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WeWork自称经营能力存疑致股价大跌33%,市值仅4.47亿美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WeWork自称经营能力存疑致股价大跌33%,市值仅4.47亿美元

WeWork称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仍在亏损,且会员数出现了流失。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李京亚

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办公空间巨头WeWork的命运仍在恶化。

美国当地时间周二,WeWork发出了持续经营警告,自称在截至2023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公司仍在亏损,同时会员数出现了流失。

WeWork的临时首席执行官大卫·托利在一份声明中指出: “商业地产供应过剩、灵活办公空间竞争加剧以及宏观经济波动,都导致会员流失率上升,需求也比我们预期的更为疲软,从而导致WeWork会员数量略有下降。”

实际上,WeWork的财报并不算糟糕。

第二季度,WeWork净亏损为3.97亿美元,运营亏损为3.51亿美元,营收为8.77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了4%。如果加上1.5亿美元的租赁终止净收益,WeWork调整后的季度亏损为3600万美元,这个亏损额度尚不算高。

在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中,WeWork净亏损为6.96亿美元,与一年前同期的11.4亿美元相比,亏损额还大幅减小。

同时,《福布斯》援引WeWork一位发言人的表述称,该公司的收入已经从2021年第二季度的5.93亿美元增加到2023年第二季度的8.44亿美元。相比四年前,该公司的预付租金支出减少了127亿美元,EBITD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利润)每年都能同比增长9800万美元。

不过,WeWork自2021年10月上市以来,一直没有实现盈利。

此外,截至二季度末,WeWork的入驻率为72%,比去年下降了1%。有趣的是,72%的出租率是2019年WeWork维持的成绩,疫情开始之后这个数字急剧下滑,直到去年春天才恢复到同等水平。

但这家昔日独角兽周二仍然表示,公司持续经营的能力存在重大疑问,能否继续运营取决于“管理层能否在未来12个月内成功执行改善流动性和盈利能力的计划”。

这一揽子计划具体包括,通过重组和拟定更有利的租赁条款来削减租赁成本;通过减少会员流失和开拓新销售来增加新收入;控制开支并限制资本支出;通过出售资产或发行股票来筹集资金。

WeWork对自己发出经营警告致使其在美股盘后交易中股价下跌了近33%,跌至13美分。按照21美分的收盘价计算,这家办公巨头的市值仅有4.47亿美元。在WeWork全盛时期,估值曾达到惊人的470亿美元。

WeWork这份财报的发出时机是该公司进行债务重组的5个月后。今年3月,债台高筑的WeWork与投资者达成协议,削减约15亿美元债务并延长部分债券到期日同时募集更多现金。

今年5月,WeWork完成了重组交易,削减了WeWork 20%的债务本金。有分析指出,当时的重组将其大部分到期债务的期限延长至2027年。但现在的持续经营警告表明,这笔重组可能并没有起到作用。

财务问题之外,WeWork还面临着高管持续离职的困扰。该公司受任于危难之际的首席执行官桑迪普·马特拉尼和首席财务官安德烈·费尔南德斯已于今年5月辞职,还有三名独立董事会成员卸任。这家公司周二表示,仍在寻找可以长期稳定担任首席执行官的人选。

作为高估值共享商业模式的代表,WeWork神话幻灭于2019年。当时递交IPO招股书之际,这家超级独角兽的收入与亏损规模已呈同比例的正向增长。当软银孙正义将一手扶植的诺伊曼罢免首席执行官一职后,WeWork开启复苏旅程,一直试图改写自己的结局。

这家公司周二披露,在软银、贝莱德和一众投资者支持之下,成立仅13年的WeWork目前在全球39个国家和地区运营着777个办公地点,共有约906000个工作站和653000位实体会员,也算是成绩斐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软银

4.2k
  • 印度FirstCry据悉计划重启高达7亿美元IPO
  • 软银拟收购SB Technology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WeWork自称经营能力存疑致股价大跌33%,市值仅4.47亿美元

WeWork称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仍在亏损,且会员数出现了流失。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李京亚

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办公空间巨头WeWork的命运仍在恶化。

美国当地时间周二,WeWork发出了持续经营警告,自称在截至2023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公司仍在亏损,同时会员数出现了流失。

WeWork的临时首席执行官大卫·托利在一份声明中指出: “商业地产供应过剩、灵活办公空间竞争加剧以及宏观经济波动,都导致会员流失率上升,需求也比我们预期的更为疲软,从而导致WeWork会员数量略有下降。”

实际上,WeWork的财报并不算糟糕。

第二季度,WeWork净亏损为3.97亿美元,运营亏损为3.51亿美元,营收为8.77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了4%。如果加上1.5亿美元的租赁终止净收益,WeWork调整后的季度亏损为3600万美元,这个亏损额度尚不算高。

在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中,WeWork净亏损为6.96亿美元,与一年前同期的11.4亿美元相比,亏损额还大幅减小。

同时,《福布斯》援引WeWork一位发言人的表述称,该公司的收入已经从2021年第二季度的5.93亿美元增加到2023年第二季度的8.44亿美元。相比四年前,该公司的预付租金支出减少了127亿美元,EBITD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利润)每年都能同比增长9800万美元。

不过,WeWork自2021年10月上市以来,一直没有实现盈利。

此外,截至二季度末,WeWork的入驻率为72%,比去年下降了1%。有趣的是,72%的出租率是2019年WeWork维持的成绩,疫情开始之后这个数字急剧下滑,直到去年春天才恢复到同等水平。

但这家昔日独角兽周二仍然表示,公司持续经营的能力存在重大疑问,能否继续运营取决于“管理层能否在未来12个月内成功执行改善流动性和盈利能力的计划”。

这一揽子计划具体包括,通过重组和拟定更有利的租赁条款来削减租赁成本;通过减少会员流失和开拓新销售来增加新收入;控制开支并限制资本支出;通过出售资产或发行股票来筹集资金。

WeWork对自己发出经营警告致使其在美股盘后交易中股价下跌了近33%,跌至13美分。按照21美分的收盘价计算,这家办公巨头的市值仅有4.47亿美元。在WeWork全盛时期,估值曾达到惊人的470亿美元。

WeWork这份财报的发出时机是该公司进行债务重组的5个月后。今年3月,债台高筑的WeWork与投资者达成协议,削减约15亿美元债务并延长部分债券到期日同时募集更多现金。

今年5月,WeWork完成了重组交易,削减了WeWork 20%的债务本金。有分析指出,当时的重组将其大部分到期债务的期限延长至2027年。但现在的持续经营警告表明,这笔重组可能并没有起到作用。

财务问题之外,WeWork还面临着高管持续离职的困扰。该公司受任于危难之际的首席执行官桑迪普·马特拉尼和首席财务官安德烈·费尔南德斯已于今年5月辞职,还有三名独立董事会成员卸任。这家公司周二表示,仍在寻找可以长期稳定担任首席执行官的人选。

作为高估值共享商业模式的代表,WeWork神话幻灭于2019年。当时递交IPO招股书之际,这家超级独角兽的收入与亏损规模已呈同比例的正向增长。当软银孙正义将一手扶植的诺伊曼罢免首席执行官一职后,WeWork开启复苏旅程,一直试图改写自己的结局。

这家公司周二披露,在软银、贝莱德和一众投资者支持之下,成立仅13年的WeWork目前在全球39个国家和地区运营着777个办公地点,共有约906000个工作站和653000位实体会员,也算是成绩斐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