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封神》破14亿,北京文化想翻身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封神》破14亿,北京文化想翻身

深陷泥潭的北京文化。

图片来源:电影封神第一部官方微博

文|锌财经 孙鹏越

编辑|大风

备受争议的暑期档电影《封神第一部》,截止今日已经票房突破14亿,升至内地影史总榜第60名,位列今年年度票房榜第7名。猫眼预测,《封神第一部》票房为24亿元。

资料显示,《封神第一部》是系列电影“封神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由费翔、李雪健、黄渤、陈坤、袁泉、夏雨、于适、陈牧驰等明星联袂出演。由乌尔善导演,A股上市公司北京文化出品、制作、发行。

这款电影筹备近十年,从2018年开始拍摄,直至2023年方才上映,其中坎坷一度让导演乌尔善很是绝望,甚至声称如果《封神第一部》扑街,那么他将用10年来还债。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封神》三部曲投资超30亿,想要回本总票房需要高达90亿。

目前来说,如果《封神第一部》完成24亿元的票房预期,那么将给三部曲开了个好头。按照往期系列电影的票房逻辑计算,只要能保持住电影质量,那么第二部第三部票房往往有30%以上提升。况且,日后还有海外发行、互联网版权、IP收入等其他利润。

这让导演乌尔善大松一口,也让电影背后的制作和发行公司北京文化,放下了提着的心。

从外行到娱乐圈老炮

说起北京文化,许多对电影产业不了解的,自然会一片茫然,但提起《战狼2》《我不是药神》《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这些鼎鼎大名的电影,许多人立马便知晓。

而这些位列中国影史票房TOP5的影片,背后均有北京文化的影子。

北京文化虽然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隐隐成为幕后大佬之一,但北京文化并不是“科班出身”,甚至在公司最初时,只是一家旅游公司。

1997年,北京文化的前身“京西旅游”成立,主要业务是负责北京房山区潭柘寺、戒台寺风景区的经营管理权。靠着收取寺庙门票香火钱,收入年利润稳定在3000万左右。

2013年,北京文化在“寺庙承包改革”的背景下,被迫放弃旅游业,强势进军影视文化产业,连续一掷千金,1.5亿收购收购摩天轮文化传媒、13.5亿元收购世纪伙伴、7.5亿收购浙江星河。

北京文化对娱乐圈的“江湖规矩”颇为熟络,它重金收购的娱乐公司只是为了其背后的创始人人。摩天轮文化传媒的创始人是曾经万达影视总经理宋歌,后任命其为北京文化董事长;世纪伙伴的创始人是娄晓曦,资深电视剧出品人;浙江星河的创始人更是有“中国第一经纪人”之称的王京花。

后来又邀请前浙江卫视总监、一手打造出《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等多档重量现象级节目的负责人夏陈安,来担任北京文化总裁。

有了一帮对中国娱乐圈知根知底的“老炮儿”,北京文化正式打通了电影、电视剧、综艺、艺人经纪全链路。

在“老炮们”的帮助下,北京文化在2014年正式起飞,连续押中《同桌的你》和《心花路放》两部电影。其中,《同桌的你》票房4亿,《心花路放》票房11.69亿,并一举拿下2014华语片票房冠军。

2016年,是北京文化的巅峰一年。北京文化押中《战狼2》,票房高达56.94亿,再加上投资的综艺《跨界歌王》和《极限挑战2》爆火。在这一年,北京文化净利润达5.2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361%。

仅仅3年时间,跨界而来的北京文化,正式成为娱乐圈幕后大佬之一。

爆款制造机威名不再

随后的几年里,北京文化先后押中《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你好,李焕英》多款爆款电影,在2018年巅峰时期涨幅近56%,三次涨停,市值暴增超40亿元。

北京文化开始以“爆款制造机”的名头,迅速响彻娱乐圈。

但好景不长,北京文化迅速开始了内斗,曾经招揽而来的“老炮们”开始剑拔弩张。

2020年4月,曾在北京文化担任副董事长的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举报公司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多项罪名。

当晚,北京文化发布声明称,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娄晓曦散布不实言论,诋毁污蔑公司。

但随后都被娄晓曦一一否决。

娄晓曦和宋歌开始唇枪舌剑,在公众面前直接撕开北京文化长满虱子的皇帝新衣。而他们两人,都是北京文化转型娱乐圈之时,收购而来的摩天轮文化传媒和世纪伙伴。

北京文化也被证监会盯上,介入对北京文化立案调查。在2021年1月,证监会确定北京文化涉嫌财报披露不准,予以警示,将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

