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5个“80后”庄家亏麻了,背后陈氏兄妹已卖壳离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5个“80后”庄家亏麻了,背后陈氏兄妹已卖壳离场

“庄家”也被割韭菜了。

文|野马财经 刘俊群

编辑|武丽娟

5名“80后”,一个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一个是上市公司总经理,另一个是一家A股公司董事长,还有两个人都是搞配资的……这样一个要技术有技术、要内幕有内幕的“王炸”组合,在A股一顿操作猛如虎后,最后反倒亏了3个亿。

近日,中国证监会官网更新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陈维新、张兆阳、朱瑞、李卫卫、朱一栋,曾控制115个证券账户操纵“凤形股份”股价,对5人处以300万元罚款。其中,对陈维新处以80万元罚款,对李卫卫、朱一栋分别处以70万元罚款,对张兆阳、朱瑞分别处以40万元罚款。

图源: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截图

布局:5个80后合谋操纵市场这次行政处罚涉及的5人均为80后,其中年龄最大的为朱一栋,1982年出生;最小的为张兆阳、朱瑞,均为1989年出生,陈维新、李卫卫则为1986年出生。

事情缘起凤形股份(002760.SZ)的一笔定增。

2017年8月,凤形股份收购项目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该项目主要是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无锡雄伟精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雄伟精工”)100%股权,由时任凤形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的陈维新负责。

但由于当时凤形股份股价低于发行价,为了维持股价,确保非公开发行顺利实施,陈维新亲自出面寻找做市值管理的庄家来操盘。

陈维新先是找到从事配资业务的张兆阳,2017年9月双方达成合作,由陈维新提供资金,张兆阳操作维护股价,确保发行时股价在发行价之上,目标股价最好在发行价上10%左右。当时,陈维新安排时任凤形股份董事会秘书邓某负责与张兆阳联系。

期间,张兆阳找到同样负责配资的朱瑞一同参与。张兆阳负责资金承揽,经朱瑞介绍通过配资中介路某强、张某杰引入配资2亿元和借用证券账户32个,二人负责交易决策。

2017年9月至2018年1月,陈维新先后打款9600万元用作操纵“凤形股份”的保证金,资金源于自有资金及借款。但结果不如人意,张兆阳、朱瑞操纵“凤形股份”股价失败。

2017年11月,经朱瑞介绍,张兆阳、朱瑞将前期用来操纵“凤形股份”的证券账户以及资金2800万元转交给李卫卫,转由李卫卫团队主要负责操作,张兆阳、朱瑞继续参与,从事相关对接和交易操作事宜。

此后,第五位参与者朱一栋也加入,并拉上了自己的老乡滕某涛。2017年11月底,朱一栋与李卫卫商定股票换仓交易事项,张兆阳、朱瑞、李卫卫、滕某涛负责具体实施,一方卖出“凤形股份”,另一方买入“凤形股份”。彼时,“王炸”组合的五人已经全部到位。

2017年12月,张兆阳将李卫卫维护股价的事情告知邓某。随后,陈维新、邓某、李卫卫、张兆阳见面,李卫卫提出由其承担张兆阳对陈维新的债务。陈维新与李卫卫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1亿元,张兆阳为担保人。

操纵:控制使用115个证券账户

一切准备就绪,操盘开始。

证监会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2017年10月9日至2018年2月28日,“王炸”组合五人控制使用“高某”等115个证券账户(简称“账户组”),采取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凤形股份”,在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不以成交为目的的频繁或大额申报、撤单等手段操纵、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导致“凤形股份”股价大幅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

具体来看,操纵期间,账户组单日买入数量占全市场成交数量比超20%的交易日有31天,峰值达到55.32%。账户组资金投入量峰值达2.25亿元,总买入成交金额为21.56亿元,总卖出成交金额为18.80亿元。账户组具备明显的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

此外,账户组还存在大量反向交易、对倒交易,虚假申报情况,主要手法是虚假申报买单,诱导其他投资者买入后出货。以“时段内账户组申买量占全市场比例20%以上且账户组申买对应撤单量占账户组申买量比例20%以上”为标准,合计有3个交易日存在虚假申报情况,主要手法是虚假申报买单,诱导其他投资者买入后出货。从股价变动情况来看,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期间,凤形股份走势明显异常:先大幅上涨后急速下跌。

