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小米CyberDog2“更狗了”,“赛博宠物”时代到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米CyberDog2“更狗了”,“赛博宠物”时代到来?

雷军有更大的野心。

文|唐辰同学

人手一只“赛博宠物”的时代到来?

最近一周,随着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的火热,也被三只“狗”成功吸引住目光:小米CyberDog2、追觅DreameDog和兵器装备集团的“四足仿生机器人”。

小米CyberDog2,即铁蛋2,因为有雷军和小米的光环加持,是目前国内仿生四足机器人中最大的“明星”。作为“One More Little Things”,在2023雷军年度演讲上压轴出场。

相较于上一代产品,铁蛋2的外形更接近真狗,腿部和腰部比例也更加自然。同时支持手势互动、语音控制、人脸识别、AIoT联动等技能,可实现动态平衡、倒地恢复、摔倒保护等运动控制。用雷军的话来说,铁蛋2“更狗了”。

DreameDog则来自国内广义机器人公司追觅科技,其外形和体积和小米CyberDog2类似,也很“狗”。根据媒体介绍,追觅机器狗是行业内首款头身联动的仿生四足机器人,在追觅为其开发的DreameDog情绪系统支持下,可以借助头部表情,在互动中给用户提供情绪反馈。

追觅机器人产品线,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现场拍摄

兵器装备集团的机器狗则是察打一体的仿生四足机器人,通过“出品”公司和产品名称,大概能猜出这款机器人的基本定位和功能,在此不方便赘述。

察打一体四足机器人,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现场拍摄图片

其实,除了这三只机器狗,典型的仿生四足机器人公司还有著名的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云深处、腾讯Robotics X实验室等。

很多消费者都对这类仿生四足机器人产生浓厚的兴趣,但受其高昂的售价、仍显稚嫩的产品以及机器人材料和技术的限制,机器狗很难像智能手机、穿戴设备等成熟电子产品,在确定的应用场景里迅速成长为消费级产品。CyberDog一代直接被定义为“工程探索版”,更像实验室的半成品,用来技术探路。

为什么都要做“狗”?

即便如此,小米、追觅、波士顿动力甚至包括腾讯,都仍在持续耕耘并迭代机器狗。以小米为例,我们可以看到此类公司押注机器狗的内在逻辑。

一方面,CyberDog是加深公众对小米是技术公司认知的重要载体。无论是主观的影视剧渲染,还是客观的行业发展阶段,机器人都是技术密度极高的赛道。小米公司的定位即“是一家以智能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消费电子及智能制造公司。”其使命为始终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让全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

在2023年度演讲现场,雷军宣布小米科技战略升级,并公布了小米的科技理念。雷军还拆解了小米科技战略升级的四个关键路径与原则,即深耕底层技术,长期持续投入,软硬深度融合,AI(人工智能)全面赋能。值得提一的是,此次雷军重点提到了小米对于AI的思考以及小米在大模型领域的布局。

他同时强调,小米会用AI赋能软件和硬件,为此小米还特别总结了一个公式,雷军认为,AI在小米技术研发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CyberDog2和小米集团其他智能产品,不断加深大众对不可具体触摸的技术、战略的感性认知,也在为小米的高端化战略添一把柴火。简单理解,CyberDog是一扇窗,展示的是小米的技术实力,这也是小米极力对外传达的品牌形象。

小米科技战略公式

另外一方面,雷军精准布局机器人赛道,抢占具身智能的风口。雷军曾说,站在风口,猪都会飞。人工智能的下一个浪潮可能就是具身智能。英伟达CEO黄仁勋曾表示,“AI的下一个浪潮将是具身智能”;美籍华裔人工智能学者李飞飞也曾表示,具身智能将会成为AI领域的下一个“北极星问题”之一。

具身智能+人形机器人的“风口”俨然已经到来。这里的具身智能是具有身体体验的智能。理论上是由感知、想象和执行三个基础模块构成。其中,感知是具身智能的基础。

与此同时,AI的发展引入多模态大模型,为感知能力的构建和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软件基础。有媒体评论指出,人形机器人不断智能化则需要感知硬件的持续支撑,控制和执行中需要不断感知提供实时反馈。眼下机器人行业的发展阶段,类似于智能手机发展历程中的应用生态期,推动机器人应用场景落地的关键要素其实是软件生态。

