且以公司作为整体在天猫开设旗舰店。

上海家化似乎正在变得更积极,但是业绩却不这么说。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2014年相比下滑了6.38%——这是上海家化11年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到了2016年,上海家化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根据公告,上海家化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2亿元,同比下滑41.89%。

上海家化将其归咎于上涨的费用和下滑的销售。对于销售业绩的压力使得上海家化逐步提高了自己的市场费用,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公司销售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值由2015年全年的34.81%提升到37.71%,绝对金额相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39亿元,达到了五年来最高的水平。这种势在必得的态度也存在于上海家化对于电商渠道的态度上。在上任之初的首个发布会上,谢文坚就曾强调做电商的重要性。在电商渠道,上海家化也是舍得花钱,今年的双十一,天猫晚会的冠名费花费了公司将近亿元。除了天猫,今年7月,上海家化还与京东签订了合作的框架协议。

电商的销售额也是目前上海家化为数不多的业绩亮点之一。从贡献来看,以2016年上半年数据为例,上海家化电商渠道实现营业收入3.4亿元,同比增长了45.81%,占到家化总营收的1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