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达钱紧,儒意水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达钱紧,儒意水深

从光线“干儿子”到万达“救世主”。

文|娱乐硬糖 魏妮卡

编辑|李春晖

无论你是吃瓜路人,还是资深圈内人,这些天都难免会注意到一家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公司——儒意影业。

一方面,其出品的黄渤、王一博主演新片《热烈》上映,儒意影业总裁陈祉希正成为王一博粉丝的追捧对象,顺道在整个娱乐八卦圈有了姓名。只见她前脚刚大战完黄牛高价点映票,后脚又火速发布王一博连线视频,辟谣王一博缺席该片路演的不雅传闻。

另一方面,儒意又在股市上演“蛇吞象”一幕,传出收购万达电影的消息,震惊整个资本圈。虽然最终,儒意只是拿出22.62亿驰援万达,获得了万达投资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中国儒意将持有万达电影9.80%的股份。

已完成如此壮举,但对很多人来说,儒意还像个天上掉下来的“如意”。虽然从2008年就开始投资影视剧,不过真正一炮打响儒意名声的,还是2021年的《你好,李焕英》,且也只是参投,并非主控。加上同一时期,恒大联手腾讯投资的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收购儒意与南瓜电影。儒意一时间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但当时也只是被世人看作上升期的新贵。

可儒意近期的种种作为,显然已远远超出一个影视新贵的能力范畴。仿佛不仅要改写影企格局,简直要问鼎民营王座。目下所及,儒意不仅有强大的“钞能力”,出手阔绰救下院线第一股万达电影,而且还有神秘的“捧人能力”——王一博与儒意的关系不止始于一部《热烈》,背后还有更深的资本纠缠。

“儒意到底什么来头?”已经成为萦绕在很多圈内圈外人心中的未解之谜。儒意在影视圈突然有了呼风唤雨的能力,难道仅是因为背后有大股东腾讯为其兜底?

从光线“干儿子”到万达“救世主”

南下港股挥斥方遒之前,儒意曾在A股腾挪许久,寻找借壳上市的机会。

2008年,柯利明接手哥哥柯久明的广告公司。当时影视圈民营资本正迅猛发展,华谊、光线先后A股上市,博纳正筹措赴美上市。柯利明毅然转型影视投资公司,在陆续押中《铁齿铜牙纪晓岚4》《琅琊榜》等剧集爆款后,儒意也开始筹措上市。

2013年,受长城影视借壳上市成功影响,资本群起逐梦影视圈,明星股成为热潮。当时,海润影视拟25亿借壳申科,嘉行传媒筹备借壳西安大同等等。

儒意也不例外。2014年试图委身A股上市公司“中技控股”(后改名富控互动),作价15亿元。但未能如愿,因为该公司爆雷,成为A股游戏退市第一股。

隔年,儒意又找到一家游戏公司天神娱乐(后改名天娱数科)做金主。天神娱乐旗下的文创基金,拟以13.23亿元的对价,收购儒意影业49%的股份。相比一年前,儒意估值翻了近一倍,达到了27亿。

同时,也正是天神娱乐,帮助儒意打开了电影投资的大门。因为一手孵化天神娱乐“长大”的原始股东,正是电影行业的老大哥光线传媒。如此一来,儒意仿佛成了光线的“干儿子”,跟着光线参与投资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天气预爆》等头部影片。

虽然不到一年时间,儒意就与天神分手,但还是吃到了光线的福利。不仅有了更多的电影故事为以后登陆港股市场做嫁衣,还挖到了合作光线电影的创作人才。

据天眼查显示,儒意在2016年投资了一家名叫上海火龙果影视制作公司。这家公司当时的大股东还有上海韩岩影视文化工作室,《动物世界》、《送你一朵小红花》导演韩延本名韩岩,儒意正是由此绑定了韩延。到2020年,陈祉希本人也以20%投资占比进入了火龙果。不过,同年韩延的工作室就退股了。隔年,陈祉希也退股火龙果,去了儒意影业(杭州)当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总体来看,儒意在绑定陈祉希之前,其实顶多算是影视投资公司。但在绑定陈祉希之后,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影视公司,开始独立自主地做主控项目了。从《你好,李焕英》到今年大鹏的两部新片《保你平安》《热烈》,都能看到儒意很强的市场存在感。

可能正是因为补齐了制作的关键一环,儒意在2020年赴港找到了真正的大金主——恒腾网络,投奔恒大和腾讯的怀抱。虽然一年后,恒大正式宣告爆雷,甩卖清仓恒腾股份。但幸好另一个爸爸腾讯靠谱,不退反进,持续增资,成为了儒意背后的大股东。

恒腾也在2022年正式更名中国儒意。出手救万达前,儒意募得40亿港元资金,腾讯就是增资方之一。

从乐华原始股东到王一博背后资本?

