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年派百万票仍无利润,驿站未来会不会消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派百万票仍无利润,驿站未来会不会消失?

快递驿站这种商业模式还有无存在的空间?会不会在演进过程中“消失”呢?

文|快递观察家

因为快递驿站加盟门槛低、市场需求大、入驻方式简单、玩家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不少人的创业首选。

时过境迁,驿站市场已由一家独大发展到群雄混战时代,当行业从蓝海变为红海,生存环境愈发艰难。

闲鱼、58同城、亿豹小程序上,有关驿站转让的链接数量在今年以来急速攀升,网路上随处可见“转让”“亏损”“倒闭”字眼。

本以为熬过了三年至暗时刻,将迎来新的黎明,未曾想经济复苏缓慢,消费动力难提升。未来,快递驿站这种商业模式还有无存在的空间?会不会在演进过程中“消失”呢?

01 “搞副业”挣扎求生

在蓝海竞争时代,加盟快递驿站有过辉煌时刻,如果选址正确、流量足够,并且在快递网点那里有足够的资源,甚至和快递小哥“交个朋友”,开一家快递驿站年赚百万也曾是新闻事实。

即便是到了现在,一些开在大学里的快递驿站,如果经营得当,日子也能过的较为滋润。

但现在市场逐渐透明化,且入局玩家越来越多,叠加上游快递多年价格战后遗症影响,如今传导到末端的寒气,仍未散尽,越来越多的驿站陷入亏损状态。

亿豹网获悉,截至2022年底,全国菜鸟驿站的数量超过17万个,顺丰的城市驿站、乡村共配店加起来超过17.9万个,中通的兔喜超市和圆通的末端门店均超过8万个,而韵达的末端门店也有近8万个。

除了专门的驿站,不少小区超市、便利店也同时在承接业务。于是,一个小区两三个快递末端驿站,各自为战,但是人流量却并未增加,平均单量减少,收入自然也会下滑。

此外,受上游快递价格战影响,末端派费不断压缩,能分流到驿站的费用则更少。

普遍来看,驿站的派件收入每一件的价格大约是3-5毛左右,平均每日500个派件收入也仅200元左右,一个月能到1万收入已经是十分理想的情况。想要承接更多派件,则又需要加多人手,经营成本又将上升。有的驿站一年派件超百万票,到头来一算,甚至没有利润。

因此,为了提升门店整体坪效,增加收入来源,快递驿站们很早就开始尝试各类商业变现渠道,拓展可经营业务边界,俗称“搞副业”。

副业包括但不限于社区团购、回收、洗衣、家政保洁、家电维修等社区生活服务,以及数字广告业务等。除了菜鸟驿站之外,顺丰、申通、韵达等都早已加入了末端网点转型的浪潮,甚至丰巢快递柜都向用户提供洗衣服务。

单一的营收模式不符合发展的要求,快递末端网点多元化盈利场景开始形成。

不过,理想和现实总是背道而驰。

在亿豹网看来,虽然快递驿站网点数量庞大,亦是直接接触末端消费者的线下巨大流量入口,但从外部因素来看,通过驿站用户实现转化的情形,十分有限。

至于内部因素,转型阻碍则更明显,多元业务结构增加经营难度,且加盟制为主导模式下,各驿站服务水平参差不齐,由此产生的人力、供应链压力,不容忽视。

02 “送货上门”增压

关于快递驿站的口碑评价,历来两极分化严重。需要的人如工作时间没有取件条件的白领群体,称赞驿站方便利民,不需要的人如全职居家宝妈则认为其破坏快递上门服务规则,是让快递小哥“犯懒”。

因此,从线上到线下,都经常可见“驿站抵制潮”,不少消费者在网购时明确备注“放快递柜和驿站拒收”,也因为驿站不送货上门的原因,不少消费者选择京东、顺丰等等。

然而,送货上门并非易事。

6月2日,国家邮政局发布消息称,截至5月31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达500亿件,比2019年达到500亿件提前155天,比2022年提前了27天。

