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瞄准零售“四新金融”转型,这家银行能成功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瞄准零售“四新金融”转型,这家银行能成功吗?

能否以“五四战略”为抓手,将数字化转型真正落地,并提高盈利能力,是郑州银行新的管理层面对的最大挑战。

图片来源:Unsplash-Dmitry Demidko

文|消金界

新班子旧问题,郑州银行(002936.SZ;06196.HK)的转型压力落在了新管理层头上。

近期,郑州银行披露了多起“诉讼仲裁”进展公告,公告显示,在最近的三起诉讼中,郑州银行作为原告,均赢得了一审判决,而涉案金额高达22.71亿元。

这对近来盈利水平下降严重的郑州银行来说,固然是好事儿。

不过,面对在资本市场上表现不佳的郑州银行,市场更关心的还是其管理层的“大换血”,将给公司带来怎样的变化。

消金界注意到,郑州银行一系列的人事变动,近来又有重要进展,监管批准了赵飞郑州银行董事长的资格。由此,赵飞“主政”郑州银行算是尘埃落定。

观察郑州银行不难发现,“转型”是郑州银行近几年的主题,不过以前两年的效果看,很难说好。

消金界认为,能否以“五四战略”为抓手,将数字化转型真正落地,并提高盈利能力,是郑州银行新的管理层面对的最大挑战。

01 高管层大换血

2022年起,郑州银行迎来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

2022年9月,因年龄问题,申学清辞去了郑州银行行长、执行董事职务,由赵飞继任。同年11月,赵飞的任职资格获监管批准。这标志着郑州银行高层换血的开始。

公开资料显示,赵飞长期任职于农发行河南省各分支机构。2020年12月至2022年9月任农发行平顶山市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2023年3月,王天宇辞去郑州银行董事长职务。其在郑州银行工作20多年,从2005年开始担任郑州银行董事,历任行长、董事长,主要负责郑州银行的整体运营和战略管理。

正是在王天宇任内,郑州银行先后在香港、深圳上市,成为河南首家A股上市银行、国内首家A+H股上市城商行。

2023年7月11日,郑州银行发布公告称,夏华辞去郑州银行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董事会秘书,以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郑州银行的其他任何职务。同时,董事会还提名了张骅为执行董事候选人。

随后,7月14日,郑州银行发布公告称,监管批复核准了赵飞郑州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此时,距离赵飞继任郑州银行行长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意味着,郑州银行的“换帅“,正式完成。

郑州银行2022年的表现,让人很难不把管理层的变动和郑州银行的业绩联系到一起。

2022年,郑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51.01亿元,同比增长2.03%;净利润24.22亿元,同比下降24.92%。

继2018年净利润大幅度下滑之后,郑州银行的净利润再一次出现大滑坡,而且这次降到了30亿元以下。自2018年上市以来,郑州银行的净利润首次跌破了30亿元。

消金界分析发现,不良贷款上升,加大拨备计提力度,是拖累郑州银行业绩的两大因素。

截至2022年年底,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2.21亿元,增加8.77亿元,增幅为16.4%。不良贷款率为1.88%,同比上升0.03个百分点。与同业相比,郑州银行不良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相应的,2022年,郑州银行共计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68.34亿元,核销及转让不良贷款51.08亿元。

对于利润的下滑,在2022年业绩说明会上,郑州银行副行长孙海刚回应称,主要由于区域宏观经济形势及房地产行业下行还有让利实体经济的影响。

而面对高于同业平均水平的不良率, 赵飞解释说,不良贷款率影响因素有两点,一是2022年受到经济下行影响,部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加剧了不良劣变速度,特别是餐饮、旅游、批发零售、交通运输等行业,受到的冲击更为严重,进一步造成信用风险加大。二是房地产市场预期转弱,房地产企业销售情况普遍不畅,收入持续下降,造成房地产企业现金流紧张,进一步加剧行业信用风险。

城商行扎根于当地经济,郑州银行的业绩自然与郑州当地的经济密不可分。不过放眼上市城商行,在面对同样宏观经济压力下,郑州银行的下滑可以理解,只是幅度太大了。

而从郑州银行的调整看,上一届的管理层完成了上市任务,而转型任务则要落到新的管理层身上。

02 转型核心——“五四战略”

对于根植于当地经济的城商行来说,面对国有大行、股份行的激烈竞争,本地化、差异化是城商行“突围”的关键出路。

郑州银行深谙这一点,制定了《2021—2025年战略发展规划》中,提出了“商贸物流银行、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专家、精品市民银行”三大特色业务定位,打造差异化、特色化发展路径。

在转型落地方面,自2021年起,郑州银行提出了“五四战略”,既对公“五朵云”——云物流、云交易、云融资、云商、云服务,零售“四新金融”——科创金融、小微企业园金融、乡村金融及市民金融。