别看儒意从A股到港股,一直在找金主爸爸。最初,儒意也是不少经纪公司的金主爸爸。儒意与王一博的渊源,可不是从《热烈》才开始。

早年,在成为光线干儿子之前,儒意刚涉足电影方面的投资,就和乐华结下了不解之缘。双方都投资了陨落的法制咖顶流吴亦凡的电影——《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

今年初乐华上市时,还变更了自身的基石投资机构名单。由此前的嘉实国际、蓝色光标及猫眼娱乐三家,变更为四家,猫眼娱乐依然在列,新引入了中国儒意、丁世家(安踏体育执行董事)以及好赞资产管理。其中,中国儒意认购790万美元股份,为数额最大的一家。

可以想象,儒意应该不会只与王一博合作一部电影。乐华组的这个资本局,完全是给王一博搭建了一个深度绑定的资源局:王一博代言的安踏的背后老板,成为了乐华的股东;儒意与猫眼则成为给王一博提供影视资源的大股东。

细说起来,在《无名》之后仍承诺继续与王一博合作第二部电影的程耳导演,11年前就跟陈祉希有合作。陈祉希早年致力于发掘新锐导演,制片了圈内很多知名导演第一部电影作品,比如程耳的《边境风云》、徐峥的《人在囧途之泰囧》、大鹏的《煎饼侠》等。

当然,程耳能和王一博继续合作,应该也有背后资方的促成。投资程耳导演《无名》《人鱼》的博纳,与乐华共享一个大股东阿里。众所周知,王一博又代言了很多阿里系产品,比如饿了么和优酷VIP。阿里待王一博,宛如自家人。

有意思的是,儒意还有位隐形大佬。明面上,我们都知道柯明利是儒意创始人、运筹帷幄的投资经理,陈祉希是强势加入的影视制片大佬。但中国儒意的执行董事名单里,还有一位叫张强,背景相当雄厚。

张强曾任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与韩三平是北影师兄弟,多年担任后者副手。韩三平退休时,张强也曾被认为是中影董事长候选人,但最终该职位由喇培康接任。2014年马云大举进军文娱产业,收购文化中国组建阿里影业,张强就是被请去担任阿里影业CEO的圈内高人。

张强1985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后在北影获得电影硕士学位,按说是内容人的底子。在担任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期间,张强曾主抓新版《红楼梦》,是我们熟悉的古早选秀“红楼梦中人”的总制片人。电影《狼图腾》,是张强在中影期间负责的项目。儒意早期参投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就是张强阿里影业在任期间的大手笔项目,还留下了“张强微博征民意,粉丝力荐杨洋演”的互联网思维佳话。

可惜高举高打的几部大片之后,阿里影业的发展显然并不令人满意。张强和宋柯、高晓松一样,也成为了离开阿里文娱的圈内人,阿里文娱进入阿里人领导时代。

张强和阿里的分手究竟是怎样内幕,我们不得而知。反正大家还都在一个锅里吃饭,有钱人总是朋友。

玩资本的、还是振兴影视圈的头牌?

从《你好,李焕英》开始,圈内就不断有声音议论:儒意近两年发展的气势,很像是“第二个北文”。既有运筹帷幄的资本组局,又有爆款频出的制作能力。

但真要类比北京文化,可能很多看客更要抱审慎态度。毕竟北文从天之骄子到跌落神坛,只用了五年时间。大资本如此过山车式的发展曲线,让内娱观众也是大开眼界。

2017年巅峰时期的北京文化斥资30亿打造的《封神》,如今真到第一部上映时,气氛已截然不同。电影不再靠“巨制”吸引人,反而是凭借“卖惨”勉强过20亿回本线。

大资本在全盛时期,集聚圈内知名导演,画了一堆饼。转眼间,又留下一堆没做完的“烂摊子”,需要有财力、有胆识的接盘侠介入,才能让那些观众期待已久的项目重见天日。

从目前来看,儒意倒没有画大饼。合作的导演大鹏、苏伦、贾玲,都算是比较偏现实题材的导演,走的是以小博大的路线。今年上映的作品中,大鹏两部作品都有很大的盈利可能,唯独春节档的苏伦新片《交换人生》不及预期,只卖了3.9亿。但加上网播版权收入,也不一定会亏损。