这期间,该股股价累计下跌34.96%,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7.92%,偏离27.04个百分点。具体来看,2017年11月24日至2018年1月30日该股累计上涨38.44%,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1.76%,偏离40.2个百分点。2018年1月31日至2018年2月23日该股累计下跌57.26%,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5.94%,偏离51.32个百分点。这期间,该股股价累计下跌34.96%,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7.92%,偏离27.04个百分点。终于扛不住了,2018年1月31日,在基本面没有重大变化情况下,凤形股份股价突然“闪崩”,随后更是连续6个“一”字跌停。截至2018年2月28日,账户组累计亏损3.04亿元。投资者损失惨重,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也因为股价倒挂于批文到期后自动作废,收购雄伟精工的计划因此泡汤。

据《中国证券报》,上述操盘之所以出现大幅亏损,是因为“黑天鹅”从天而降:2018年1月30日,大连电瓷开盘后迅速跌停,原因在于媒体曝光了大连电瓷实控人之子朱一栋,与李卫卫联合操纵大连电瓷股价。而大连电瓷的跌停造成连锁反应,凤形股份等股票被殃及。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表示,股价操纵是一种违法行为,违背了市场公平和透明的原则。该行为会误导投资者,扰乱市场秩序,并导致投资者的财产受损。这种操纵手法通常是通过虚假信息或非正常交易来影响股票的价格和交易量,以获利或控制市场。股价操纵不仅损害了市场的合法权益,还损害了投资者的信心和对市场的信任。

拯救:连夜筹集2000万元未果

通常情况下,操盘手在以一定杠杆比例向配资公司借入配资账户和资金时,需要先向配资账户打入一定的保证金。如果股价大幅下跌,操盘手需在跌破补仓线后及时追加保证金,保障配资账户的资金安全。

但是,凤形股份面临的是股价大幅拉升后突然“闪崩”,跌停板上堆积大量卖单,资金难以出逃,配资账户无法强平,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穿仓”。为避免“雪崩”,陈维新、邓某于2018年1月31日连夜赶往上海商量对策,并一直持续到2月1日凌晨。

据《中国证券报》,有爆料人称,“当天晚上,大家商量的方案本来是先集中资金,把金一文化的跌停板撬开,然后再用减持金一文化的资金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但这个方案没有达成一致,最后还是自己救自己。”

从当时盘面的情况看,如果2月1日凤形股份以跌停开盘,股价将回落至40.81元/股。而1月31日跌停板上的挂单数量达10万手之多,粗略计算,撬开跌停板需要4亿元左右的资金。如果考虑到散户可能跟风买进的情况,也至少需要2亿元左右的资金。

由于情况紧急,配资公司当晚答应可以以1∶10的杠杆进行配资。这意味着,要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只要2000万元左右的保证金就基本够了。于是,陈维新、邓某开始连夜筹措这2000万元。

不过,2月1日开盘前,由于没有筹集到足够资金,陈维新、邓某知难而退,凤形股份“一”字跌停。随后的两个交易日,凤形股份又连续跌停。随后,凤形股份以子公司筹划签署合作协议事宜为由停牌,但复牌后又遭遇连续三个跌停,股价跌至24.1元/股。

在拯救无望后,陈维新、邓某与李卫卫和张某某出现在上海的一家咖啡馆。随着股价崩盘,凤形股份的定增事项由于股价严重倒挂,在2018年3月批文到期后自动失效。

残局:原实控人家族套现卖壳离场

风波过后,只留下凤形股份在原地不知所措。本想着投机取巧拉一把股价,到头来不仅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以失败告终,而且还丧失了无数股民的信任。

就以上风波,深交所曾发去《关注函》,凤形股份于2018年7月17日回复时表示,陈维新及邓明承认与张某某、李某某有过资金往来。陈维新分四次借给了张某某、李某某人民币9600万元,在承认上述事实的同时,二人否认“指使两名操盘手拉升股价”。同时,二人表示,对于“动用配资公司配资操作的具体融资、操作过程及操作结果情况”的具体情况并不知情。

不过,2018年3月8日,凤形股份公告董事会秘书邓某便辞职。同年7月23日,时任副董事长、总经理的陈维新暂停履职,暂由公司董事长陈晓代理行使总经理职责,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

图源:wind 截图

8月6日,又有两名投资者分别以操纵证券市场责任纠纷之案由,对凤形股份提起民事诉讼,索赔金额合计近500万元。面对投资者的索赔,凤形股份 “反击”道,公司并无操纵股票市场行为,两名原告未提供相关证据涉嫌恶意诉讼。

2018年11月16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一审驳回投资者史丽华的诉讼请求。野马财经查看案件最新进展,截至2019年12月5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两位投资者史丽华、董洪勤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