小米等相关公司正在布局未来,寻求新的发展空间。目前,除了迭代到第二代的CyberDog,小米还推出过一款人形机器人,Cyberone,即铁大,与知名的波士顿动力机器人和特斯拉的擎天柱同台竞技,其背后就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外延。

此外,雷军在年度演讲中说过一段场面话,他表示,推出CyberDog 2是为了推动行业快速发展,让科技更好地服务于人类。但我们尝试拆解CyberDog的发展策略,可以看到雷军的另外一层野心。根据官方介绍,基于首款CyberDog的成功经验,小米决定继续坚持开放的策略,将CyberDog2的研发技术面向全球开源,鼓励全球的米粉和技术极客共同参与。

作为一个开放平台,CyberDog 2从底层的硬件架构到上层的精密算法,保持着超80%的开源率,并且还开放了超过100个接口。虽然还处于拓荒期,但雷军试图打造下一代机器人的底层开发平台,也成为一个合理的猜想。类似的演进路径有华为鸿蒙,更为接近的案例则为苹果Vision Pro。

作为苹果首款MR头显,苹果CEO库克称Vision Pro是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革命性产品,这也被不少分析人士将其捧高到库克的“iPhone”的高度。但实际上,Vision Pro缺陷不少,比如硬件层面的外接电源设计,软件上配套生态的不成熟,包括消费内容稀缺等。

业界有一个共识,即苹果发布第一代Vision Pro,其根本目的可能不是面对消费者,而是为全球开发者提供一个全新的软件平台。因为苹果还是一家软件公司。乔布斯曾公开宣称,苹果最大的秘密就是苹果把自己看成是一家软件公司(Apple views itself as a software company)。

CyberDog的演进路线何其相似,这样的小米,可能更当得起科技公司的名头。

“赛博宠物”时代到来?关键是解决吃饭问题

但我们也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品牌认知战和未来赛道的野心布局,更多是仰望星空的探路,眼下的商业应用场景开发,才是最关键的吃饭问题。任何的战略构想,都需要落地的商业模式执行,否则都是空中楼阁。

目前,手机厂商都在准备过冬,降本提效成为主流。如何拓宽IoT航线,在智能手机之外,为物联网配备新的“开门钥匙”,是摆在小米们面前的“近水”,挖到就可以解渴。

智能家居是物联网及AI技术落地的一大核心场景,也是目前最为成熟、搭建最为完善的IoT产物。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布CyberDog2时,雷军介绍,铁蛋2将接入小爱同学的 AI 语音交互系统,可以语音控制米家设备。

从中可以看到,小米AIoT发展策略新的思路:雷军最为现实,也是最具有快速变现能力的算盘是重新激活IoT体系,继续挖掘物联网商机。

IoT业务无疑是小米路线最为清晰第二增长曲线。在小米汽车形成竞争力之前,IoT已经是小米仅次于手机业务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也是小米集团的发展战略。

2018年小米上市时,雷军对外的故事是: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物联网)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极力摆脱小米就是手机厂商的印象,以拉高估值。随后,雷军进一步明确,AIoT战略是小米未来5-10年的核心战略。

市场接受了这个故事,在IoT、AI等概念的助推下,小米的市值一度飙升至千亿美元。作为物联网的重要入口,小米的AIoT战略为其赢得更大的商业想象力和现实收益。因为物联网这块蛋糕确实太诱人。有报告显示,中国物联网市场规模2015年达到7510.6亿元,到2019年已经膨胀至157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20.2%;第三方报告认为,受益于物联网产业链景气度持续升高,其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

但手机行业的成熟,手机的销量也触顶,并开始下滑。被手机厂商寄予厚望的IoT业务也受到负面影响。财报显示,小米2023年一季度总营收为595亿元,同比下降18.9%。其中,小米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则同比减收13.6%,营收168亿元。而2022年第一季度销售收入为195亿元。

不止小米,华为、OPPO、荣耀等重力布局IoT业务的手机厂商也未能阻止业绩颓势。以OPPO为例,2021年上半年,OPPO将“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改为“IoT事业群”,同时将组织架构一分为三,分为“穿戴事业部(手表、手环)”、“智能显示事业部(电视)”和“音频事业部(耳机)”。

可谓出师未捷,今年8月初,业界盛传OPPO 集团助理副总裁、IoT事业群负责人李开新已离职。随后,OPPO对媒体表示:“李开新因个人原因已离职,不影响业务的正常运行。”对于李开新的离职,市场分析普遍认为或许与 OPPO 物联网业务进展不佳有关。