所以儒意在电影制作方面的步子,还算走得比较稳。唯一无法估量的收支业务在于流媒体南瓜电影。2021年,儒意在《你好,李焕英》大卖之后,并没有大张旗鼓展开电影制作布局。反而是南瓜电影的声量比较高,当时发布了很多南瓜电影的招聘信息,频繁向外界透露南瓜电影的状况。

但两年过去了,国内始终没有听到南瓜电影的爆款剧集,出现像Netflix剧集一样夺人眼球的作品。而南瓜电影的会员数据与新闻,也停留在两年前。截至2021年底,累计注册会员达7084万人。

众所周知,流媒体是个烧钱生意,优爱腾都在降本增效博盈利。儒意这两年在视频上的投入产出具体是什么情况,也是时候和大家交个底了。

南瓜电影很像是儒意薛定谔的业务板块,令很多人看不明白。但这次儒意斥巨资驰援万达,还是令一众股民对儒意未来涨势十分看好。比如儒意携手万达,是否意味着儒意试图在搭建制作-院线-宣发-流媒体的全产业链。再加上腾讯的游戏产业链,可以开发IP内容的衍生产品。

听起来儒意确实大有故事可讲,但吹自己“IP全产业链”也不新鲜了。比如张强在阿里影业期间,那故事、那背景,听着可恢弘多了,关键那时候的人也真敢信啊。

硬糖君更希望儒意能做出点不一样的东西,行业太久没有新兴的领头羊了。如果儒意真是那个开挂玩家,那硬糖君翘首期盼它带动整个行业满血复活、再造辉煌。周文王不是说了吗:你是谁的儿子不重要,你是谁,才重要。(所以儒意可不可以也拍特效大片,都玩资本了,不拍大片说不过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万达集团

4.3k
  • 继续卖资产,大望路万达广场也卖掉了
  • 接盘北京万达实业!新华保险携中金资本出资成立的百亿基金完成了“首秀”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万达钱紧,儒意水深

从光线“干儿子”到万达“救世主”。

文|娱乐硬糖 魏妮卡

编辑|李春晖

无论你是吃瓜路人,还是资深圈内人,这些天都难免会注意到一家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公司——儒意影业。

一方面,其出品的黄渤、王一博主演新片《热烈》上映,儒意影业总裁陈祉希正成为王一博粉丝的追捧对象,顺道在整个娱乐八卦圈有了姓名。只见她前脚刚大战完黄牛高价点映票,后脚又火速发布王一博连线视频,辟谣王一博缺席该片路演的不雅传闻。

另一方面,儒意又在股市上演“蛇吞象”一幕,传出收购万达电影的消息,震惊整个资本圈。虽然最终,儒意只是拿出22.62亿驰援万达,获得了万达投资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中国儒意将持有万达电影9.80%的股份。

已完成如此壮举,但对很多人来说,儒意还像个天上掉下来的“如意”。虽然从2008年就开始投资影视剧,不过真正一炮打响儒意名声的,还是2021年的《你好,李焕英》,且也只是参投,并非主控。加上同一时期,恒大联手腾讯投资的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收购儒意与南瓜电影。儒意一时间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但当时也只是被世人看作上升期的新贵。

可儒意近期的种种作为,显然已远远超出一个影视新贵的能力范畴。仿佛不仅要改写影企格局,简直要问鼎民营王座。目下所及,儒意不仅有强大的“钞能力”,出手阔绰救下院线第一股万达电影,而且还有神秘的“捧人能力”——王一博与儒意的关系不止始于一部《热烈》,背后还有更深的资本纠缠。

“儒意到底什么来头?”已经成为萦绕在很多圈内圈外人心中的未解之谜。儒意在影视圈突然有了呼风唤雨的能力,难道仅是因为背后有大股东腾讯为其兜底?