图源:工商信息

就在投资者诉公司操纵证券交易市场责任纠纷一审判决三天后,陈氏家族便抛出了套现卖壳计划。

图源:wind公告

彼时,凤形股份的实控人是陈氏家族,即陈晓、陈功林、陈静三兄妹,陈功林、陈静、陈也寒与泰豪集团于2018年11月19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3人以协议转让方式向泰豪集团转让其持有凤形股份约544.8万股人民币普通股股份,约占凤形股份总股本的6.19%。

随后,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陈氏兄妹多次进行股权转让,将股权转让给了泰豪集团有限公司,让出了实际控制人的地位。直到2022年年报中,除了陈晓还在前十大股东中,其余陈氏家族成员已基本退出。而2018年年报仍显示,前三大股东分别为陈晓、陈功林和陈静。截至目前,凤形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黄代放。

图源:wind

在大股东忙着套现卖壳的时候,凤形股份业绩也是一波三折。2015年至2017的三年间,凤形股份净利润下滑扩大,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下滑22.2%和64.61%。到了2017年更是出现了跳崖式的暴跌931.84%,同年公司直接亏损了8509.57万元,比2014年-2016年三年净利润的总和还要多。

其中,2017年巨亏主要是由于递延所得税费用金额大幅增长,政府补助摊销金额较大,联营企业通化凤形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亏损扩大,公司投资损失金额较大所致。

好在2018年之后,凤形股份开始逐渐实现扭亏,同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35.8%,实现净利润为3046.2万元。不过公司彼时正陷入操纵证券风波、股东卖壳的动荡中。

2022年,公司业绩再次下滑,实现营业收入8.16亿元,同比下降13.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54万元,同比下降34.5%。2023年一季度营业收入1.65亿元,同比下降14.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55万元,同比下降27.53%。财报显示,2022年业绩下滑主要是因为激烈的市场竞争态势,公司加大研发投入、加强销售渠道建设。

股神巴菲特说过,一个人要建立良好的声誉需要花20年的时间,而毁灭只需要5分钟。在凤形股份的一番闹剧后,还能挽回股民们的信心吗?

资本市场的健康、有序运行,需要参与者敬畏市场。对于庄家操纵股票反亏3亿元一事,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讨论!

野马财经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凤形股份

  • 凤形股份(002760.SZ):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298万元,同比下降78.03%
  • 凤形股份: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西部铟业,实控人变更为徐茂华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5个“80后”庄家亏麻了,背后陈氏兄妹已卖壳离场

“庄家”也被割韭菜了。

文|野马财经 刘俊群

编辑|武丽娟

5名“80后”,一个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一个是上市公司总经理,另一个是一家A股公司董事长,还有两个人都是搞配资的……这样一个要技术有技术、要内幕有内幕的“王炸”组合,在A股一顿操作猛如虎后,最后反倒亏了3个亿。

近日,中国证监会官网更新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陈维新、张兆阳、朱瑞、李卫卫、朱一栋,曾控制115个证券账户操纵“凤形股份”股价,对5人处以300万元罚款。其中,对陈维新处以80万元罚款,对李卫卫、朱一栋分别处以70万元罚款,对张兆阳、朱瑞分别处以40万元罚款。

图源: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截图

布局:5个80后合谋操纵市场这次行政处罚涉及的5人均为80后,其中年龄最大的为朱一栋,1982年出生;最小的为张兆阳、朱瑞,均为1989年出生,陈维新、李卫卫则为1986年出生。

事情缘起凤形股份(002760.SZ)的一笔定增。

2017年8月,凤形股份收购项目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该项目主要是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无锡雄伟精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雄伟精工”)100%股权,由时任凤形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的陈维新负责。

但由于当时凤形股份股价低于发行价,为了维持股价,确保非公开发行顺利实施,陈维新亲自出面寻找做市值管理的庄家来操盘。

陈维新先是找到从事配资业务的张兆阳,2017年9月双方达成合作,由陈维新提供资金,张兆阳操作维护股价,确保发行时股价在发行价之上,目标股价最好在发行价上10%左右。当时,陈维新安排时任凤形股份董事会秘书邓某负责与张兆阳联系。

期间,张兆阳找到同样负责配资的朱瑞一同参与。张兆阳负责资金承揽,经朱瑞介绍通过配资中介路某强、张某杰引入配资2亿元和借用证券账户32个,二人负责交易决策。

2017年9月至2018年1月,陈维新先后打款9600万元用作操纵“凤形股份”的保证金,资金源于自有资金及借款。但结果不如人意,张兆阳、朱瑞操纵“凤形股份”股价失败。

