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东方“闯”文旅,好未来“重”AI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东方“闯”文旅,好未来“重”AI

教育巨头们的转型之路到底会走到什么程度,恐怕也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文|刘旷

一直以来,教育都是国家关注的重点,教育行业的任何风吹草动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外界的目光。虽然自前两年“双减”落地,在线教育行业的火热程度已经不似从前,但在线教育企业的转型却也还是进行得如火如荼,新东方、好未来等行业巨头的经营状况也依旧备受外界关注。

因此,当国内在线教育行业企业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密集“交作业”的时段,新东方和好未来也由于陆续发布了自己的业绩报告而再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只不过,随着一份份备受瞩目的业绩数据新鲜出炉我们不难发现,由于转型策略各不相同,新东方和好未来也就交出了两份截然不同的答卷。

业绩“背道而驰”

前不久,新东方和好未来分别公布了最新一季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5月31日,新东方2023财年第四季度实现营收8.606亿美元,同比上涨64.2%;实现净利润2896万美元,同比上涨115.3%,成功扭亏为盈。反观好未来,截至2023年5月31日,好未来2024财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2.75亿美元,同比增长22.9%;经营亏损为5777万美元,扩大了104%,经营亏损的扩大幅度几乎是营业收入增幅的近5倍。

其实从上述财报不难看出,在新东方已经逐渐扭亏为盈的时段,已经成立20年的好未来却“慢了一拍”,其亏损情况不仅未得到显著好转,亏损金额还在逐年扩大。而新东方和好未来之所以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业绩报告,则与其各项业务的表现不无关系。

新当方营收和利润双双增长主要得益于其教育新业务、东方甄选自营产品及直播电商业务的带动。新东方教育新业务取得了正面的开始,并带来了优于预期的利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5月31日,教育新业务下的非学科类辅导业务在约60个城市开展,本财季吸引了62.9万学生报名。东方甄选更是在业务及财务上表现突出,年内在增加产品种类及规模上取得了显著进步。

好未来营收稳健增长、亏损却进一步扩大,也与其新业务的进步与各项成本的增加不无关系。根据华泰证券预计,学而思学习机2024财年一季度的销量或接近十万台,营收贡献近5000万美元,有效推动了内容业务营收显著增长。另外,财报显示,2024财年第一季度好未来运营成本及费用共计3.4亿美元,较上一财年同期的2.6亿美元增长了超三成。

事实上,虽然新东方在高速增长,但其发展之路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轻松,纵观2023财年全年,新东方的营收规模则有所下滑,因此,新东方亟需寻找新的增长曲线,而一直在持续亏损的好未来自不必说,也需要开拓新的业务来助其彻底摆脱亏损泥潭。

新东方“押注”文旅业

新东方虽然转型成功,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流量日渐触顶,东方甄选的直播带货业务不可避免地遭遇了增长瓶颈,根据海通证券数据显示,2023年3月,东方甄选销售规模已从此前的5亿到7.5亿元下滑至2.5亿到5亿元;转化率也从3.56%下降到了3.29%;场均在线人数从2.6万下降到2.2万;场均观看人次从875万下降到822万。

东方甄选各项走势趋弱,新东方也不得不开辟新业务,而这次,新东方将目标放在了文旅上。据了解,目前,新东方文旅已在陕西、甘肃、浙江、新疆等地设立分公司,并发布多条旅游路线,售价3999-5999元不等。而新东方之所以选择押注老年文旅,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一来,老年文旅市场前景广阔,或可成为新东方新的增长点。近年来,老年旅游产业可以称得上是当下蓝海产业之一,根据全国老龄委调查显示,2016-2020年,中国老年人文旅消费年均增速达23%,2021年超7000亿元。老年人旅游人数已占到全国旅游总人数的20%以上。可以说,“有钱有闲”的老年群体俨然已经成为旅游消费的主力。而随着这一群体旅游需求的持续扩大,新东方主打老年文旅,其增长潜力自然不容小觑。

二来,新东方的知识讲解基因与老年文旅的需求具有天然的契合度,可以很好地助力其文旅业务的发展。近两年,老年客群的文旅消费已经不再满足于观光游,而是给出行赋予了社交、文化知识普及、健康休闲等多样化属性,这也正是教培出身的新东方所擅长的领域。新东方的老师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广播的知识储备,不仅可以将自身表达能力迁移到导游角色上,还可以比一般导游讲解得更加深入和生动,从而在行业中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

三来,“直播+文旅”的模式,不仅有利于新东方形成差异化优势,更能完善供应链,提高其直播带货的竞争力。在旅游行业中,直播和短视频与传统在线旅游平台的交易方式有着本质区别。而新东方曾经深入原产地,所挖掘的当地的文化和资源,以及其在电商平台所积攒的粉丝,都有助于其文旅事业的搭建,而且直播+文旅,农业/乡村振兴+直播,或是三者叠加的直播+农业+文旅能够形成业务互补,使其供应链变得更加完善。