从光线“干儿子”到万达“救世主”

南下港股挥斥方遒之前,儒意曾在A股腾挪许久,寻找借壳上市的机会。

2008年,柯利明接手哥哥柯久明的广告公司。当时影视圈民营资本正迅猛发展,华谊、光线先后A股上市,博纳正筹措赴美上市。柯利明毅然转型影视投资公司,在陆续押中《铁齿铜牙纪晓岚4》《琅琊榜》等剧集爆款后,儒意也开始筹措上市。

2013年,受长城影视借壳上市成功影响,资本群起逐梦影视圈,明星股成为热潮。当时,海润影视拟25亿借壳申科,嘉行传媒筹备借壳西安大同等等。

儒意也不例外。2014年试图委身A股上市公司“中技控股”(后改名富控互动),作价15亿元。但未能如愿,因为该公司爆雷,成为A股游戏退市第一股。

隔年,儒意又找到一家游戏公司天神娱乐(后改名天娱数科)做金主。天神娱乐旗下的文创基金,拟以13.23亿元的对价,收购儒意影业49%的股份。相比一年前,儒意估值翻了近一倍,达到了27亿。

同时,也正是天神娱乐,帮助儒意打开了电影投资的大门。因为一手孵化天神娱乐“长大”的原始股东,正是电影行业的老大哥光线传媒。如此一来,儒意仿佛成了光线的“干儿子”,跟着光线参与投资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天气预爆》等头部影片。

虽然不到一年时间,儒意就与天神分手,但还是吃到了光线的福利。不仅有了更多的电影故事为以后登陆港股市场做嫁衣,还挖到了合作光线电影的创作人才。

据天眼查显示,儒意在2016年投资了一家名叫上海火龙果影视制作公司。这家公司当时的大股东还有上海韩岩影视文化工作室,《动物世界》、《送你一朵小红花》导演韩延本名韩岩,儒意正是由此绑定了韩延。到2020年,陈祉希本人也以20%投资占比进入了火龙果。不过,同年韩延的工作室就退股了。隔年,陈祉希也退股火龙果,去了儒意影业(杭州)当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总体来看,儒意在绑定陈祉希之前,其实顶多算是影视投资公司。但在绑定陈祉希之后,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影视公司,开始独立自主地做主控项目了。从《你好,李焕英》到今年大鹏的两部新片《保你平安》《热烈》,都能看到儒意很强的市场存在感。

可能正是因为补齐了制作的关键一环,儒意在2020年赴港找到了真正的大金主——恒腾网络,投奔恒大和腾讯的怀抱。虽然一年后,恒大正式宣告爆雷,甩卖清仓恒腾股份。但幸好另一个爸爸腾讯靠谱,不退反进,持续增资,成为了儒意背后的大股东。

恒腾也在2022年正式更名中国儒意。出手救万达前,儒意募得40亿港元资金,腾讯就是增资方之一。

从乐华原始股东到王一博背后资本?

别看儒意从A股到港股,一直在找金主爸爸。最初,儒意也是不少经纪公司的金主爸爸。儒意与王一博的渊源,可不是从《热烈》才开始。

早年,在成为光线干儿子之前,儒意刚涉足电影方面的投资,就和乐华结下了不解之缘。双方都投资了陨落的法制咖顶流吴亦凡的电影——《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

今年初乐华上市时,还变更了自身的基石投资机构名单。由此前的嘉实国际、蓝色光标及猫眼娱乐三家,变更为四家,猫眼娱乐依然在列,新引入了中国儒意、丁世家(安踏体育执行董事)以及好赞资产管理。其中,中国儒意认购790万美元股份,为数额最大的一家。

可以想象,儒意应该不会只与王一博合作一部电影。乐华组的这个资本局,完全是给王一博搭建了一个深度绑定的资源局:王一博代言的安踏的背后老板,成为了乐华的股东;儒意与猫眼则成为给王一博提供影视资源的大股东。

细说起来,在《无名》之后仍承诺继续与王一博合作第二部电影的程耳导演,11年前就跟陈祉希有合作。陈祉希早年致力于发掘新锐导演,制片了圈内很多知名导演第一部电影作品,比如程耳的《边境风云》、徐峥的《人在囧途之泰囧》、大鹏的《煎饼侠》等。

当然,程耳能和王一博继续合作,应该也有背后资方的促成。投资程耳导演《无名》《人鱼》的博纳,与乐华共享一个大股东阿里。众所周知,王一博又代言了很多阿里系产品,比如饿了么和优酷VIP。阿里待王一博,宛如自家人。