目前看,CyberDog有这个潜力,也有这个实力,扛起小米IoT的希望。根据各类官方介绍,仿生四足机器人的主要用途有:特种巡检、家用陪伴、科研教育和军事。由此延伸,机器狗可以作为赛博朋克宠物,与用户亲密互动,给人带去情绪价值,比如陪伴、互动以及调教带来的成就感、获得感。这固然是一个很好的设想,治愈系经济也是一片蓝海,但对小米来说,还不够性感。

假如把CyberDog置于核心位置,智能家居的不少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比如语音控制,行走的机器狗可以成为一个中枢,大模型让智能语音助手真正能够读懂、听懂我们,其易用性的提升是极为显著的,也具备更高的智能和互动要素,极大程度操控过程中无感情、反应慢甚至失灵的“智障”体验。

而且,不需要再借助手机的繁复操作,比如解锁手机、打开APP、设置模式、找到设备、操控设备等,让智能家居回归简化生活的本质,甚至有可能实现科幻电影里才出现的情节。

目前,手机厂商深耕IoT还有个致命的痛点。小米、华为等厂商可以最大限度的补齐智能音箱、智能窗帘、灯控、安防等业务线,即便手机厂商已经通过智能电视撕开一道口子,但对于家居核心的大家电,还缺少关键能力,仍然无法与海尔、海信、格力等企业抗衡,而这些家电巨头都有自身的智能家居方案,除非它们放弃自身的方案,否则手机厂商的万物互联可能始终都无法打通所有家电。

CyberDog在系统和软件层面,从更高维度的开放策略为小米提供了一套和家电巨头合作的方案。在消费端,成为IoT产品枢纽并成为智能控制中心,化身万亿物联网的新一代入口,更有想象力。

追觅也是如此,从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得知,追觅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机器人产品线,技术和产品都已经很成熟,比如追觅机器狗,也已经演进到第二代。对于深入家居环境的追觅来说,如何拓宽生存空间,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新巨头,智能家居是个不错的机会。

由此看来,小米CyberDog“更狗了”,追觅们也争相跟进,不只是人手一只“赛博宠物”的时代到来,我们也能看到一个人工智能加持的新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时代的到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小米

6.1k
  • 小米申请m图形商标
  • 亦庄国投入股小米机器人公司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小米CyberDog2“更狗了”,“赛博宠物”时代到来?

雷军有更大的野心。

文|唐辰同学

人手一只“赛博宠物”的时代到来?

最近一周,随着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的火热,也被三只“狗”成功吸引住目光:小米CyberDog2、追觅DreameDog和兵器装备集团的“四足仿生机器人”。

小米CyberDog2,即铁蛋2,因为有雷军和小米的光环加持,是目前国内仿生四足机器人中最大的“明星”。作为“One More Little Things”,在2023雷军年度演讲上压轴出场。

相较于上一代产品,铁蛋2的外形更接近真狗,腿部和腰部比例也更加自然。同时支持手势互动、语音控制、人脸识别、AIoT联动等技能,可实现动态平衡、倒地恢复、摔倒保护等运动控制。用雷军的话来说,铁蛋2“更狗了”。

DreameDog则来自国内广义机器人公司追觅科技,其外形和体积和小米CyberDog2类似,也很“狗”。根据媒体介绍,追觅机器狗是行业内首款头身联动的仿生四足机器人,在追觅为其开发的DreameDog情绪系统支持下,可以借助头部表情,在互动中给用户提供情绪反馈。

追觅机器人产品线,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现场拍摄

兵器装备集团的机器狗则是察打一体的仿生四足机器人,通过“出品”公司和产品名称,大概能猜出这款机器人的基本定位和功能,在此不方便赘述。

察打一体四足机器人,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现场拍摄图片

其实,除了这三只机器狗,典型的仿生四足机器人公司还有著名的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云深处、腾讯Robotics X实验室等。

很多消费者都对这类仿生四足机器人产生浓厚的兴趣,但受其高昂的售价、仍显稚嫩的产品以及机器人材料和技术的限制,机器狗很难像智能手机、穿戴设备等成熟电子产品,在确定的应用场景里迅速成长为消费级产品。CyberDog一代直接被定义为“工程探索版”,更像实验室的半成品,用来技术探路。

为什么都要做“狗”?