好未来“加码”大模型

在“双减”后,新东方已经通过“东方甄选”直播带货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然而,新东方的直播之路虽然已经走通但却很难复制,因此,与并称“教培界两大巨头”的新东方不同,好未来将自己定位为智能学习解决方案提供商,并在“双减”后重新调整了业务重点:学习服务和其他服务、学习内容解决方案。然而,尽管新业务进展如火如荼,但好未来的业绩仍未彻底回暖。

好未来的业绩基本面在经过多番努力之下依旧十分令人堪忧,因此,好未来不得不另辟蹊径。而当AI这把战火烧到了教育领域之后,好未来也开始加码AI大模型。据了解,自今年春节起,好未来已开始进行自研大语言模型的研发,并推出基于大语言模型的人工智能课程。而之所以选择大模型,其中的原因也是不言而喻。

一是,大模型市场前景广阔,好未来积极拥抱新技术,有望打开新的增长空间。事实上,自“双减”后,好未来就一直在默默努力,从素质教育、科创等产品到直播带货,再到智能硬件进行着各种尝试,但效果均不是很乐观。今年以来,大模型及人工智能席卷了每一个行业,虽然与之前相比大模型有所降温,但在AIGC重塑教育的共识下,好未来积极投入到大模型中,也将有机会为其业务、业绩带来新的想象空间。

二是,AI大模型和教育行业的契合度较高,或可帮助好未来解决教育上存在的一些难题。如今,AI+教育已经成为大模型最为关键的应用场景之一,人工智能时代是人机协作的时代,更清晰地与AI交流,就能更有效地解决问题。根据好未来的说法,学而思希望通过MathGPT弥补和攻克大语言模型的三个问题:解对题目;解题步骤稳定、清晰;解题讲解有趣、个性化。而以大语言模型为代表的Al技术,或可以真正解决好未来个性化的自适应学习的难题。

三是,大模型及AIGC下的智能学习方案,有助于好未来摆脱同质化困局,形成差异化优势。随着“双减”的落地,教育公司转型的方向开始趋于一致,近两年的业务布局也变得越来越同质化。而生成式AI和大型语言模型会对教育产生影响,因此,对科技研发的大力投入和深度应用,也有助于好未来成长为一家名副其实的科技教育公司。大模型对大量教育数据的挖掘和分析,能为好未来提供更好的教育内容和体验甚至个性化学习,使其朝智能化、个性化、高效化的路径发展。

挑战“如影随形”

老年文旅和AI大模型是新东方和好未来寻找到的一条助力业绩增长的新路径,而在此之前,新东方和好未来也都已经在多个领域进行了布局,而无论是素质教育、科创产品、直播带货,无一不在充满机遇的同时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挑战,这也就意味着,新东方和好未来在文旅和大模型上想要做出成绩绝非易事。

​对新东方来说,文旅业务尚且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在资源投入和产品运营上都较为有限,因此,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弯道超车。众所周知,一个新业务从开发到成熟再到商业化成功落地,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而新东方押注这一业务尚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其产品和服务流程仍需要完善。更何况,旅游作为一个低频消费场景,能否和低客单价高频次消费的直播带货的商业逻辑相契合,也还需要得到进一步的验证。

对好未来而言,AI大模型的研发和创新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支撑,深陷亏损泥潭的好未来,想要凭借大模型翻身还有一定困难。AI大模型的烧钱程度毋庸置疑,其每次开发训练成本都不容小觑,已经下场玩家的投资规模均非小数目。然而,好未来自2020财年起就陷入亏损泥潭,因此,一旦加码AI大模型,好未来除了要考虑适配场景和技术水平之外,更需要着重注意其资金实力。

不仅如此,文旅和AI大模型赛道早已巨头林立,新东方和好未来还需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不管是美团、抖音、快手等互联网巨头,还是携程、同程、阿里等老玩家,都在加速布局文旅市场,试图通过强化文旅场景建设、内容建设和营销推广,来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另外,将大模型运用到产品上增加新卖点也是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玩家正在努力的方向,而新东方和好未来在开拓新的业务场景时所面临的压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目前来看,无论是新东方想要打好“直播+文旅”这张牌,进一步抢占传统旅游的市场份额,还是好未来想要做好AI大模型这产品,从AI大模型的万军丛中杀出一条血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尽管如此,新东方多次创业成功的经验,以及好未来多年积累的用户资源都是其不可忽视的优势,因此,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新业务也不会“一无所或”,只不过,最后到底会做到什么程度,恐怕也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好未来