快递业务量剧增,行业风浪俱长,传导到“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也被放大。

亿豹网发现,目前多数驿站为夫妻店经营模式,为减少运营成本,基本都是超负荷工作,为了承接更多快递件,即便被投诉、罚款也不愿耗费更多成本送货上门。

当然,如果平台给予上门补贴的情况除外。菜鸟驿站、多多驿站都先后推出驿站上门补贴,但这样的补贴能补多久,考核严苛的情况下,能否抵消人手增加带来的成本等问题都是挑战。

在消费者要求送货上门、快递公司以罚代管、行业价格战三方面重压之下,越来越多的驿站陷入困境。并由此衍生出的诸如高价转让费,欺骗下一任“接盘侠”的行业乱象,也让行业整体陷入发展恶性循环。

实际上,不仅快递驿站艰难,智能快递柜的日子,也不好过。诸如丰巢等快递柜平台早已停止了大规模扩张的脚步,反而是快递企业主推的柜子,网点都在根据自身情况购买使用。

03 未来何去何从

关于未来快递驿站或者快递柜是否会消亡的议题,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行业讨论中上演。

面对外界的不看好,业内专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亿豹网认为,快递驿站本身的存在形式,决定了其能够辐射的区域范围有限,未来想要长久经营,深度服务特定范围内的消费者才是正确思路。

摒除现有“夫妻店”经营思维,引入标准化、数据化的管理机制,统一服务输出标准,才能增强对经营结果的把控。

自去年开始,快递行业格局变动以季度甚至月度为计,极兔狂飙收购、顺丰二次上市、菜鸟直营下海,行业整合一浪接一浪,末端快递驿站必须跟上节奏,承接上游快递企业转型需求。

目前来看,快递驿站以及快递柜依然有存在必要,部分消费者依旧有存放快递需求,且经过多年市场培育,相当一部分消费者已经习惯使用驿站。

站在长远角度,未来快递驿站的智能化、无人化是趋势,通过智能设备减少人工成本的同时提升运维效率,从而释放出更多的资源去做高附加值的业务。这是快递企业的发展方向,也是快递驿站的生路之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菜鸟网络

411
  • 菜鸟云谷园区启动招租
  • 菜鸟速递进军生鲜市场:目前生鲜业务盈亏平衡,下半年市场投入节奏和规模将有所提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年派百万票仍无利润,驿站未来会不会消失?

快递驿站这种商业模式还有无存在的空间?会不会在演进过程中“消失”呢?

文|快递观察家

因为快递驿站加盟门槛低、市场需求大、入驻方式简单、玩家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不少人的创业首选。

时过境迁,驿站市场已由一家独大发展到群雄混战时代,当行业从蓝海变为红海,生存环境愈发艰难。

闲鱼、58同城、亿豹小程序上,有关驿站转让的链接数量在今年以来急速攀升,网路上随处可见“转让”“亏损”“倒闭”字眼。

本以为熬过了三年至暗时刻,将迎来新的黎明,未曾想经济复苏缓慢,消费动力难提升。未来,快递驿站这种商业模式还有无存在的空间?会不会在演进过程中“消失”呢?

01 “搞副业”挣扎求生

在蓝海竞争时代,加盟快递驿站有过辉煌时刻,如果选址正确、流量足够,并且在快递网点那里有足够的资源,甚至和快递小哥“交个朋友”,开一家快递驿站年赚百万也曾是新闻事实。

即便是到了现在,一些开在大学里的快递驿站,如果经营得当,日子也能过的较为滋润。

但现在市场逐渐透明化,且入局玩家越来越多,叠加上游快递多年价格战后遗症影响,如今传导到末端的寒气,仍未散尽,越来越多的驿站陷入亏损状态。

亿豹网获悉,截至2022年底,全国菜鸟驿站的数量超过17万个,顺丰的城市驿站、乡村共配店加起来超过17.9万个,中通的兔喜超市和圆通的末端门店均超过8万个,而韵达的末端门店也有近8万个。

