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雷军,互联网大佬中的最后一位劳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雷军,互联网大佬中的最后一位劳模

从苦活累活中来,到苦活累活中去。

文|雪豹财经社 瀚星

8月14日下午4点,距离第四次个人演讲开幕还有3个小时,雷军在赶往会场的路上发了最后一条预热微博:“这一次,我们有One More Little Thing。”

从5天前官宣到正式开讲前,雷军在自己的抖音账号上更新了10条短视频动态,在微博上发布了近50条动态,制造悬念,吸引流量。

这距离雷军上一次在公开场合演讲,才仅仅过去了不到两个月。6月底,他受邀在母校武汉大学做过一场演讲。再往前回溯两个月,他先是在小米科技园与米粉共度米粉节,又召开了小米13 Ultra的发布会,一天之后又出现在上海车展,为小米汽车探路。

直到今天,54岁的雷军身上,仍然有20多年前“中关村劳模”的影子。在初代互联网大佬们或退隐江湖、或淡出一线的当下,这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在第四次个人演讲中,他再次讲起了自己做过的那些“难做的事”。

做“难做的事”

雷军的第四次个人演讲,选择了比前三次更开阔、能容纳更多观众的场地——北京四环外的国家会议中心。

这也是他规模最大的一次演讲,1000名米粉受邀参加,但来到会场的远不止这个人数。

没有获得入场资格的米粉们,在会场外拍照留念。演讲开始后,仍有部分米粉守在会场门口,盯着每一位走出的参会者,询问是否可以借用他们的胸牌和手环进去看一看。

有的受邀嘉宾为了帮助同伴进场,在通过安检后,从2楼把入场凭证扔给楼下等待的同伴。

晚上7点整,雷军穿着标志性的牛仔裤准时登上演讲台,用1小时13分钟分享了他过去30多年经历的几次关键成长和感悟。从这些经历中不难看出,早在大学时期,雷军就已经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劳模。

1987年,雷军考上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图书馆里的一本《硅谷之火》激起了他一生的梦想:创办一家伟大的公司。为了实现梦想,他为自己设下三个目标:两年修完大学所有学分,成为优秀的程序员,在学报上发论文。

1990年8月,大三暑假期间,雷军与学长在宾馆里租了一个房间,成立了人生中第一家公司——“三色”。这家公司包括雷军在内有4位创始人,每人占股25%,业务包括卖电脑、写软件、打字复印等,“为了伟大梦想,我们不怕辛苦,啥生意都做”。

但公司开了没多久,就遇到了经营困难。关门清算那天,雷军和其他三位创始人连散伙饭都没吃,最后只分到了一台286的电脑。

大学毕业后,雷军加入金山,之后又创建了小米。在去年详细讲述过这段经历后,雷军把今年个人演讲的重点聚焦在了另一段苦活累活上:小米手机的高端化。

在雷军口中,小米手机过去3年的高端探索之路,是他近10年来最痛苦、也是收获最大的一次。

当团队对高端化路线产生动摇时,雷军与管理层激烈讨论,最终说服所有人。将高端化定为集团战略后,他又带头学习摄影,一次也没有缺席过徕卡摄影班的大师课,还时常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摄影作品。

3年多时间、上百亿投入、几万人的共同努力,在雷军看来,小米高端探索之路历经跌宕起伏,终于迎来了阶段性的突破。在这场战役中,哪怕任何一点微小的成功,都非常不易。

演讲中提到的每一段经历,他都在做“难做的事”。如今,已过天命之年的雷军,仍然在做劳模。

最后的劳模

准备这样一场个人演讲,对雷军来说并不容易。

他声称自己虽然是E型人格(编者注:ENFJ:主人公人格类型,这类人是天生的领导者,充满激情,魅力四射),但同时也是一位社恐人士。早年,雷军有一次受邀做一小时的演讲,结果只用15分钟就讲完了所有准备好的内容,不得不重新再说一遍,“当时心里非常尴尬”。

8月14日个人演讲的前一天,雷军发了一条微博,称晚上刚完成了第三次彩排,PPT总页数达到480页,为这场演讲前后准备了两个月时间。

在一众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初代互联网大佬中,雷军是个异类。

马云和马化腾已经很少公开露面。去年,他们“出现”在了雷军的第三次演讲稿中:“有的说马化腾刚创业的时候要把QQ卖给我,我没买;还有的说马云刚创业的时候找我投资,我没投。这里,我要澄清一下,他们没有找过我,这些全是谣传。”今年踩在AI风口上的李彦宏相对活跃,但出镜频率也远不及雷军。

相比之下,54岁的雷军仍然热衷于做劳模,冲在业务第一线,干着苦活累活为小米站台。

雷军现阶段主要负责的手机和汽车两大业务,都是苦差事。

据IDC数据,2023年Q2,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2.1%;上半年出货量同比下降7.4%。618年中大促期间,在厂商与电商平台双重补贴且优惠力度较大的情况下,智能手机销售同比下降幅度仍超过5%。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同样低迷。据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2023年Q2,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年同比下降8%,环比下降5%。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行业也结束了高速发展的时代。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374.7万辆,同比增长44.1%,但相较2021年同比增长1.6倍、2022年的93.4%,增长率大幅下降。

作为手机市场的老玩家和新能源汽车的新晋选手,小米面临着严峻的市场竞争。

雷军在2020年第一次个人演讲上曾提出三个愿望,其中之一是,“希望未来不会再有人说雷总是劳模了,因为这个舞台属于小米的年轻人”。

但站在3年后的今天,13岁的小米,暂时还离不开这位54岁的劳模。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雷军