即便如此,小米、追觅、波士顿动力甚至包括腾讯,都仍在持续耕耘并迭代机器狗。以小米为例,我们可以看到此类公司押注机器狗的内在逻辑。

一方面,CyberDog是加深公众对小米是技术公司认知的重要载体。无论是主观的影视剧渲染,还是客观的行业发展阶段,机器人都是技术密度极高的赛道。小米公司的定位即“是一家以智能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消费电子及智能制造公司。”其使命为始终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让全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

在2023年度演讲现场,雷军宣布小米科技战略升级,并公布了小米的科技理念。雷军还拆解了小米科技战略升级的四个关键路径与原则,即深耕底层技术,长期持续投入,软硬深度融合,AI(人工智能)全面赋能。值得提一的是,此次雷军重点提到了小米对于AI的思考以及小米在大模型领域的布局。

他同时强调,小米会用AI赋能软件和硬件,为此小米还特别总结了一个公式,雷军认为,AI在小米技术研发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CyberDog2和小米集团其他智能产品,不断加深大众对不可具体触摸的技术、战略的感性认知,也在为小米的高端化战略添一把柴火。简单理解,CyberDog是一扇窗,展示的是小米的技术实力,这也是小米极力对外传达的品牌形象。

小米科技战略公式

另外一方面,雷军精准布局机器人赛道,抢占具身智能的风口。雷军曾说,站在风口,猪都会飞。人工智能的下一个浪潮可能就是具身智能。英伟达CEO黄仁勋曾表示,“AI的下一个浪潮将是具身智能”;美籍华裔人工智能学者李飞飞也曾表示,具身智能将会成为AI领域的下一个“北极星问题”之一。

具身智能+人形机器人的“风口”俨然已经到来。这里的具身智能是具有身体体验的智能。理论上是由感知、想象和执行三个基础模块构成。其中,感知是具身智能的基础。

与此同时,AI的发展引入多模态大模型,为感知能力的构建和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软件基础。有媒体评论指出,人形机器人不断智能化则需要感知硬件的持续支撑,控制和执行中需要不断感知提供实时反馈。眼下机器人行业的发展阶段,类似于智能手机发展历程中的应用生态期,推动机器人应用场景落地的关键要素其实是软件生态。

小米等相关公司正在布局未来,寻求新的发展空间。目前,除了迭代到第二代的CyberDog,小米还推出过一款人形机器人,Cyberone,即铁大,与知名的波士顿动力机器人和特斯拉的擎天柱同台竞技,其背后就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外延。

此外,雷军在年度演讲中说过一段场面话,他表示,推出CyberDog 2是为了推动行业快速发展,让科技更好地服务于人类。但我们尝试拆解CyberDog的发展策略,可以看到雷军的另外一层野心。根据官方介绍,基于首款CyberDog的成功经验,小米决定继续坚持开放的策略,将CyberDog2的研发技术面向全球开源,鼓励全球的米粉和技术极客共同参与。

作为一个开放平台,CyberDog 2从底层的硬件架构到上层的精密算法,保持着超80%的开源率,并且还开放了超过100个接口。虽然还处于拓荒期,但雷军试图打造下一代机器人的底层开发平台,也成为一个合理的猜想。类似的演进路径有华为鸿蒙,更为接近的案例则为苹果Vision Pro。

作为苹果首款MR头显,苹果CEO库克称Vision Pro是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革命性产品,这也被不少分析人士将其捧高到库克的“iPhone”的高度。但实际上,Vision Pro缺陷不少,比如硬件层面的外接电源设计,软件上配套生态的不成熟,包括消费内容稀缺等。

业界有一个共识,即苹果发布第一代Vision Pro,其根本目的可能不是面对消费者,而是为全球开发者提供一个全新的软件平台。因为苹果还是一家软件公司。乔布斯曾公开宣称,苹果最大的秘密就是苹果把自己看成是一家软件公司(Apple views itself as a software company)。

CyberDog的演进路线何其相似,这样的小米,可能更当得起科技公司的名头。

“赛博宠物”时代到来?关键是解决吃饭问题

但我们也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品牌认知战和未来赛道的野心布局,更多是仰望星空的探路,眼下的商业应用场景开发,才是最关键的吃饭问题。任何的战略构想,都需要落地的商业模式执行,否则都是空中楼阁。