2.9k
  • 利通电子(603629.SH):实际控制人邵树伟累计质押4200万股
  • 好未来加速追赶新东方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东方“闯”文旅,好未来“重”AI

教育巨头们的转型之路到底会走到什么程度,恐怕也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文|刘旷

一直以来,教育都是国家关注的重点,教育行业的任何风吹草动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外界的目光。虽然自前两年“双减”落地,在线教育行业的火热程度已经不似从前,但在线教育企业的转型却也还是进行得如火如荼,新东方、好未来等行业巨头的经营状况也依旧备受外界关注。

因此,当国内在线教育行业企业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密集“交作业”的时段,新东方和好未来也由于陆续发布了自己的业绩报告而再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只不过,随着一份份备受瞩目的业绩数据新鲜出炉我们不难发现,由于转型策略各不相同,新东方和好未来也就交出了两份截然不同的答卷。

业绩“背道而驰”

前不久,新东方和好未来分别公布了最新一季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5月31日,新东方2023财年第四季度实现营收8.606亿美元,同比上涨64.2%;实现净利润2896万美元,同比上涨115.3%,成功扭亏为盈。反观好未来,截至2023年5月31日,好未来2024财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2.75亿美元,同比增长22.9%;经营亏损为5777万美元,扩大了104%,经营亏损的扩大幅度几乎是营业收入增幅的近5倍。

其实从上述财报不难看出,在新东方已经逐渐扭亏为盈的时段,已经成立20年的好未来却“慢了一拍”,其亏损情况不仅未得到显著好转,亏损金额还在逐年扩大。而新东方和好未来之所以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业绩报告,则与其各项业务的表现不无关系。

新当方营收和利润双双增长主要得益于其教育新业务、东方甄选自营产品及直播电商业务的带动。新东方教育新业务取得了正面的开始,并带来了优于预期的利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5月31日,教育新业务下的非学科类辅导业务在约60个城市开展,本财季吸引了62.9万学生报名。东方甄选更是在业务及财务上表现突出,年内在增加产品种类及规模上取得了显著进步。

好未来营收稳健增长、亏损却进一步扩大,也与其新业务的进步与各项成本的增加不无关系。根据华泰证券预计,学而思学习机2024财年一季度的销量或接近十万台,营收贡献近5000万美元,有效推动了内容业务营收显著增长。另外,财报显示,2024财年第一季度好未来运营成本及费用共计3.4亿美元,较上一财年同期的2.6亿美元增长了超三成。

事实上,虽然新东方在高速增长,但其发展之路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轻松,纵观2023财年全年,新东方的营收规模则有所下滑,因此,新东方亟需寻找新的增长曲线,而一直在持续亏损的好未来自不必说,也需要开拓新的业务来助其彻底摆脱亏损泥潭。

新东方“押注”文旅业

新东方虽然转型成功,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流量日渐触顶,东方甄选的直播带货业务不可避免地遭遇了增长瓶颈,根据海通证券数据显示,2023年3月,东方甄选销售规模已从此前的5亿到7.5亿元下滑至2.5亿到5亿元;转化率也从3.56%下降到了3.29%;场均在线人数从2.6万下降到2.2万;场均观看人次从875万下降到822万。

东方甄选各项走势趋弱,新东方也不得不开辟新业务,而这次,新东方将目标放在了文旅上。据了解,目前,新东方文旅已在陕西、甘肃、浙江、新疆等地设立分公司,并发布多条旅游路线,售价3999-5999元不等。而新东方之所以选择押注老年文旅,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一来,老年文旅市场前景广阔,或可成为新东方新的增长点。近年来,老年旅游产业可以称得上是当下蓝海产业之一,根据全国老龄委调查显示,2016-2020年,中国老年人文旅消费年均增速达23%,2021年超7000亿元。老年人旅游人数已占到全国旅游总人数的20%以上。可以说,“有钱有闲”的老年群体俨然已经成为旅游消费的主力。而随着这一群体旅游需求的持续扩大,新东方主打老年文旅,其增长潜力自然不容小觑。

二来,新东方的知识讲解基因与老年文旅的需求具有天然的契合度,可以很好地助力其文旅业务的发展。近两年,老年客群的文旅消费已经不再满足于观光游,而是给出行赋予了社交、文化知识普及、健康休闲等多样化属性,这也正是教培出身的新东方所擅长的领域。新东方的老师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广播的知识储备,不仅可以将自身表达能力迁移到导游角色上,还可以比一般导游讲解得更加深入和生动,从而在行业中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

三来,“直播+文旅”的模式,不仅有利于新东方形成差异化优势,更能完善供应链,提高其直播带货的竞争力。在旅游行业中,直播和短视频与传统在线旅游平台的交易方式有着本质区别。而新东方曾经深入原产地,所挖掘的当地的文化和资源,以及其在电商平台所积攒的粉丝,都有助于其文旅事业的搭建,而且直播+文旅,农业/乡村振兴+直播,或是三者叠加的直播+农业+文旅能够形成业务互补,使其供应链变得更加完善。