  • 张勇学不会雷军,周鸿祎带不动哪吒
  • 车圈大佬激辩“内卷”,余承东雷军王传福全下场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雷军,互联网大佬中的最后一位劳模

从苦活累活中来,到苦活累活中去。

文|雪豹财经社 瀚星

8月14日下午4点,距离第四次个人演讲开幕还有3个小时,雷军在赶往会场的路上发了最后一条预热微博:“这一次,我们有One More Little Thing。”

从5天前官宣到正式开讲前,雷军在自己的抖音账号上更新了10条短视频动态,在微博上发布了近50条动态,制造悬念,吸引流量。

这距离雷军上一次在公开场合演讲,才仅仅过去了不到两个月。6月底,他受邀在母校武汉大学做过一场演讲。再往前回溯两个月,他先是在小米科技园与米粉共度米粉节,又召开了小米13 Ultra的发布会,一天之后又出现在上海车展,为小米汽车探路。

直到今天,54岁的雷军身上,仍然有20多年前“中关村劳模”的影子。在初代互联网大佬们或退隐江湖、或淡出一线的当下,这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在第四次个人演讲中,他再次讲起了自己做过的那些“难做的事”。

做“难做的事”

雷军的第四次个人演讲,选择了比前三次更开阔、能容纳更多观众的场地——北京四环外的国家会议中心。

这也是他规模最大的一次演讲,1000名米粉受邀参加,但来到会场的远不止这个人数。

没有获得入场资格的米粉们,在会场外拍照留念。演讲开始后,仍有部分米粉守在会场门口,盯着每一位走出的参会者,询问是否可以借用他们的胸牌和手环进去看一看。

有的受邀嘉宾为了帮助同伴进场,在通过安检后,从2楼把入场凭证扔给楼下等待的同伴。

晚上7点整,雷军穿着标志性的牛仔裤准时登上演讲台,用1小时13分钟分享了他过去30多年经历的几次关键成长和感悟。从这些经历中不难看出,早在大学时期,雷军就已经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劳模。

1987年,雷军考上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图书馆里的一本《硅谷之火》激起了他一生的梦想:创办一家伟大的公司。为了实现梦想,他为自己设下三个目标:两年修完大学所有学分,成为优秀的程序员,在学报上发论文。

1990年8月,大三暑假期间,雷军与学长在宾馆里租了一个房间,成立了人生中第一家公司——“三色”。这家公司包括雷军在内有4位创始人,每人占股25%,业务包括卖电脑、写软件、打字复印等,“为了伟大梦想,我们不怕辛苦,啥生意都做”。

但公司开了没多久,就遇到了经营困难。关门清算那天,雷军和其他三位创始人连散伙饭都没吃,最后只分到了一台286的电脑。

大学毕业后,雷军加入金山,之后又创建了小米。在去年详细讲述过这段经历后,雷军把今年个人演讲的重点聚焦在了另一段苦活累活上:小米手机的高端化。

在雷军口中,小米手机过去3年的高端探索之路,是他近10年来最痛苦、也是收获最大的一次。

当团队对高端化路线产生动摇时,雷军与管理层激烈讨论,最终说服所有人。将高端化定为集团战略后,他又带头学习摄影,一次也没有缺席过徕卡摄影班的大师课,还时常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摄影作品。

3年多时间、上百亿投入、几万人的共同努力,在雷军看来,小米高端探索之路历经跌宕起伏,终于迎来了阶段性的突破。在这场战役中,哪怕任何一点微小的成功,都非常不易。

演讲中提到的每一段经历,他都在做“难做的事”。如今,已过天命之年的雷军,仍然在做劳模。

最后的劳模

准备这样一场个人演讲,对雷军来说并不容易。

他声称自己虽然是E型人格(编者注:ENFJ:主人公人格类型,这类人是天生的领导者,充满激情,魅力四射),但同时也是一位社恐人士。早年,雷军有一次受邀做一小时的演讲,结果只用15分钟就讲完了所有准备好的内容,不得不重新再说一遍,“当时心里非常尴尬”。

8月14日个人演讲的前一天,雷军发了一条微博,称晚上刚完成了第三次彩排,PPT总页数达到480页,为这场演讲前后准备了两个月时间。

在一众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初代互联网大佬中,雷军是个异类。

马云和马化腾已经很少公开露面。去年,他们“出现”在了雷军的第三次演讲稿中:“有的说马化腾刚创业的时候要把QQ卖给我,我没买;还有的说马云刚创业的时候找我投资,我没投。这里,我要澄清一下,他们没有找过我,这些全是谣传。”今年踩在AI风口上的李彦宏相对活跃,但出镜频率也远不及雷军。

相比之下,54岁的雷军仍然热衷于做劳模,冲在业务第一线,干着苦活累活为小米站台。

雷军现阶段主要负责的手机和汽车两大业务,都是苦差事。

据IDC数据,2023年Q2,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2.1%;上半年出货量同比下降7.4%。618年中大促期间,在厂商与电商平台双重补贴且优惠力度较大的情况下,智能手机销售同比下降幅度仍超过5%。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同样低迷。据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2023年Q2,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年同比下降8%,环比下降5%。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行业也结束了高速发展的时代。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374.7万辆,同比增长44.1%,但相较2021年同比增长1.6倍、2022年的93.4%,增长率大幅下降。

作为手机市场的老玩家和新能源汽车的新晋选手,小米面临着严峻的市场竞争。

雷军在2020年第一次个人演讲上曾提出三个愿望,其中之一是,“希望未来不会再有人说雷总是劳模了,因为这个舞台属于小米的年轻人”。

但站在3年后的今天,13岁的小米,暂时还离不开这位54岁的劳模。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