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湖北富豪突遭立案调查,千亿“当代系”走下神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湖北富豪突遭立案调查,千亿“当代系”走下神坛?

人福医药会否能成为当代集团的救命稻草?

图片来源:Unsplash-Raphael Koh

文 | 野马财经 武丽娟 梁春富

编辑丨高岩

大步扩张的当代集团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背后大佬又突遭立案。

8月7日晚间,人福医药(600079.SH)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实际控制人艾路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称,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目前均正常履职,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的日常运营造成重大影响。

艾路明是曾经湖北最大民营资本集团当代集团的掌门。当代集团前身是当代生化技术研究所,由艾路明与6位武大校友一起创立,迄今已35年,业务版图从医药扩张至金融、房地产、文旅、教育等领域,截至2020年资产规模超1000亿元。

过去10年,当代集团曾控制过的境内外上市公司包括人福医药、三特索道(002159.SZ)、*ST明诚(600136.SH)。

同日,三特索道也公告称,公司及原实际控制人艾路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和艾路明立案。对于被立案原因,三特索道称,具体不清楚,需要等调查结果。

人福医药是麻醉行业龙头,成立于1993年,1997年在上交所上市,控股股东为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当代科技”)。2020年下半年,公司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是当代集团的优质资产。当代科技则是武汉当代集团的控股股东。

当代集团早年以外延并购闻名于资本市场,但用杠杆撬动的激进扩张,为当代集团种下了恶果。债务风险之外,当代还有数十亿规模的理财产品逾期兑付,遭投资者四处追讨。

8月以来,A股医药板块受反腐消息波及,整体低迷,艾路明这个节点被立案颇为敏感。不过一系列不利因素在二级市场似乎已被消化。截至8月8日,随着整个医药板块的反弹,人福医药股价微涨3.41%,收报22.43元/股,总市值366亿元。

被誉为“隐形富豪”的艾路明,在2022年3月以65岁高龄重新回到当代集团董事长的职位上,试图挽救自己一手创立的千亿资本集团,如今面临被立案调查,不知这位老企业家还能否重振当代集团。

掌门人被立案调查波及3家上市公司

在人福医药、三特索道两家公司之前,*ST明诚于7月26日宣布,上市公司被证监会决定立案,案由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ST明诚此前的实际控制人同样为艾路明。今年2月,三特索道控股股东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4.98%股份,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高科集团。权益变动完成后,高科集团将成为三特索道控股股东,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三家上市公司均表示,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同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番被立案调查之前,“当代系”旗下公司均碰到了麻烦事,艾路明也牵涉其中。

2022年8月,深交所对三特索道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2019年1月起,三特索道控股股东关联方当代科技多次要求三特索道及全资子公司海南三特索道有限公司向其指定的第三方提供借款。三特索道出借的资金最终流向当代科技,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金额约42.02亿元,日最高占用余额约5.05亿元。这些占用资金已于2022年4月24日归还。

今年2月份,因当代科技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当代科技大额违规减持股份、定期报告财务数据披露不准确等问题,上交所公开谴责人福医药、当代科技、艾路明,且公告艾路明3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事实上,当代科技的股份已经被多次被司法标记及轮候冻结。公告显示,截至2023年7月10日,当代科技持有人福医药4.4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35%,其中已质押的3.87亿股已被司法标记及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86.6%,剩余未质押的5982.96万股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13.4%。

当代集团从创业资金2000元发展到资产超千亿,也曾成为一段商业传奇。昔日的明星企业,“当代系”千亿帝国何以债务缠身?

千亿“当代系”负债639亿

风起于青萍之末。当代集团的债务危机早有迹象。

得益于资本市场的积累,艾路明的当代集团走上外延并购之路。在金融领域,当代集团设立一家民营AMC天乾资产,战略入股华泰保险、天风证券和武汉众邦银行。

2015年是“当代系”最巅峰时刻,完成了三特索道(002159.SZ)和当代明诚(现为“ST明城”)的收购,在资本市场形成了医药、旅游和文体“三驾马车”的布局,医药领域的人福医药是其核心资产,旅游和文体则是扩张领域。

2010年、2015年,当代集团先后收购了三特索道和当代明诚两家上市公司,涉足旅游、体育。“当代系”也由此活跃于资本市场。

2016年4 月,当代集团又收购了欧洲体育经纪公司MBS,紧接着买下中超球队重庆力帆俱乐部。2017年,当代明诚又买断五年西甲中国区版权,以及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和巴黎圣日耳曼中国地区两项赞助的独家代理权,还在推进对新英体育的收购。