2017年11月,经朱瑞介绍,张兆阳、朱瑞将前期用来操纵“凤形股份”的证券账户以及资金2800万元转交给李卫卫,转由李卫卫团队主要负责操作,张兆阳、朱瑞继续参与,从事相关对接和交易操作事宜。

此后,第五位参与者朱一栋也加入,并拉上了自己的老乡滕某涛。2017年11月底,朱一栋与李卫卫商定股票换仓交易事项,张兆阳、朱瑞、李卫卫、滕某涛负责具体实施,一方卖出“凤形股份”,另一方买入“凤形股份”。彼时,“王炸”组合的五人已经全部到位。

2017年12月,张兆阳将李卫卫维护股价的事情告知邓某。随后,陈维新、邓某、李卫卫、张兆阳见面,李卫卫提出由其承担张兆阳对陈维新的债务。陈维新与李卫卫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1亿元,张兆阳为担保人。

操纵:控制使用115个证券账户

一切准备就绪,操盘开始。

证监会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2017年10月9日至2018年2月28日,“王炸”组合五人控制使用“高某”等115个证券账户(简称“账户组”),采取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凤形股份”,在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不以成交为目的的频繁或大额申报、撤单等手段操纵、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导致“凤形股份”股价大幅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

具体来看,操纵期间,账户组单日买入数量占全市场成交数量比超20%的交易日有31天,峰值达到55.32%。账户组资金投入量峰值达2.25亿元,总买入成交金额为21.56亿元,总卖出成交金额为18.80亿元。账户组具备明显的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

此外,账户组还存在大量反向交易、对倒交易,虚假申报情况,主要手法是虚假申报买单,诱导其他投资者买入后出货。以“时段内账户组申买量占全市场比例20%以上且账户组申买对应撤单量占账户组申买量比例20%以上”为标准,合计有3个交易日存在虚假申报情况,主要手法是虚假申报买单,诱导其他投资者买入后出货。从股价变动情况来看,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期间,凤形股份走势明显异常:先大幅上涨后急速下跌。

这期间,该股股价累计下跌34.96%,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7.92%,偏离27.04个百分点。具体来看,2017年11月24日至2018年1月30日该股累计上涨38.44%,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1.76%,偏离40.2个百分点。2018年1月31日至2018年2月23日该股累计下跌57.26%,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5.94%,偏离51.32个百分点。这期间,该股股价累计下跌34.96%,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7.92%,偏离27.04个百分点。终于扛不住了,2018年1月31日,在基本面没有重大变化情况下,凤形股份股价突然“闪崩”,随后更是连续6个“一”字跌停。截至2018年2月28日,账户组累计亏损3.04亿元。投资者损失惨重,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也因为股价倒挂于批文到期后自动作废,收购雄伟精工的计划因此泡汤。

据《中国证券报》,上述操盘之所以出现大幅亏损,是因为“黑天鹅”从天而降:2018年1月30日,大连电瓷开盘后迅速跌停,原因在于媒体曝光了大连电瓷实控人之子朱一栋,与李卫卫联合操纵大连电瓷股价。而大连电瓷的跌停造成连锁反应,凤形股份等股票被殃及。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表示,股价操纵是一种违法行为,违背了市场公平和透明的原则。该行为会误导投资者,扰乱市场秩序,并导致投资者的财产受损。这种操纵手法通常是通过虚假信息或非正常交易来影响股票的价格和交易量,以获利或控制市场。股价操纵不仅损害了市场的合法权益,还损害了投资者的信心和对市场的信任。

拯救:连夜筹集2000万元未果

通常情况下,操盘手在以一定杠杆比例向配资公司借入配资账户和资金时,需要先向配资账户打入一定的保证金。如果股价大幅下跌,操盘手需在跌破补仓线后及时追加保证金,保障配资账户的资金安全。

但是,凤形股份面临的是股价大幅拉升后突然“闪崩”,跌停板上堆积大量卖单,资金难以出逃,配资账户无法强平,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穿仓”。为避免“雪崩”,陈维新、邓某于2018年1月31日连夜赶往上海商量对策,并一直持续到2月1日凌晨。

据《中国证券报》,有爆料人称,“当天晚上,大家商量的方案本来是先集中资金,把金一文化的跌停板撬开,然后再用减持金一文化的资金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但这个方案没有达成一致,最后还是自己救自己。”

