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比利时荷兰都换地重定国界了 那挪威会送山为芬兰庆生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比利时荷兰都换地重定国界了 那挪威会送山为芬兰庆生吗?

1961年,为了便于航行,人们把蜿蜒的河道疏浚改直,结果让两国此前的部分领土分别处在了河的另外一侧。

2016年11月28日,荷兰阿姆斯特丹,荷兰首相孔德尔斯与比利时首相雷恩代尔签署两国部分边境线条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比利时国土要萎缩了,而荷兰的面积要变大了。

不像欧亚大陆上因领土问题而流血不断的塞浦路斯、乌克兰、以色列和巴尔干国家,两国不费一枪一炮便已同意和平互换部分土地,重新界定边境线。

11月28日,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与到访的比利时国王菲利普共同出席了签字仪式。

为了反映两国边境线附近默兹河(又称马斯河,Meuse或Maas)航道的改变,两国会各自割让部分小块无人居住的土地给对方。

在这次“并不平等”的互换中,比利时将移交两块总面积16公顷的半岛给荷兰,但只会收获一处3公顷的地块。

不过他们并不太在意。这次换地势在必行,而究其原因,是人们对大自然的改造。

自比利时于1830年从荷兰获得独立、两国于1843年划界以来,两国边境线原本一直沿着界河默兹河。但在1961年,为了便于航行,人们把蜿蜒的河道疏浚改直,结果让两国此前的部分领土分别处在了河另外一侧。

在目前的边境线下,唯一到达本国飞地而又不会进入另外一国的方法就是乘船。

一名比利时外交部发言人说,如果在比利时正在放弃的这些土地上发生事故,警方在办案时会非常麻烦。“这些小地方还归比利时管并不符合逻辑。”他说。

《纽约时报》援引荷兰媒体报道说,无人居住的大小接近15个足球场的比利时飞地,已经获得了“目无法纪、荒野聚会和色情泛滥的法外之地”的恶名。

而事实上,也正是一宗无头尸案推动两国就换地之举达成了共识。

几年前,一对夫妇在这片比利时飞地意外发现了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并联系了荷兰当局,但他们被告知这块地受比利时管辖。而比利时当局也无法在不踏上荷兰土地的前提下经陆路抵达事发地。

美联社当时报道说,附近地区的一名比利时警方负责人表示,这趟旅程非常艰难,执法人员不得不通过水路带去一切所需的人和设备,包括检察官、法医、司法实验设备。“这真是不大实际。”他说。

那之后,两国决定,为避免未来再出现类似的管辖问题,协商出一个和平交换飞地的解决方案。

从表面上看,两国交换土地面积不大,这些飞地上既没人居住,也没有重要的建筑,这似乎为协商提供了获得成功的天然条件。但在如今寸土必争的国际大环境下,事实上是两国的友好关系和相互善意促成了条约的签订。

2015年,比利时军事史学者卢克·德·弗斯(Luc De Vos)说,数百年以来,比利时与荷兰结下了很多牢固的纽带,而在二战后,领土对两国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他表示,正因为此,比利时与荷兰的边境问题才可以得到解决。

比利时外相雷恩代尔在11月28日的签字协议上说,这项协议显示了比利时与荷兰的绝好关系,也证明“国境线可以得到和平变更”。

荷兰外相孔德尔斯也表示:“这一独特的边界协议是我们与比利时人良好合作的例证,表明荷兰和比利时是好邻居,能够用和平方式调整边境。”

如果一切顺利,在签署的条约正式获得国内议会审批通过后,两国边境线将在2018年1月1日正式改变。

不止是在比利时与荷兰,在北欧,也有人希望在挪威和芬兰间推动签署一份类似的协议。

挪威政府曾考虑,在2017年12月把一座山峰“送”给芬兰,作为后者脱离沙俄、独立100周年的“生日礼物”。

这座哈尔蒂山(Mount Halti)大体上位于芬兰境内,但最高峰却在挪威。一些挪威人敦促政府把边境线向东北移动百十米,以便把顶峰置于芬兰境内。

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在7月份时对该国国家电视台NRK说,她的政府在考虑这些提议。“至今我们还没做出任何决定,但我们正在考虑这件事。”

不过几个月后,索尔贝格在10月份表示,“国家间的边境线调整带来了复杂的法律问题”。

根据宪法第一条,挪威是“自由、独立、不可分割也不可让与的王国”,而至少从现在来看,挪威还没有为“割地”做好准备。

她在回应挪威民众表现出的大度时表示:“这个有创意的提议收到了来自公众的非常积极的回应,我对此表示欢迎,而我也清楚看到了挪威与芬兰拥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不过,“我们会想出另一个有价值的礼物来庆祝芬兰的百年庆典,”她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比利时荷兰都换地重定国界了 那挪威会送山为芬兰庆生吗?