到2020年9月30日,当代集团资产总额超过1000亿元,其业务横跨金融、地产、文化、体育、旅游等领域,一度坐拥数百家公司,三家上市公司。千亿“当代系”规模已成。

盲目且激进的扩张,最终要付出代价。用杠杆撬动的激进扩张,也让当代集团背上了巨额债务。

2019年前后,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人福医药2018年第三季报显示,当时企业商誉减值近66.55亿元,占其净资产的38.71%。商誉“泄洪”后,人福医药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23.58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人福医药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59.64%,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而当代明诚自2015年并入“当代系”后,先后收购传媒、体育板块公司,但2015年至2017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均为负数,在2017年达到了-8.27亿元。随后,当代明诚自2019年开始净利润持续亏损。2022年净利润亏损52.9亿元,而2020年已经亏损超20亿元。

来源:Wind

三特索道则在2019年净利润大幅下滑83.24%,从约1.42亿元缩水至2300多万元,在2020年勉强维持同等利润水平后,最终在2021年掉入亏损大军,净利润亏损约1.78亿元。2022年三特索道实现营业收入2.56亿元,同比下降41.05%;实现净利润-7701.34万元,扣非净利润-1.65亿元。

来源:Wind

截至2021年9月底,当代集团总资产963.23亿元,负债总计639.47亿元,资产负债率66.39%,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在多年的激进并购下,当代集团长短期借款规模增长迅猛,短期借款由2012年全年的16.88亿元增长至2022年三季度的90.74亿元,翻了不止5倍。

当代集团每年的偿债压力也非常大。债券方面,根据九州证券出具的报告,2022年全年内到期的境内债券余额为40.74亿元。此外,今年还有超过16亿元的银行借款到期。

债务压顶,叠加近几年疫情,更让押注了旅游、体育、地产行业的当代集团难捱,公司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困难时刻。2020年开始,旅游公司三特索道已多次变卖资产以自救;当代集团地产资产主体武汉当代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计13.5亿元股权遭冻结。

2022年4月,当代集团债券“19汉当科 MTN 001”发生实质性违约,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后,一连串的债券、票据违约接踵而来。

多起违约发生同时,“当代系”多家企业的主体信用评级,先后被联合资信、大公国际等评级机构下调,其中当代集团的主体评级由A下调为C。

倾巢之下,当代集团的流动性危机也逐渐波及旗下几家上市公司。去年,因违规占用三特索道42亿元,当代集团、艾路明等5人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

除了三特索道,当代集团还占用了人福医药的巨额资金。去年6月9日,人福医药公告披露,2019年至2022年4月,控股股东当代集团通过第三方企业采取期初借款、期末偿还的方式,累计占用资金发生额约60亿元资金。

目前,当代集团已向人福医药和三特索道归还了全部占用资金以及占用期间利息。

另外,两家上市公司均公告披露,目前当代集团累计质押公司股权超8成,且有相当一部分已被司法冻结、强制平仓。如当代集团对三特索道和人福医药的减持便是被强制平仓。去年3月29日,当代集团在中信证券信用担保账户所持的部分三特索道股份被强制平仓,被动减持8.13万股,占三特索道总股本的0.05%。同一天,当代集团通过中信证券所持的人福医药105.86万股,同样发生被动减持。

这也意味着,当代集团利用上市公司股权融资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

2000元创业到缔造千亿帝国“湖北富豪”还能否翻盘?

1988年,艾路明和6位武大校友——周汉生、张晓东、张小东、潘瑞军、贺锐、陈华一起组成了“七人帮”,凭借2000元,成立了当代生化技术研究所,主业为提取尿激酶出口日本,这被外界视为艾路明及其当代集团发迹的起点。

1993年,艾路明和中国人福新技术开发中心等共同成立武汉当代高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武汉当代高科技成功在A股上市,并更名为人福医药( 600079.SH),这是目前当代集团最为核心的资产。

艾路明年轻时热爱冒险,曾两次横渡长江:在武汉大学求学时,用17天时间,从武汉游到长江的入海口;读研究生时,又坐着皮划艇,从长江正源沱沱河漂流到武汉。或是出于对体育的热爱和天生的冒险精神,他在投资领域同样激进。

上市之后,人福医药开始大步扩张,相继收购了麻醉神经领域的Epic公司、安全套生产企业Ansell公司,逐步成长为国内麻醉龙头企业。公司股价也从1997年的0.63元/股低点,一路摸高至2020年8月的39元/股,足足翻了61倍,市值一度超400亿元。

去年,艾路明复出的第14天,当代集团就收到法院的一纸“被执行令”,执行金额超2亿元。

不过艾路明重新掌舵后,“当代系”已经开始逐步处置资产,重新聚焦有优势的主业。

2023年一季度,人福医药实现营收62.26亿元,同比增20.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5亿元,同比降27.24%。

