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平台自制网络电影靠谱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平台自制网络电影靠谱吗?

这并非是平台单方面的野心勃勃,反而更像是行业持续缩水所导致的不得已而为之。

文|犀牛娱乐  小福

编辑|朴芳

最近爱奇艺云影院收获不小。

才送走一部千万级票房的《东北警察故事2》,又迎来一部新的千万级票房影片《零号追杀》。

这部由任达华主演的犯罪动作电影网络电影,在7月21日上线云影院以来累计票房已经超过1100万元。相较于其他同类项目,《零号追杀》的最大区别在于由爱奇艺担任了影片的唯一、也是实质的出品方角色,这在过往网络电影中并不常见。

“简易版”港片

作为金像奖影帝任达华首次担任监制的一部商业电影,《零号追杀》的噱头一点都不小。

集齐了任达华、安志杰、元华等几位观众熟悉的港片老面孔,加上那经典的布景风格和爽快的动作场面设计,乍眼一看,《零号追杀》就是部老港片氛围浓厚的作品。但这部影片也就仅此而已了。

剥开那层港式爽片的外衣,《零号追杀》在故事设计上着实有些单薄。略显混乱的叙事逻辑,强塞一通的情感戏份,让这部影片剧情一整个稀碎不堪。除了几位敬业的演员之外,为数不多值得称道的只剩导演霍穗强擅长的B级片风格动作镜头设计。

总而言之,5.3的豆瓣评分,注定了《零号追杀》即便放在当下网络电影维度也只能是一部表现平庸之作。相比之下,同样在近期上线云影院的《东北警察故事2》虽没有如此强横的制作班底,但整体内容品质明显更胜一筹。

不过好在《零号追杀》还有头部主创阵容和制作力量打底,至少在当下市场已经够用。9天破千万的付费点播票房成绩,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在我们看来,反而是爱奇艺独家出品这一点,使得《零号追杀》变得有些特别。说到底,《零号追杀》是一部行业价值超过了作品自身价值的网络电影。

进击的平台

平台深度参与网络电影制作,在这几年早就不算什么新鲜事。

近年间,平台加强网络电影自制内容成了行业主流发展风向。除了爱奇艺之外,腾讯视频、优酷也一个都没落下。

腾讯视频自2020年以来在网络电影领域的布局力度有目共睹。相较于优酷、爱奇艺的院线电影、网络电影同步布局,腾讯视频则选择专注于网络电影赛道,自制项目则是其中重要组成。

如与周星驰合作的“西游”系列,刘德华担任监制的《无间道》系列,与工夫影业合作的自有IP《鬼吹灯》系列等,都是腾讯去年发布会上官宣的重点项目。

同时也有不少普通头部网络电影背后出现了腾讯视频的身影。像近两年口碑、票房双收的《东北告别天团》系列,高居今年网络电影分账年榜第三的《三线轮洄》,还有《四平警事》《别叫我酒神》等多个系列项目的背后出品方中都出现了腾讯视频相关公司。

相比之下,优酷近年来在网络电影领域投入减少,存在感也显得稀薄了些,但论平台参与网络电影出品,优酷也是一个老手。

早在2018年,优酷就作为第三出品方参与了5000万+分账项目《大蛇》的出品工作,此后优酷还频频作为出品方参与了林珍钊、项氏兄弟、李春啸等深度合作导演的网络电影项目。

而这一次的主角爱奇艺,自然更是网络电影自制领域高玩选手。

作为最早提出网络电影概念的长视频平台,爱奇艺各类试水都早早走在行业前端。最早一次尝试参与网络电影开发可能还要追溯到2016年底的《老九门》番外网络电影。2017年由爱奇艺联合慈文传媒出品的网络电影《哀乐女子天团》,还凭借6.6的豆瓣高分在当年获得了破圈级的效应。

随着网络电影行业更迭发展,近年来爱奇艺大力推动付费点播发行模式,在2021年创建云影院以来不仅带动了不少优质项目进入,还主动与宁浩、饶晓志、路阳等头部电影创作者达成合作关系。

去年6月,由路阳监制的《雪山飞狐之塞北宝藏》在爱奇艺云影院上线,并获得了6.2的不错豆瓣口碑。而由爱奇艺主出品的《东北恋哥》《东北恋哥2对你爱不完》系列网络电影,也均在云影院上线后取得了超2000万的票房成绩。