除了专门的驿站,不少小区超市、便利店也同时在承接业务。于是,一个小区两三个快递末端驿站,各自为战,但是人流量却并未增加,平均单量减少,收入自然也会下滑。

此外,受上游快递价格战影响,末端派费不断压缩,能分流到驿站的费用则更少。

普遍来看,驿站的派件收入每一件的价格大约是3-5毛左右,平均每日500个派件收入也仅200元左右,一个月能到1万收入已经是十分理想的情况。想要承接更多派件,则又需要加多人手,经营成本又将上升。有的驿站一年派件超百万票,到头来一算,甚至没有利润。

因此,为了提升门店整体坪效,增加收入来源,快递驿站们很早就开始尝试各类商业变现渠道,拓展可经营业务边界,俗称“搞副业”。

副业包括但不限于社区团购、回收、洗衣、家政保洁、家电维修等社区生活服务,以及数字广告业务等。除了菜鸟驿站之外,顺丰、申通、韵达等都早已加入了末端网点转型的浪潮,甚至丰巢快递柜都向用户提供洗衣服务。

单一的营收模式不符合发展的要求,快递末端网点多元化盈利场景开始形成。

不过,理想和现实总是背道而驰。

在亿豹网看来,虽然快递驿站网点数量庞大,亦是直接接触末端消费者的线下巨大流量入口,但从外部因素来看,通过驿站用户实现转化的情形,十分有限。

至于内部因素,转型阻碍则更明显,多元业务结构增加经营难度,且加盟制为主导模式下,各驿站服务水平参差不齐,由此产生的人力、供应链压力,不容忽视。

02 “送货上门”增压

关于快递驿站的口碑评价,历来两极分化严重。需要的人如工作时间没有取件条件的白领群体,称赞驿站方便利民,不需要的人如全职居家宝妈则认为其破坏快递上门服务规则,是让快递小哥“犯懒”。

因此,从线上到线下,都经常可见“驿站抵制潮”,不少消费者在网购时明确备注“放快递柜和驿站拒收”,也因为驿站不送货上门的原因,不少消费者选择京东、顺丰等等。

然而,送货上门并非易事。

6月2日,国家邮政局发布消息称,截至5月31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达500亿件,比2019年达到500亿件提前155天,比2022年提前了27天。

快递业务量剧增,行业风浪俱长,传导到“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也被放大。

亿豹网发现,目前多数驿站为夫妻店经营模式,为减少运营成本,基本都是超负荷工作,为了承接更多快递件,即便被投诉、罚款也不愿耗费更多成本送货上门。

当然,如果平台给予上门补贴的情况除外。菜鸟驿站、多多驿站都先后推出驿站上门补贴,但这样的补贴能补多久,考核严苛的情况下,能否抵消人手增加带来的成本等问题都是挑战。

在消费者要求送货上门、快递公司以罚代管、行业价格战三方面重压之下,越来越多的驿站陷入困境。并由此衍生出的诸如高价转让费,欺骗下一任“接盘侠”的行业乱象,也让行业整体陷入发展恶性循环。

实际上,不仅快递驿站艰难,智能快递柜的日子,也不好过。诸如丰巢等快递柜平台早已停止了大规模扩张的脚步,反而是快递企业主推的柜子,网点都在根据自身情况购买使用。

03 未来何去何从

关于未来快递驿站或者快递柜是否会消亡的议题,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行业讨论中上演。

面对外界的不看好,业内专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亿豹网认为,快递驿站本身的存在形式,决定了其能够辐射的区域范围有限,未来想要长久经营,深度服务特定范围内的消费者才是正确思路。

摒除现有“夫妻店”经营思维,引入标准化、数据化的管理机制,统一服务输出标准,才能增强对经营结果的把控。

自去年开始,快递行业格局变动以季度甚至月度为计,极兔狂飙收购、顺丰二次上市、菜鸟直营下海,行业整合一浪接一浪,末端快递驿站必须跟上节奏,承接上游快递企业转型需求。

目前来看,快递驿站以及快递柜依然有存在必要,部分消费者依旧有存放快递需求,且经过多年市场培育,相当一部分消费者已经习惯使用驿站。

站在长远角度,未来快递驿站的智能化、无人化是趋势,通过智能设备减少人工成本的同时提升运维效率,从而释放出更多的资源去做高附加值的业务。这是快递企业的发展方向,也是快递驿站的生路之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