最终北京文化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及董事会秘书,也就是宋歌、江洋、贾园波辞职,但宋歌仍然担任北京文化董事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21年,“郑爽事件”发生,北京文化涉及郑爽出演电视剧《倩女幽魂》时的“阴阳合同”,直接导致北京文化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证监会再次介入调查取证。

2021年11月,证监会向北京文化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市场禁入决定书》。

不断被负面丑闻缠身,北京文化的净利润开始出现逐年下滑。在2019-2022年的三年内,北京文化累计亏损超过32亿元。

北京文化将亏损原因归结为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星河文化业绩下滑,计提资产减值所致。

合作伙伴反目成仇

在巅峰时期,北京文化笼络了一批优秀导演,其中包括《我不是药神》导演宁浩、《流浪地球》导演郭帆、《铁道飞虎》导演丁晟等。并积极参与其他热门电影的制作和发行,和吴京创建的北京登峰国际文化有深厚合作。

但在2022年7月,北京文化却遭受了不少曾经的合作伙伴起诉。据了解,吴京的登峰国际、陈思诚的壹同传奇、嘉影上行、西虹市影视文化共计4家公司,以追索1.57亿元分成为由正式起诉北京文化。

丑闻缠身、多年亏损、被其它公司追债……曾经的爆款制造机,如今却颇有些“穷途末路”,于是,《封神三部曲》成为了北京文化的一棵“救命稻草”。

但这个救命稻草也不是很稳固,因为现金流窘迫,北京文化被迫在2021年4月与与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电影投资份额转让协议》,转让《封神三部曲》三部影片各25%份额,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

至于在《封神三部曲》还剩下多少的份额,北京文化一直隐晦不说,让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

除了现金流不足之外,北京文化负债也同样高昂。据南方周末报道,2023年1月底,为了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北京文化向浙商银行申请不超过人民币2.7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根据公司2023年一季度财报,北京文化负债率达56.22%。

幸运的是,《封神第一部》的票房和口碑都在水准线之上,又是作为系列电影中的第一部,后续两部的利润空间较大。

再加上导演乌尔善表示《封神三部曲》均已拍摄完成,剩下两部只等后期,这对资金窘迫的北京文化来说无疑是个好事。

打开口碑的《封神三部曲》,相信很快就会被北京文化运作在春节档上映。作为经验丰富的“春节档玩家”,北京文化还能打出的牌还有很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北京文化

1.9k
  • 北京文化(000802.SZ):2024年前一季度净亏损1370万元,亏损同比增加16.50%
  • 北京文化:《封神第二部》目前正在后期制作中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封神》破14亿,北京文化想翻身

深陷泥潭的北京文化。

图片来源:电影封神第一部官方微博

文|锌财经 孙鹏越

编辑|大风

备受争议的暑期档电影《封神第一部》,截止今日已经票房突破14亿,升至内地影史总榜第60名,位列今年年度票房榜第7名。猫眼预测,《封神第一部》票房为24亿元。

资料显示,《封神第一部》是系列电影“封神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由费翔、李雪健、黄渤、陈坤、袁泉、夏雨、于适、陈牧驰等明星联袂出演。由乌尔善导演,A股上市公司北京文化出品、制作、发行。

这款电影筹备近十年,从2018年开始拍摄,直至2023年方才上映,其中坎坷一度让导演乌尔善很是绝望,甚至声称如果《封神第一部》扑街,那么他将用10年来还债。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封神》三部曲投资超30亿,想要回本总票房需要高达90亿。

目前来说,如果《封神第一部》完成24亿元的票房预期,那么将给三部曲开了个好头。按照往期系列电影的票房逻辑计算,只要能保持住电影质量,那么第二部第三部票房往往有30%以上提升。况且,日后还有海外发行、互联网版权、IP收入等其他利润。

这让导演乌尔善大松一口,也让电影背后的制作和发行公司北京文化,放下了提着的心。

从外行到娱乐圈老炮

说起北京文化,许多对电影产业不了解的,自然会一片茫然,但提起《战狼2》《我不是药神》《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这些鼎鼎大名的电影,许多人立马便知晓。

而这些位列中国影史票房TOP5的影片,背后均有北京文化的影子。

北京文化虽然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隐隐成为幕后大佬之一,但北京文化并不是“科班出身”,甚至在公司最初时,只是一家旅游公司。

1997年,北京文化的前身“京西旅游”成立,主要业务是负责北京房山区潭柘寺、戒台寺风景区的经营管理权。靠着收取寺庙门票香火钱,收入年利润稳定在3000万左右。

2013年,北京文化在“寺庙承包改革”的背景下,被迫放弃旅游业,强势进军影视文化产业,连续一掷千金,1.5亿收购收购摩天轮文化传媒、13.5亿元收购世纪伙伴、7.5亿收购浙江星河。