从当时盘面的情况看,如果2月1日凤形股份以跌停开盘,股价将回落至40.81元/股。而1月31日跌停板上的挂单数量达10万手之多,粗略计算,撬开跌停板需要4亿元左右的资金。如果考虑到散户可能跟风买进的情况,也至少需要2亿元左右的资金。

由于情况紧急,配资公司当晚答应可以以1∶10的杠杆进行配资。这意味着,要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只要2000万元左右的保证金就基本够了。于是,陈维新、邓某开始连夜筹措这2000万元。

不过,2月1日开盘前,由于没有筹集到足够资金,陈维新、邓某知难而退,凤形股份“一”字跌停。随后的两个交易日,凤形股份又连续跌停。随后,凤形股份以子公司筹划签署合作协议事宜为由停牌,但复牌后又遭遇连续三个跌停,股价跌至24.1元/股。

在拯救无望后,陈维新、邓某与李卫卫和张某某出现在上海的一家咖啡馆。随着股价崩盘,凤形股份的定增事项由于股价严重倒挂,在2018年3月批文到期后自动失效。

残局:原实控人家族套现卖壳离场

风波过后,只留下凤形股份在原地不知所措。本想着投机取巧拉一把股价,到头来不仅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以失败告终,而且还丧失了无数股民的信任。

就以上风波,深交所曾发去《关注函》,凤形股份于2018年7月17日回复时表示,陈维新及邓明承认与张某某、李某某有过资金往来。陈维新分四次借给了张某某、李某某人民币9600万元,在承认上述事实的同时,二人否认“指使两名操盘手拉升股价”。同时,二人表示,对于“动用配资公司配资操作的具体融资、操作过程及操作结果情况”的具体情况并不知情。

不过,2018年3月8日,凤形股份公告董事会秘书邓某便辞职。同年7月23日,时任副董事长、总经理的陈维新暂停履职,暂由公司董事长陈晓代理行使总经理职责,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

图源:wind 截图

8月6日,又有两名投资者分别以操纵证券市场责任纠纷之案由,对凤形股份提起民事诉讼,索赔金额合计近500万元。面对投资者的索赔,凤形股份 “反击”道,公司并无操纵股票市场行为,两名原告未提供相关证据涉嫌恶意诉讼。

2018年11月16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一审驳回投资者史丽华的诉讼请求。野马财经查看案件最新进展,截至2019年12月5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两位投资者史丽华、董洪勤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

图源:工商信息

就在投资者诉公司操纵证券交易市场责任纠纷一审判决三天后,陈氏家族便抛出了套现卖壳计划。

图源:wind公告

彼时,凤形股份的实控人是陈氏家族,即陈晓、陈功林、陈静三兄妹,陈功林、陈静、陈也寒与泰豪集团于2018年11月19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3人以协议转让方式向泰豪集团转让其持有凤形股份约544.8万股人民币普通股股份,约占凤形股份总股本的6.19%。

随后,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陈氏兄妹多次进行股权转让,将股权转让给了泰豪集团有限公司,让出了实际控制人的地位。直到2022年年报中,除了陈晓还在前十大股东中,其余陈氏家族成员已基本退出。而2018年年报仍显示,前三大股东分别为陈晓、陈功林和陈静。截至目前,凤形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黄代放。

图源:wind

在大股东忙着套现卖壳的时候,凤形股份业绩也是一波三折。2015年至2017的三年间,凤形股份净利润下滑扩大,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下滑22.2%和64.61%。到了2017年更是出现了跳崖式的暴跌931.84%,同年公司直接亏损了8509.57万元,比2014年-2016年三年净利润的总和还要多。

其中,2017年巨亏主要是由于递延所得税费用金额大幅增长,政府补助摊销金额较大,联营企业通化凤形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亏损扩大,公司投资损失金额较大所致。

好在2018年之后,凤形股份开始逐渐实现扭亏,同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35.8%,实现净利润为3046.2万元。不过公司彼时正陷入操纵证券风波、股东卖壳的动荡中。

2022年,公司业绩再次下滑,实现营业收入8.16亿元,同比下降13.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54万元,同比下降34.5%。2023年一季度营业收入1.65亿元,同比下降14.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55万元,同比下降27.53%。财报显示,2022年业绩下滑主要是因为激烈的市场竞争态势,公司加大研发投入、加强销售渠道建设。

股神巴菲特说过,一个人要建立良好的声誉需要花20年的时间,而毁灭只需要5分钟。在凤形股份的一番闹剧后,还能挽回股民们的信心吗?

资本市场的健康、有序运行,需要参与者敬畏市场。对于庄家操纵股票反亏3亿元一事,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讨论!

野马财经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