目前,手机厂商都在准备过冬,降本提效成为主流。如何拓宽IoT航线,在智能手机之外,为物联网配备新的“开门钥匙”,是摆在小米们面前的“近水”,挖到就可以解渴。

智能家居是物联网及AI技术落地的一大核心场景,也是目前最为成熟、搭建最为完善的IoT产物。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布CyberDog2时,雷军介绍,铁蛋2将接入小爱同学的 AI 语音交互系统,可以语音控制米家设备。

从中可以看到,小米AIoT发展策略新的思路:雷军最为现实,也是最具有快速变现能力的算盘是重新激活IoT体系,继续挖掘物联网商机。

IoT业务无疑是小米路线最为清晰第二增长曲线。在小米汽车形成竞争力之前,IoT已经是小米仅次于手机业务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也是小米集团的发展战略。

2018年小米上市时,雷军对外的故事是: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物联网)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极力摆脱小米就是手机厂商的印象,以拉高估值。随后,雷军进一步明确,AIoT战略是小米未来5-10年的核心战略。

市场接受了这个故事,在IoT、AI等概念的助推下,小米的市值一度飙升至千亿美元。作为物联网的重要入口,小米的AIoT战略为其赢得更大的商业想象力和现实收益。因为物联网这块蛋糕确实太诱人。有报告显示,中国物联网市场规模2015年达到7510.6亿元,到2019年已经膨胀至157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20.2%;第三方报告认为,受益于物联网产业链景气度持续升高,其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

但手机行业的成熟,手机的销量也触顶,并开始下滑。被手机厂商寄予厚望的IoT业务也受到负面影响。财报显示,小米2023年一季度总营收为595亿元,同比下降18.9%。其中,小米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则同比减收13.6%,营收168亿元。而2022年第一季度销售收入为195亿元。

不止小米,华为、OPPO、荣耀等重力布局IoT业务的手机厂商也未能阻止业绩颓势。以OPPO为例,2021年上半年,OPPO将“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改为“IoT事业群”,同时将组织架构一分为三,分为“穿戴事业部(手表、手环)”、“智能显示事业部(电视)”和“音频事业部(耳机)”。

可谓出师未捷,今年8月初,业界盛传OPPO 集团助理副总裁、IoT事业群负责人李开新已离职。随后,OPPO对媒体表示:“李开新因个人原因已离职,不影响业务的正常运行。”对于李开新的离职,市场分析普遍认为或许与 OPPO 物联网业务进展不佳有关。

目前看,CyberDog有这个潜力,也有这个实力,扛起小米IoT的希望。根据各类官方介绍,仿生四足机器人的主要用途有:特种巡检、家用陪伴、科研教育和军事。由此延伸,机器狗可以作为赛博朋克宠物,与用户亲密互动,给人带去情绪价值,比如陪伴、互动以及调教带来的成就感、获得感。这固然是一个很好的设想,治愈系经济也是一片蓝海,但对小米来说,还不够性感。

假如把CyberDog置于核心位置,智能家居的不少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比如语音控制,行走的机器狗可以成为一个中枢,大模型让智能语音助手真正能够读懂、听懂我们,其易用性的提升是极为显著的,也具备更高的智能和互动要素,极大程度操控过程中无感情、反应慢甚至失灵的“智障”体验。

而且,不需要再借助手机的繁复操作,比如解锁手机、打开APP、设置模式、找到设备、操控设备等,让智能家居回归简化生活的本质,甚至有可能实现科幻电影里才出现的情节。

目前,手机厂商深耕IoT还有个致命的痛点。小米、华为等厂商可以最大限度的补齐智能音箱、智能窗帘、灯控、安防等业务线,即便手机厂商已经通过智能电视撕开一道口子,但对于家居核心的大家电,还缺少关键能力,仍然无法与海尔、海信、格力等企业抗衡,而这些家电巨头都有自身的智能家居方案,除非它们放弃自身的方案,否则手机厂商的万物互联可能始终都无法打通所有家电。

CyberDog在系统和软件层面,从更高维度的开放策略为小米提供了一套和家电巨头合作的方案。在消费端,成为IoT产品枢纽并成为智能控制中心,化身万亿物联网的新一代入口,更有想象力。

追觅也是如此,从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得知,追觅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机器人产品线,技术和产品都已经很成熟,比如追觅机器狗,也已经演进到第二代。对于深入家居环境的追觅来说,如何拓宽生存空间,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新巨头,智能家居是个不错的机会。

由此看来,小米CyberDog“更狗了”,追觅们也争相跟进,不只是人手一只“赛博宠物”的时代到来,我们也能看到一个人工智能加持的新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时代的到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