有意思的是,儒意还有位隐形大佬。明面上,我们都知道柯明利是儒意创始人、运筹帷幄的投资经理,陈祉希是强势加入的影视制片大佬。但中国儒意的执行董事名单里,还有一位叫张强,背景相当雄厚。

张强曾任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与韩三平是北影师兄弟,多年担任后者副手。韩三平退休时,张强也曾被认为是中影董事长候选人,但最终该职位由喇培康接任。2014年马云大举进军文娱产业,收购文化中国组建阿里影业,张强就是被请去担任阿里影业CEO的圈内高人。

张强1985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后在北影获得电影硕士学位,按说是内容人的底子。在担任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期间,张强曾主抓新版《红楼梦》,是我们熟悉的古早选秀“红楼梦中人”的总制片人。电影《狼图腾》,是张强在中影期间负责的项目。儒意早期参投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就是张强阿里影业在任期间的大手笔项目,还留下了“张强微博征民意,粉丝力荐杨洋演”的互联网思维佳话。

可惜高举高打的几部大片之后,阿里影业的发展显然并不令人满意。张强和宋柯、高晓松一样,也成为了离开阿里文娱的圈内人,阿里文娱进入阿里人领导时代。

张强和阿里的分手究竟是怎样内幕,我们不得而知。反正大家还都在一个锅里吃饭,有钱人总是朋友。

玩资本的、还是振兴影视圈的头牌?

从《你好,李焕英》开始,圈内就不断有声音议论:儒意近两年发展的气势,很像是“第二个北文”。既有运筹帷幄的资本组局,又有爆款频出的制作能力。

但真要类比北京文化,可能很多看客更要抱审慎态度。毕竟北文从天之骄子到跌落神坛,只用了五年时间。大资本如此过山车式的发展曲线,让内娱观众也是大开眼界。

2017年巅峰时期的北京文化斥资30亿打造的《封神》,如今真到第一部上映时,气氛已截然不同。电影不再靠“巨制”吸引人,反而是凭借“卖惨”勉强过20亿回本线。

大资本在全盛时期,集聚圈内知名导演,画了一堆饼。转眼间,又留下一堆没做完的“烂摊子”,需要有财力、有胆识的接盘侠介入,才能让那些观众期待已久的项目重见天日。

从目前来看,儒意倒没有画大饼。合作的导演大鹏、苏伦、贾玲,都算是比较偏现实题材的导演,走的是以小博大的路线。今年上映的作品中,大鹏两部作品都有很大的盈利可能,唯独春节档的苏伦新片《交换人生》不及预期,只卖了3.9亿。但加上网播版权收入,也不一定会亏损。

所以儒意在电影制作方面的步子,还算走得比较稳。唯一无法估量的收支业务在于流媒体南瓜电影。2021年,儒意在《你好,李焕英》大卖之后,并没有大张旗鼓展开电影制作布局。反而是南瓜电影的声量比较高,当时发布了很多南瓜电影的招聘信息,频繁向外界透露南瓜电影的状况。

但两年过去了,国内始终没有听到南瓜电影的爆款剧集,出现像Netflix剧集一样夺人眼球的作品。而南瓜电影的会员数据与新闻,也停留在两年前。截至2021年底,累计注册会员达7084万人。

众所周知,流媒体是个烧钱生意,优爱腾都在降本增效博盈利。儒意这两年在视频上的投入产出具体是什么情况,也是时候和大家交个底了。

南瓜电影很像是儒意薛定谔的业务板块,令很多人看不明白。但这次儒意斥巨资驰援万达,还是令一众股民对儒意未来涨势十分看好。比如儒意携手万达,是否意味着儒意试图在搭建制作-院线-宣发-流媒体的全产业链。再加上腾讯的游戏产业链,可以开发IP内容的衍生产品。

听起来儒意确实大有故事可讲,但吹自己“IP全产业链”也不新鲜了。比如张强在阿里影业期间,那故事、那背景,听着可恢弘多了,关键那时候的人也真敢信啊。

硬糖君更希望儒意能做出点不一样的东西,行业太久没有新兴的领头羊了。如果儒意真是那个开挂玩家,那硬糖君翘首期盼它带动整个行业满血复活、再造辉煌。周文王不是说了吗:你是谁的儿子不重要,你是谁,才重要。(所以儒意可不可以也拍特效大片,都玩资本了,不拍大片说不过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