根据2023爱奇艺世界·大会发布的新片单,除了这次上线的《零号追杀》外,还有《斗破苍穹》《鲨滩》等爱奇艺参与出品影片也进入了云影院片单。

尽管内容布局方向、力度各异,但爱优腾在深入网络电影出品这方面的动作可谓一致。

是福是祸

不过相比于近几年各平台的种种动作,此次爱奇艺在《零号追杀》的独占出品还是有一定差异性的。简言之,参与度更深,主导性更强。

一方面,可以理解为爱奇艺对网络电影产业链布局的诉求,已经不满足于作为平台媒介或是片方的协作者去推动项目,而是更深入于内容上游,逐渐完成身份的转变。

这与爱奇艺在剧集、院线电影领域的动作与愿景是相似的。不过在转变身份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爱奇艺在网络电影自制领域还需要拿出更有说服力的项目——这种说服力不该只是在票房层面,还应该有品质口碑。这也是网络电影这几年来一直在努力追寻的发展方向。

而另一方面,透过爱奇艺此次担任《零号追杀》的出品方,我们也更直观地感受到了网络电影市场规模的萎缩。其实这种状况与院线电影出品公司洗牌逻辑一致,在传统民营公司纷纷沉寂之时,互联网电影公司与国营电影公司愈发坚挺,换到网络电影市场,这个被凸显的对象则变成了视频平台。

在大环境愈发寒冷的市场中,越来越多民营片方陷入进项目产出票房低、项目预算低、项目数量少的负面循环状态中。市场洗牌逐渐加剧,头部公司成为了在行业中活跃的少数群体。此时,为了更加有效地开拓市场空间,作为行业“裁判”的平台也不得不努力打破僵局,参与内容制作就是途径之一。

眼下,我们并不能预见这种发展方向究竟能否如爱奇艺所愿,提振民营公司的开发信心,为网络电影行业带来更好的前景。当平台的网络电影产业链遍布发行、播放、交易、乃至创作、制作环节,势必会导致承制方乃至更多普通片方公司的话语权下降。这同样可能会导致平台陷入到一种自娱自乐的状态中。

爱奇艺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个层面的问题,爱奇艺电影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自制电影在未来云影院中占比达10%-20%,大部分项目仍然来自社会化供给。而现实中,爱优腾的自制、合制网络电影项目供给也的确只占据了极少数占比。

但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在网络电影这个下行的大环境下,平台话语权上升其实是一种大势所趋。这并非是平台单方面的野心勃勃,反而更像是行业持续缩水所导致的不得已而为之。

像《零号追杀》这般的项目,自然会越来越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爱奇艺

4.2k
  • 内容+科技,影视创作有了“新质生产力”
  • 爱奇艺运营利润创新高,广告主开始用AI生成素材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平台自制网络电影靠谱吗?

这并非是平台单方面的野心勃勃,反而更像是行业持续缩水所导致的不得已而为之。

文|犀牛娱乐  小福

编辑|朴芳

最近爱奇艺云影院收获不小。

才送走一部千万级票房的《东北警察故事2》,又迎来一部新的千万级票房影片《零号追杀》。

这部由任达华主演的犯罪动作电影网络电影,在7月21日上线云影院以来累计票房已经超过1100万元。相较于其他同类项目,《零号追杀》的最大区别在于由爱奇艺担任了影片的唯一、也是实质的出品方角色,这在过往网络电影中并不常见。

“简易版”港片

作为金像奖影帝任达华首次担任监制的一部商业电影,《零号追杀》的噱头一点都不小。

集齐了任达华、安志杰、元华等几位观众熟悉的港片老面孔,加上那经典的布景风格和爽快的动作场面设计,乍眼一看,《零号追杀》就是部老港片氛围浓厚的作品。但这部影片也就仅此而已了。

剥开那层港式爽片的外衣,《零号追杀》在故事设计上着实有些单薄。略显混乱的叙事逻辑,强塞一通的情感戏份,让这部影片剧情一整个稀碎不堪。除了几位敬业的演员之外,为数不多值得称道的只剩导演霍穗强擅长的B级片风格动作镜头设计。

总而言之,5.3的豆瓣评分,注定了《零号追杀》即便放在当下网络电影维度也只能是一部表现平庸之作。相比之下,同样在近期上线云影院的《东北警察故事2》虽没有如此强横的制作班底,但整体内容品质明显更胜一筹。

不过好在《零号追杀》还有头部主创阵容和制作力量打底,至少在当下市场已经够用。9天破千万的付费点播票房成绩,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在我们看来,反而是爱奇艺独家出品这一点,使得《零号追杀》变得有些特别。说到底,《零号追杀》是一部行业价值超过了作品自身价值的网络电影。

进击的平台

平台深度参与网络电影制作,在这几年早就不算什么新鲜事。

近年间,平台加强网络电影自制内容成了行业主流发展风向。除了爱奇艺之外,腾讯视频、优酷也一个都没落下。

腾讯视频自2020年以来在网络电影领域的布局力度有目共睹。相较于优酷、爱奇艺的院线电影、网络电影同步布局,腾讯视频则选择专注于网络电影赛道,自制项目则是其中重要组成。