2022年,郑州银行开始把“五四战略”视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着力点。

郑州商贸物流发达,郑州银行已经深耕商贸物流领域多年,以“五朵云”为抓手,走商贸物流特色化发展的路径,也算是“扬长”之举。

据悉,云物流是搭建物流产业链金融线上化账户结算体系和融资服务体系,推出特色化的物流金融服务产品。云交易是将各种电子渠道之前互联互通,提升客户线上体验,在此基础上,对公电子渠道增加了“E采贷”、“E税融”、“科创e贷”等小企业客户专属产品,以及周期支付、易回款等支付结算产品。云融资是将保理、信用证、商票、预付款等全供应链金融产品线上化,与场景金融结合,已经落地了郑好付、医鼎通等特色产品。

很明显,“五朵云”业务实际上承载的是郑州银行系统性的数字化转型升级。

而在零售端,郑州银行主要聚焦科创金融、小微企业园金融、乡村金融及市民金融。

实际上,近几年来,随着个贷不良率的上升,郑州银行的个贷规模占比是不断下降的。2019年至2022年,郑州银行个贷不良率分别为1.69%、2.24%、2.15%、2.49%。2019年至2022年,个贷占比则分别为30.42%、28.29%、26.34%、24.57%。

以住房贷款为例,2022年末,郑州银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的不良贷款金额同比增长59.17%,至6.23亿元,不良率从2021年的0.96%上升至1.65%,成为不良贷款增长最快的产品类别。

截至2022年末,郑州银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总额为377.43亿元,较上年末下降7.59%,对于个人住房贷款来讲,这个降幅还是很大的。

但与个人住房贷款形成对比的是,截至2022年末,个人经营性贷款总额334.7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9.66%,个人消费贷款总额70.3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6.66%,主要是由于“优先贷”业务规模大幅增加。“优先贷”是郑州银行推出的一款个人消费贷款产品。

我们平时主要关注消费金融,因此,看郑州银行零售转型,不能光看其口号,会更多的关注到产品层面。无论是科创、小微、乡村还是新市民,有对应的产品落地才是实现转型的王道。

消金界了解到,近几年,在消费贷方面,郑州银行由房抵贷业务逐渐转向了消费贷、经营贷。

消金界还注意到,2022年4月,郑州银行被河南省政府确定为省政策性科创金融运营主体银行。在创新主体的融资需求下,推出了人才贷、研发贷、知识产权质押贷等10多个产品。

产品重心的转移,新产品的落地,其实都标志着郑州银行开始认真做零售业务。当然,整体上来看,郑州银行能否转型成功就看“五四战略”效果如何。现在郑州银行已经完成“换帅”,后续管理层还将如何变动,“五四战略”的落实情况,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郑州银行

2.6k
  • 郑州银行原董事长王天宇被查,曾在该行任职近27年
  • 郑州银行回应高管降薪:自2024年起分两年每年压降10%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瞄准零售“四新金融”转型,这家银行能成功吗?

能否以“五四战略”为抓手,将数字化转型真正落地,并提高盈利能力,是郑州银行新的管理层面对的最大挑战。

图片来源:Unsplash-Dmitry Demidko

文|消金界

新班子旧问题,郑州银行(002936.SZ;06196.HK)的转型压力落在了新管理层头上。

近期,郑州银行披露了多起“诉讼仲裁”进展公告,公告显示,在最近的三起诉讼中,郑州银行作为原告,均赢得了一审判决,而涉案金额高达22.71亿元。

这对近来盈利水平下降严重的郑州银行来说,固然是好事儿。

不过,面对在资本市场上表现不佳的郑州银行,市场更关心的还是其管理层的“大换血”,将给公司带来怎样的变化。

消金界注意到,郑州银行一系列的人事变动,近来又有重要进展,监管批准了赵飞郑州银行董事长的资格。由此,赵飞“主政”郑州银行算是尘埃落定。

观察郑州银行不难发现,“转型”是郑州银行近几年的主题,不过以前两年的效果看,很难说好。

消金界认为,能否以“五四战略”为抓手,将数字化转型真正落地,并提高盈利能力,是郑州银行新的管理层面对的最大挑战。

01 高管层大换血

2022年起,郑州银行迎来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

2022年9月,因年龄问题,申学清辞去了郑州银行行长、执行董事职务,由赵飞继任。同年11月,赵飞的任职资格获监管批准。这标志着郑州银行高层换血的开始。

公开资料显示,赵飞长期任职于农发行河南省各分支机构。2020年12月至2022年9月任农发行平顶山市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2023年3月,王天宇辞去郑州银行董事长职务。其在郑州银行工作20多年,从2005年开始担任郑州银行董事,历任行长、董事长,主要负责郑州银行的整体运营和战略管理。

正是在王天宇任内,郑州银行先后在香港、深圳上市,成为河南首家A股上市银行、国内首家A+H股上市城商行。

2023年7月11日,郑州银行发布公告称,夏华辞去郑州银行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董事会秘书,以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郑州银行的其他任何职务。同时,董事会还提名了张骅为执行董事候选人。

随后,7月14日,郑州银行发布公告称,监管批复核准了赵飞郑州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此时,距离赵飞继任郑州银行行长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意味着,郑州银行的“换帅“,正式完成。