三特索道自2018年制定资产梳理战略并持续实施,通过处置亏损子公司,合计回笼资金约8.51亿元,获得投资收益3.7亿元。2022年,三特索道主要亏损项目减至崇阳项目、克旗项目和南漳春秋寨三个,合计亏损4319.8万元。

三特索道表示,自2022年12月后,公司外部经营环境已经得到大幅改善,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2023年以来,旅游业的复苏回暖速度表现突出,三特索道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1.6亿元,同比增长173.09%,较2019年同期增长47.15%;净利润2871.78万元,较2022年同期增长231.03%,为历史同期最好业绩。

但是,尽管大佬艾路明重新“坐镇”,试图挽救公司于水火之中,然而,激进扩张带来的恶果,并非朝夕间可以散去。

2023年6月12日,人福医药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当代科技告知函,从6月8日起,当代科技持有的人福医药150万股被法院轮候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33%。

目前,当代科技持有人福医药27.35%,按照最新市值算,市场价值逾100亿元。

而最近一年,当代科技因债务问题涉及的诉讼及仲裁共169起,标的金额合计约278.64亿元。

8月3日,当代集团发布公告称,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结果以及相关公开信息,武汉当代集团近期存在被执行记录。执行法院为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当代科技资产5.75亿元,立案日期为2023年7月19日。

当代集团称,2023年因面临重大不确定性事项,当代科技出现流动性风险,部分债务到期未清偿,上述事项或将影响到武汉当代集团的流动性情况。公司拟通过资产出售、获取政府支持、再融资和引入战略投资者等方式应对流动性压力。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当代系”资不抵债,而且也缺乏足够的偿债手段,因此上市公司的股权最终大概率会被进行司法拍卖,导致控制权转移,也可能会出现控股权被拆分拍卖,出现短时间无法确认实际控制人的情况。

从横跨金融、文体、医药等多领域的千亿集团,再到如今负债累累。你认为“当代系”还能翻盘吗?仅剩的上市公司人福医药会否成为当代集团的救命稻草?留言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人福医药

2.5k
  • 人福医药(600079.SH)控股股东当代科技违规减持,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
  • 人福医药(600079.SH):控股股东当代科技所持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三特索道

  • 三特索道(002159.SZ):2023年全年净利润为1.28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 三特索道:千岛湖牧心谷项目计划于今年开工建设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湖北富豪突遭立案调查,千亿“当代系”走下神坛?

人福医药会否能成为当代集团的救命稻草?

图片来源:Unsplash-Raphael Koh

文 | 野马财经 武丽娟 梁春富

编辑丨高岩

大步扩张的当代集团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背后大佬又突遭立案。

8月7日晚间,人福医药(600079.SH)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实际控制人艾路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称,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目前均正常履职,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的日常运营造成重大影响。

艾路明是曾经湖北最大民营资本集团当代集团的掌门。当代集团前身是当代生化技术研究所,由艾路明与6位武大校友一起创立,迄今已35年,业务版图从医药扩张至金融、房地产、文旅、教育等领域,截至2020年资产规模超1000亿元。

过去10年,当代集团曾控制过的境内外上市公司包括人福医药、三特索道(002159.SZ)、*ST明诚(600136.SH)。

同日,三特索道也公告称,公司及原实际控制人艾路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和艾路明立案。对于被立案原因,三特索道称,具体不清楚,需要等调查结果。

人福医药是麻醉行业龙头,成立于1993年,1997年在上交所上市,控股股东为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当代科技”)。2020年下半年,公司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是当代集团的优质资产。当代科技则是武汉当代集团的控股股东。

当代集团早年以外延并购闻名于资本市场,但用杠杆撬动的激进扩张,为当代集团种下了恶果。债务风险之外,当代还有数十亿规模的理财产品逾期兑付,遭投资者四处追讨。

8月以来,A股医药板块受反腐消息波及,整体低迷,艾路明这个节点被立案颇为敏感。不过一系列不利因素在二级市场似乎已被消化。截至8月8日,随着整个医药板块的反弹,人福医药股价微涨3.41%,收报22.43元/股,总市值366亿元。

被誉为“隐形富豪”的艾路明,在2022年3月以65岁高龄重新回到当代集团董事长的职位上,试图挽救自己一手创立的千亿资本集团,如今面临被立案调查,不知这位老企业家还能否重振当代集团。