1961年,为了便于航行,人们把蜿蜒的河道疏浚改直,结果让两国此前的部分领土分别处在了河的另外一侧。

2016年11月28日,荷兰阿姆斯特丹,荷兰首相孔德尔斯与比利时首相雷恩代尔签署两国部分边境线条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比利时国土要萎缩了,而荷兰的面积要变大了。

不像欧亚大陆上因领土问题而流血不断的塞浦路斯、乌克兰、以色列和巴尔干国家,两国不费一枪一炮便已同意和平互换部分土地,重新界定边境线。

11月28日,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与到访的比利时国王菲利普共同出席了签字仪式。

为了反映两国边境线附近默兹河(又称马斯河,Meuse或Maas)航道的改变,两国会各自割让部分小块无人居住的土地给对方。

在这次“并不平等”的互换中,比利时将移交两块总面积16公顷的半岛给荷兰,但只会收获一处3公顷的地块。

不过他们并不太在意。这次换地势在必行,而究其原因,是人们对大自然的改造。

自比利时于1830年从荷兰获得独立、两国于1843年划界以来,两国边境线原本一直沿着界河默兹河。但在1961年,为了便于航行,人们把蜿蜒的河道疏浚改直,结果让两国此前的部分领土分别处在了河另外一侧。

在目前的边境线下,唯一到达本国飞地而又不会进入另外一国的方法就是乘船。

一名比利时外交部发言人说,如果在比利时正在放弃的这些土地上发生事故,警方在办案时会非常麻烦。“这些小地方还归比利时管并不符合逻辑。”他说。

《纽约时报》援引荷兰媒体报道说,无人居住的大小接近15个足球场的比利时飞地,已经获得了“目无法纪、荒野聚会和色情泛滥的法外之地”的恶名。

而事实上,也正是一宗无头尸案推动两国就换地之举达成了共识。

几年前,一对夫妇在这片比利时飞地意外发现了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并联系了荷兰当局,但他们被告知这块地受比利时管辖。而比利时当局也无法在不踏上荷兰土地的前提下经陆路抵达事发地。

美联社当时报道说,附近地区的一名比利时警方负责人表示,这趟旅程非常艰难,执法人员不得不通过水路带去一切所需的人和设备,包括检察官、法医、司法实验设备。“这真是不大实际。”他说。

那之后,两国决定,为避免未来再出现类似的管辖问题,协商出一个和平交换飞地的解决方案。

从表面上看,两国交换土地面积不大,这些飞地上既没人居住,也没有重要的建筑,这似乎为协商提供了获得成功的天然条件。但在如今寸土必争的国际大环境下,事实上是两国的友好关系和相互善意促成了条约的签订。

2015年,比利时军事史学者卢克·德·弗斯(Luc De Vos)说,数百年以来,比利时与荷兰结下了很多牢固的纽带,而在二战后,领土对两国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他表示,正因为此,比利时与荷兰的边境问题才可以得到解决。

比利时外相雷恩代尔在11月28日的签字协议上说,这项协议显示了比利时与荷兰的绝好关系,也证明“国境线可以得到和平变更”。

荷兰外相孔德尔斯也表示:“这一独特的边界协议是我们与比利时人良好合作的例证,表明荷兰和比利时是好邻居,能够用和平方式调整边境。”

如果一切顺利,在签署的条约正式获得国内议会审批通过后,两国边境线将在2018年1月1日正式改变。

不止是在比利时与荷兰,在北欧,也有人希望在挪威和芬兰间推动签署一份类似的协议。

挪威政府曾考虑,在2017年12月把一座山峰“送”给芬兰,作为后者脱离沙俄、独立100周年的“生日礼物”。

这座哈尔蒂山(Mount Halti)大体上位于芬兰境内,但最高峰却在挪威。一些挪威人敦促政府把边境线向东北移动百十米,以便把顶峰置于芬兰境内。

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在7月份时对该国国家电视台NRK说,她的政府在考虑这些提议。“至今我们还没做出任何决定,但我们正在考虑这件事。”

不过几个月后,索尔贝格在10月份表示,“国家间的边境线调整带来了复杂的法律问题”。

根据宪法第一条,挪威是“自由、独立、不可分割也不可让与的王国”,而至少从现在来看,挪威还没有为“割地”做好准备。

她在回应挪威民众表现出的大度时表示:“这个有创意的提议收到了来自公众的非常积极的回应,我对此表示欢迎,而我也清楚看到了挪威与芬兰拥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不过,“我们会想出另一个有价值的礼物来庆祝芬兰的百年庆典,”她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