郑州银行2022年的表现,让人很难不把管理层的变动和郑州银行的业绩联系到一起。

2022年,郑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51.01亿元,同比增长2.03%;净利润24.22亿元,同比下降24.92%。

继2018年净利润大幅度下滑之后,郑州银行的净利润再一次出现大滑坡,而且这次降到了30亿元以下。自2018年上市以来,郑州银行的净利润首次跌破了30亿元。

消金界分析发现,不良贷款上升,加大拨备计提力度,是拖累郑州银行业绩的两大因素。

截至2022年年底,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2.21亿元,增加8.77亿元,增幅为16.4%。不良贷款率为1.88%,同比上升0.03个百分点。与同业相比,郑州银行不良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相应的,2022年,郑州银行共计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68.34亿元,核销及转让不良贷款51.08亿元。

对于利润的下滑,在2022年业绩说明会上,郑州银行副行长孙海刚回应称,主要由于区域宏观经济形势及房地产行业下行还有让利实体经济的影响。

而面对高于同业平均水平的不良率, 赵飞解释说,不良贷款率影响因素有两点,一是2022年受到经济下行影响,部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加剧了不良劣变速度,特别是餐饮、旅游、批发零售、交通运输等行业,受到的冲击更为严重,进一步造成信用风险加大。二是房地产市场预期转弱,房地产企业销售情况普遍不畅,收入持续下降,造成房地产企业现金流紧张,进一步加剧行业信用风险。

城商行扎根于当地经济,郑州银行的业绩自然与郑州当地的经济密不可分。不过放眼上市城商行,在面对同样宏观经济压力下,郑州银行的下滑可以理解,只是幅度太大了。

而从郑州银行的调整看,上一届的管理层完成了上市任务,而转型任务则要落到新的管理层身上。

02 转型核心——“五四战略”

对于根植于当地经济的城商行来说,面对国有大行、股份行的激烈竞争,本地化、差异化是城商行“突围”的关键出路。

郑州银行深谙这一点,制定了《2021—2025年战略发展规划》中,提出了“商贸物流银行、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专家、精品市民银行”三大特色业务定位,打造差异化、特色化发展路径。

在转型落地方面,自2021年起,郑州银行提出了“五四战略”,既对公“五朵云”——云物流、云交易、云融资、云商、云服务,零售“四新金融”——科创金融、小微企业园金融、乡村金融及市民金融。

2022年,郑州银行开始把“五四战略”视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着力点。

郑州商贸物流发达,郑州银行已经深耕商贸物流领域多年,以“五朵云”为抓手,走商贸物流特色化发展的路径,也算是“扬长”之举。

据悉,云物流是搭建物流产业链金融线上化账户结算体系和融资服务体系,推出特色化的物流金融服务产品。云交易是将各种电子渠道之前互联互通,提升客户线上体验,在此基础上,对公电子渠道增加了“E采贷”、“E税融”、“科创e贷”等小企业客户专属产品,以及周期支付、易回款等支付结算产品。云融资是将保理、信用证、商票、预付款等全供应链金融产品线上化,与场景金融结合,已经落地了郑好付、医鼎通等特色产品。

很明显,“五朵云”业务实际上承载的是郑州银行系统性的数字化转型升级。

而在零售端,郑州银行主要聚焦科创金融、小微企业园金融、乡村金融及市民金融。

实际上,近几年来,随着个贷不良率的上升,郑州银行的个贷规模占比是不断下降的。2019年至2022年,郑州银行个贷不良率分别为1.69%、2.24%、2.15%、2.49%。2019年至2022年,个贷占比则分别为30.42%、28.29%、26.34%、24.57%。

以住房贷款为例,2022年末,郑州银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的不良贷款金额同比增长59.17%,至6.23亿元,不良率从2021年的0.96%上升至1.65%,成为不良贷款增长最快的产品类别。

截至2022年末,郑州银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总额为377.43亿元,较上年末下降7.59%,对于个人住房贷款来讲,这个降幅还是很大的。

但与个人住房贷款形成对比的是,截至2022年末,个人经营性贷款总额334.7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9.66%,个人消费贷款总额70.3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6.66%,主要是由于“优先贷”业务规模大幅增加。“优先贷”是郑州银行推出的一款个人消费贷款产品。

我们平时主要关注消费金融,因此,看郑州银行零售转型,不能光看其口号,会更多的关注到产品层面。无论是科创、小微、乡村还是新市民,有对应的产品落地才是实现转型的王道。

消金界了解到,近几年,在消费贷方面,郑州银行由房抵贷业务逐渐转向了消费贷、经营贷。

消金界还注意到,2022年4月,郑州银行被河南省政府确定为省政策性科创金融运营主体银行。在创新主体的融资需求下,推出了人才贷、研发贷、知识产权质押贷等10多个产品。

产品重心的转移,新产品的落地,其实都标志着郑州银行开始认真做零售业务。当然,整体上来看,郑州银行能否转型成功就看“五四战略”效果如何。现在郑州银行已经完成“换帅”,后续管理层还将如何变动,“五四战略”的落实情况,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