掌门人被立案调查波及3家上市公司

在人福医药、三特索道两家公司之前,*ST明诚于7月26日宣布,上市公司被证监会决定立案,案由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ST明诚此前的实际控制人同样为艾路明。今年2月,三特索道控股股东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4.98%股份,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高科集团。权益变动完成后,高科集团将成为三特索道控股股东,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三家上市公司均表示,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同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番被立案调查之前,“当代系”旗下公司均碰到了麻烦事,艾路明也牵涉其中。

2022年8月,深交所对三特索道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2019年1月起,三特索道控股股东关联方当代科技多次要求三特索道及全资子公司海南三特索道有限公司向其指定的第三方提供借款。三特索道出借的资金最终流向当代科技,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金额约42.02亿元,日最高占用余额约5.05亿元。这些占用资金已于2022年4月24日归还。

今年2月份,因当代科技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当代科技大额违规减持股份、定期报告财务数据披露不准确等问题,上交所公开谴责人福医药、当代科技、艾路明,且公告艾路明3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事实上,当代科技的股份已经被多次被司法标记及轮候冻结。公告显示,截至2023年7月10日,当代科技持有人福医药4.4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35%,其中已质押的3.87亿股已被司法标记及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86.6%,剩余未质押的5982.96万股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13.4%。

当代集团从创业资金2000元发展到资产超千亿,也曾成为一段商业传奇。昔日的明星企业,“当代系”千亿帝国何以债务缠身?

千亿“当代系”负债639亿

风起于青萍之末。当代集团的债务危机早有迹象。

得益于资本市场的积累,艾路明的当代集团走上外延并购之路。在金融领域,当代集团设立一家民营AMC天乾资产,战略入股华泰保险、天风证券和武汉众邦银行。

2015年是“当代系”最巅峰时刻,完成了三特索道(002159.SZ)和当代明诚(现为“ST明城”)的收购,在资本市场形成了医药、旅游和文体“三驾马车”的布局,医药领域的人福医药是其核心资产,旅游和文体则是扩张领域。

2010年、2015年,当代集团先后收购了三特索道和当代明诚两家上市公司,涉足旅游、体育。“当代系”也由此活跃于资本市场。

2016年4 月,当代集团又收购了欧洲体育经纪公司MBS,紧接着买下中超球队重庆力帆俱乐部。2017年,当代明诚又买断五年西甲中国区版权,以及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和巴黎圣日耳曼中国地区两项赞助的独家代理权,还在推进对新英体育的收购。

到2020年9月30日,当代集团资产总额超过1000亿元,其业务横跨金融、地产、文化、体育、旅游等领域,一度坐拥数百家公司,三家上市公司。千亿“当代系”规模已成。

盲目且激进的扩张,最终要付出代价。用杠杆撬动的激进扩张,也让当代集团背上了巨额债务。

2019年前后,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人福医药2018年第三季报显示,当时企业商誉减值近66.55亿元,占其净资产的38.71%。商誉“泄洪”后,人福医药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23.58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人福医药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59.64%,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而当代明诚自2015年并入“当代系”后,先后收购传媒、体育板块公司,但2015年至2017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均为负数,在2017年达到了-8.27亿元。随后,当代明诚自2019年开始净利润持续亏损。2022年净利润亏损52.9亿元,而2020年已经亏损超20亿元。

来源:Wind

三特索道则在2019年净利润大幅下滑83.24%,从约1.42亿元缩水至2300多万元,在2020年勉强维持同等利润水平后,最终在2021年掉入亏损大军,净利润亏损约1.78亿元。2022年三特索道实现营业收入2.56亿元,同比下降41.05%;实现净利润-7701.34万元,扣非净利润-1.65亿元。

来源:Wind

截至2021年9月底,当代集团总资产963.23亿元,负债总计639.47亿元,资产负债率66.39%,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在多年的激进并购下,当代集团长短期借款规模增长迅猛,短期借款由2012年全年的16.88亿元增长至2022年三季度的90.74亿元,翻了不止5倍。

当代集团每年的偿债压力也非常大。债券方面,根据九州证券出具的报告,2022年全年内到期的境内债券余额为40.74亿元。此外,今年还有超过16亿元的银行借款到期。

债务压顶,叠加近几年疫情,更让押注了旅游、体育、地产行业的当代集团难捱,公司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困难时刻。2020年开始,旅游公司三特索道已多次变卖资产以自救;当代集团地产资产主体武汉当代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计13.5亿元股权遭冻结。

2022年4月,当代集团债券“19汉当科 MTN 001”发生实质性违约,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后,一连串的债券、票据违约接踵而来。