如与周星驰合作的“西游”系列,刘德华担任监制的《无间道》系列,与工夫影业合作的自有IP《鬼吹灯》系列等,都是腾讯去年发布会上官宣的重点项目。

同时也有不少普通头部网络电影背后出现了腾讯视频的身影。像近两年口碑、票房双收的《东北告别天团》系列,高居今年网络电影分账年榜第三的《三线轮洄》,还有《四平警事》《别叫我酒神》等多个系列项目的背后出品方中都出现了腾讯视频相关公司。

相比之下,优酷近年来在网络电影领域投入减少,存在感也显得稀薄了些,但论平台参与网络电影出品,优酷也是一个老手。

早在2018年,优酷就作为第三出品方参与了5000万+分账项目《大蛇》的出品工作,此后优酷还频频作为出品方参与了林珍钊、项氏兄弟、李春啸等深度合作导演的网络电影项目。

而这一次的主角爱奇艺,自然更是网络电影自制领域高玩选手。

作为最早提出网络电影概念的长视频平台,爱奇艺各类试水都早早走在行业前端。最早一次尝试参与网络电影开发可能还要追溯到2016年底的《老九门》番外网络电影。2017年由爱奇艺联合慈文传媒出品的网络电影《哀乐女子天团》,还凭借6.6的豆瓣高分在当年获得了破圈级的效应。

随着网络电影行业更迭发展,近年来爱奇艺大力推动付费点播发行模式,在2021年创建云影院以来不仅带动了不少优质项目进入,还主动与宁浩、饶晓志、路阳等头部电影创作者达成合作关系。

去年6月,由路阳监制的《雪山飞狐之塞北宝藏》在爱奇艺云影院上线,并获得了6.2的不错豆瓣口碑。而由爱奇艺主出品的《东北恋哥》《东北恋哥2对你爱不完》系列网络电影,也均在云影院上线后取得了超2000万的票房成绩。

根据2023爱奇艺世界·大会发布的新片单,除了这次上线的《零号追杀》外,还有《斗破苍穹》《鲨滩》等爱奇艺参与出品影片也进入了云影院片单。

尽管内容布局方向、力度各异,但爱优腾在深入网络电影出品这方面的动作可谓一致。

是福是祸

不过相比于近几年各平台的种种动作,此次爱奇艺在《零号追杀》的独占出品还是有一定差异性的。简言之,参与度更深,主导性更强。

一方面,可以理解为爱奇艺对网络电影产业链布局的诉求,已经不满足于作为平台媒介或是片方的协作者去推动项目,而是更深入于内容上游,逐渐完成身份的转变。

这与爱奇艺在剧集、院线电影领域的动作与愿景是相似的。不过在转变身份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爱奇艺在网络电影自制领域还需要拿出更有说服力的项目——这种说服力不该只是在票房层面,还应该有品质口碑。这也是网络电影这几年来一直在努力追寻的发展方向。

而另一方面,透过爱奇艺此次担任《零号追杀》的出品方,我们也更直观地感受到了网络电影市场规模的萎缩。其实这种状况与院线电影出品公司洗牌逻辑一致,在传统民营公司纷纷沉寂之时,互联网电影公司与国营电影公司愈发坚挺,换到网络电影市场,这个被凸显的对象则变成了视频平台。

在大环境愈发寒冷的市场中,越来越多民营片方陷入进项目产出票房低、项目预算低、项目数量少的负面循环状态中。市场洗牌逐渐加剧,头部公司成为了在行业中活跃的少数群体。此时,为了更加有效地开拓市场空间,作为行业“裁判”的平台也不得不努力打破僵局,参与内容制作就是途径之一。

眼下,我们并不能预见这种发展方向究竟能否如爱奇艺所愿,提振民营公司的开发信心,为网络电影行业带来更好的前景。当平台的网络电影产业链遍布发行、播放、交易、乃至创作、制作环节,势必会导致承制方乃至更多普通片方公司的话语权下降。这同样可能会导致平台陷入到一种自娱自乐的状态中。

爱奇艺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个层面的问题,爱奇艺电影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自制电影在未来云影院中占比达10%-20%,大部分项目仍然来自社会化供给。而现实中,爱优腾的自制、合制网络电影项目供给也的确只占据了极少数占比。

但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在网络电影这个下行的大环境下,平台话语权上升其实是一种大势所趋。这并非是平台单方面的野心勃勃,反而更像是行业持续缩水所导致的不得已而为之。

像《零号追杀》这般的项目,自然会越来越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