好未来“加码”大模型

在“双减”后,新东方已经通过“东方甄选”直播带货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然而,新东方的直播之路虽然已经走通但却很难复制,因此,与并称“教培界两大巨头”的新东方不同,好未来将自己定位为智能学习解决方案提供商,并在“双减”后重新调整了业务重点:学习服务和其他服务、学习内容解决方案。然而,尽管新业务进展如火如荼,但好未来的业绩仍未彻底回暖。

好未来的业绩基本面在经过多番努力之下依旧十分令人堪忧,因此,好未来不得不另辟蹊径。而当AI这把战火烧到了教育领域之后,好未来也开始加码AI大模型。据了解,自今年春节起,好未来已开始进行自研大语言模型的研发,并推出基于大语言模型的人工智能课程。而之所以选择大模型,其中的原因也是不言而喻。

一是,大模型市场前景广阔,好未来积极拥抱新技术,有望打开新的增长空间。事实上,自“双减”后,好未来就一直在默默努力,从素质教育、科创等产品到直播带货,再到智能硬件进行着各种尝试,但效果均不是很乐观。今年以来,大模型及人工智能席卷了每一个行业,虽然与之前相比大模型有所降温,但在AIGC重塑教育的共识下,好未来积极投入到大模型中,也将有机会为其业务、业绩带来新的想象空间。

二是,AI大模型和教育行业的契合度较高,或可帮助好未来解决教育上存在的一些难题。如今,AI+教育已经成为大模型最为关键的应用场景之一,人工智能时代是人机协作的时代,更清晰地与AI交流,就能更有效地解决问题。根据好未来的说法,学而思希望通过MathGPT弥补和攻克大语言模型的三个问题:解对题目;解题步骤稳定、清晰;解题讲解有趣、个性化。而以大语言模型为代表的Al技术,或可以真正解决好未来个性化的自适应学习的难题。

三是,大模型及AIGC下的智能学习方案,有助于好未来摆脱同质化困局,形成差异化优势。随着“双减”的落地,教育公司转型的方向开始趋于一致,近两年的业务布局也变得越来越同质化。而生成式AI和大型语言模型会对教育产生影响,因此,对科技研发的大力投入和深度应用,也有助于好未来成长为一家名副其实的科技教育公司。大模型对大量教育数据的挖掘和分析,能为好未来提供更好的教育内容和体验甚至个性化学习,使其朝智能化、个性化、高效化的路径发展。

挑战“如影随形”

老年文旅和AI大模型是新东方和好未来寻找到的一条助力业绩增长的新路径,而在此之前,新东方和好未来也都已经在多个领域进行了布局,而无论是素质教育、科创产品、直播带货,无一不在充满机遇的同时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挑战,这也就意味着,新东方和好未来在文旅和大模型上想要做出成绩绝非易事。

​对新东方来说,文旅业务尚且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在资源投入和产品运营上都较为有限,因此,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弯道超车。众所周知,一个新业务从开发到成熟再到商业化成功落地,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而新东方押注这一业务尚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其产品和服务流程仍需要完善。更何况,旅游作为一个低频消费场景,能否和低客单价高频次消费的直播带货的商业逻辑相契合,也还需要得到进一步的验证。

对好未来而言,AI大模型的研发和创新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支撑,深陷亏损泥潭的好未来,想要凭借大模型翻身还有一定困难。AI大模型的烧钱程度毋庸置疑,其每次开发训练成本都不容小觑,已经下场玩家的投资规模均非小数目。然而,好未来自2020财年起就陷入亏损泥潭,因此,一旦加码AI大模型,好未来除了要考虑适配场景和技术水平之外,更需要着重注意其资金实力。

不仅如此,文旅和AI大模型赛道早已巨头林立,新东方和好未来还需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不管是美团、抖音、快手等互联网巨头,还是携程、同程、阿里等老玩家,都在加速布局文旅市场,试图通过强化文旅场景建设、内容建设和营销推广,来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另外,将大模型运用到产品上增加新卖点也是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玩家正在努力的方向,而新东方和好未来在开拓新的业务场景时所面临的压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目前来看,无论是新东方想要打好“直播+文旅”这张牌,进一步抢占传统旅游的市场份额,还是好未来想要做好AI大模型这产品,从AI大模型的万军丛中杀出一条血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尽管如此,新东方多次创业成功的经验,以及好未来多年积累的用户资源都是其不可忽视的优势,因此,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新业务也不会“一无所或”,只不过,最后到底会做到什么程度,恐怕也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