多起违约发生同时,“当代系”多家企业的主体信用评级,先后被联合资信、大公国际等评级机构下调,其中当代集团的主体评级由A下调为C。

倾巢之下,当代集团的流动性危机也逐渐波及旗下几家上市公司。去年,因违规占用三特索道42亿元,当代集团、艾路明等5人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

除了三特索道,当代集团还占用了人福医药的巨额资金。去年6月9日,人福医药公告披露,2019年至2022年4月,控股股东当代集团通过第三方企业采取期初借款、期末偿还的方式,累计占用资金发生额约60亿元资金。

目前,当代集团已向人福医药和三特索道归还了全部占用资金以及占用期间利息。

另外,两家上市公司均公告披露,目前当代集团累计质押公司股权超8成,且有相当一部分已被司法冻结、强制平仓。如当代集团对三特索道和人福医药的减持便是被强制平仓。去年3月29日,当代集团在中信证券信用担保账户所持的部分三特索道股份被强制平仓,被动减持8.13万股,占三特索道总股本的0.05%。同一天,当代集团通过中信证券所持的人福医药105.86万股,同样发生被动减持。

这也意味着,当代集团利用上市公司股权融资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

2000元创业到缔造千亿帝国“湖北富豪”还能否翻盘?

1988年,艾路明和6位武大校友——周汉生、张晓东、张小东、潘瑞军、贺锐、陈华一起组成了“七人帮”,凭借2000元,成立了当代生化技术研究所,主业为提取尿激酶出口日本,这被外界视为艾路明及其当代集团发迹的起点。

1993年,艾路明和中国人福新技术开发中心等共同成立武汉当代高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武汉当代高科技成功在A股上市,并更名为人福医药( 600079.SH),这是目前当代集团最为核心的资产。

艾路明年轻时热爱冒险,曾两次横渡长江:在武汉大学求学时,用17天时间,从武汉游到长江的入海口;读研究生时,又坐着皮划艇,从长江正源沱沱河漂流到武汉。或是出于对体育的热爱和天生的冒险精神,他在投资领域同样激进。

上市之后,人福医药开始大步扩张,相继收购了麻醉神经领域的Epic公司、安全套生产企业Ansell公司,逐步成长为国内麻醉龙头企业。公司股价也从1997年的0.63元/股低点,一路摸高至2020年8月的39元/股,足足翻了61倍,市值一度超400亿元。

去年,艾路明复出的第14天,当代集团就收到法院的一纸“被执行令”,执行金额超2亿元。

不过艾路明重新掌舵后,“当代系”已经开始逐步处置资产,重新聚焦有优势的主业。

2023年一季度,人福医药实现营收62.26亿元,同比增20.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5亿元,同比降27.24%。

三特索道自2018年制定资产梳理战略并持续实施,通过处置亏损子公司,合计回笼资金约8.51亿元,获得投资收益3.7亿元。2022年,三特索道主要亏损项目减至崇阳项目、克旗项目和南漳春秋寨三个,合计亏损4319.8万元。

三特索道表示,自2022年12月后,公司外部经营环境已经得到大幅改善,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2023年以来,旅游业的复苏回暖速度表现突出,三特索道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1.6亿元,同比增长173.09%,较2019年同期增长47.15%;净利润2871.78万元,较2022年同期增长231.03%,为历史同期最好业绩。

但是,尽管大佬艾路明重新“坐镇”,试图挽救公司于水火之中,然而,激进扩张带来的恶果,并非朝夕间可以散去。

2023年6月12日,人福医药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当代科技告知函,从6月8日起,当代科技持有的人福医药150万股被法院轮候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0.33%。

目前,当代科技持有人福医药27.35%,按照最新市值算,市场价值逾100亿元。

而最近一年,当代科技因债务问题涉及的诉讼及仲裁共169起,标的金额合计约278.64亿元。

8月3日,当代集团发布公告称,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结果以及相关公开信息,武汉当代集团近期存在被执行记录。执行法院为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当代科技资产5.75亿元,立案日期为2023年7月19日。

当代集团称,2023年因面临重大不确定性事项,当代科技出现流动性风险,部分债务到期未清偿,上述事项或将影响到武汉当代集团的流动性情况。公司拟通过资产出售、获取政府支持、再融资和引入战略投资者等方式应对流动性压力。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当代系”资不抵债,而且也缺乏足够的偿债手段,因此上市公司的股权最终大概率会被进行司法拍卖,导致控制权转移,也可能会出现控股权被拆分拍卖,出现短时间无法确认实际控制人的情况。

从横跨金融、文体、医药等多领域的千亿集团,再到如今负债累累。你认为“当代系”还能翻盘吗?仅剩的上市公司人福医药会否成为当代集团的救命稻草?留言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