北京文化对娱乐圈的“江湖规矩”颇为熟络,它重金收购的娱乐公司只是为了其背后的创始人人。摩天轮文化传媒的创始人是曾经万达影视总经理宋歌,后任命其为北京文化董事长;世纪伙伴的创始人是娄晓曦,资深电视剧出品人;浙江星河的创始人更是有“中国第一经纪人”之称的王京花。

后来又邀请前浙江卫视总监、一手打造出《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等多档重量现象级节目的负责人夏陈安,来担任北京文化总裁。

有了一帮对中国娱乐圈知根知底的“老炮儿”,北京文化正式打通了电影、电视剧、综艺、艺人经纪全链路。

在“老炮们”的帮助下,北京文化在2014年正式起飞,连续押中《同桌的你》和《心花路放》两部电影。其中,《同桌的你》票房4亿,《心花路放》票房11.69亿,并一举拿下2014华语片票房冠军。

2016年,是北京文化的巅峰一年。北京文化押中《战狼2》,票房高达56.94亿,再加上投资的综艺《跨界歌王》和《极限挑战2》爆火。在这一年,北京文化净利润达5.2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361%。

仅仅3年时间,跨界而来的北京文化,正式成为娱乐圈幕后大佬之一。

爆款制造机威名不再

随后的几年里,北京文化先后押中《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你好,李焕英》多款爆款电影,在2018年巅峰时期涨幅近56%,三次涨停,市值暴增超40亿元。

北京文化开始以“爆款制造机”的名头,迅速响彻娱乐圈。

但好景不长,北京文化迅速开始了内斗,曾经招揽而来的“老炮们”开始剑拔弩张。

2020年4月,曾在北京文化担任副董事长的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举报公司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多项罪名。

当晚,北京文化发布声明称,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娄晓曦散布不实言论,诋毁污蔑公司。

但随后都被娄晓曦一一否决。

娄晓曦和宋歌开始唇枪舌剑,在公众面前直接撕开北京文化长满虱子的皇帝新衣。而他们两人,都是北京文化转型娱乐圈之时,收购而来的摩天轮文化传媒和世纪伙伴。

北京文化也被证监会盯上,介入对北京文化立案调查。在2021年1月,证监会确定北京文化涉嫌财报披露不准,予以警示,将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

最终北京文化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及董事会秘书,也就是宋歌、江洋、贾园波辞职,但宋歌仍然担任北京文化董事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21年,“郑爽事件”发生,北京文化涉及郑爽出演电视剧《倩女幽魂》时的“阴阳合同”,直接导致北京文化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证监会再次介入调查取证。

2021年11月,证监会向北京文化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市场禁入决定书》。

不断被负面丑闻缠身,北京文化的净利润开始出现逐年下滑。在2019-2022年的三年内,北京文化累计亏损超过32亿元。

北京文化将亏损原因归结为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星河文化业绩下滑,计提资产减值所致。

合作伙伴反目成仇

在巅峰时期,北京文化笼络了一批优秀导演,其中包括《我不是药神》导演宁浩、《流浪地球》导演郭帆、《铁道飞虎》导演丁晟等。并积极参与其他热门电影的制作和发行,和吴京创建的北京登峰国际文化有深厚合作。

但在2022年7月,北京文化却遭受了不少曾经的合作伙伴起诉。据了解,吴京的登峰国际、陈思诚的壹同传奇、嘉影上行、西虹市影视文化共计4家公司,以追索1.57亿元分成为由正式起诉北京文化。

丑闻缠身、多年亏损、被其它公司追债……曾经的爆款制造机,如今却颇有些“穷途末路”,于是,《封神三部曲》成为了北京文化的一棵“救命稻草”。

但这个救命稻草也不是很稳固,因为现金流窘迫,北京文化被迫在2021年4月与与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电影投资份额转让协议》,转让《封神三部曲》三部影片各25%份额,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

至于在《封神三部曲》还剩下多少的份额,北京文化一直隐晦不说,让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

除了现金流不足之外,北京文化负债也同样高昂。据南方周末报道,2023年1月底,为了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北京文化向浙商银行申请不超过人民币2.7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根据公司2023年一季度财报,北京文化负债率达56.22%。

幸运的是,《封神第一部》的票房和口碑都在水准线之上,又是作为系列电影中的第一部,后续两部的利润空间较大。

再加上导演乌尔善表示《封神三部曲》均已拍摄完成,剩下两部只等后期,这对资金窘迫的北京文化来说无疑是个好事。

打开口碑的《封神三部曲》,相信很快就会被北京文化运作在春节档上映。作为经验丰富的“春节档玩家”,北京文化还能打出的牌还有很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