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吐槽中映射现实,还原直播电商行业众生相
从吐槽中映射现实,还原直播电商行业众生相
02.22-02.28
腾讯视频
活动详情

2019年被视为直播电商元年,随后的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不受时空限制的直播带货迅速崛起,成为时代的宠儿。

面对直播电商这一方兴未艾的行业,理性的思考必不可少。《吐槽大会》第五季第四期,主咖请来了直播带货一姐薇娅,这一期的内容也紧密围绕直播电商有关的话题展开。嘉宾们从生活中提炼有趣的段子,用吐槽的方式让直播带货的利弊得以直观体现,也为观众还原了直播电商时代人们的不同面貌。

被吐槽的那些电商热点

在这一期的节目里,嘉宾们从各个角度切入,提供了自己对直播电商行业发展的观察视角。比如,李雪琴吐槽“在薇娅直播间抢了好几次才抢到,但是竟然要付钱,明明是我抢的,付钱不是叫买吗”,其实揭露的是大直播时代下购物者的价格导向趋势和为低价盲目争抢的疯狂。作为主播的金星则直接点出主播引导观众冲动消费、劝诫观众要理性消费。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对薇娅在直播间卖火箭的吐槽。去年4月1日,薇娅打出了直播卖火箭的广告,但当用户进入直播间,会发现卖的不是火箭,而是火箭的运载服务。

几位嘉宾都都抓住了这个点展开吐槽。比如,张大大开玩笑说,“这么明显的炒作”是在抄袭自己。王建国也在段子里友情提示观众,主播们的销售话术不过是“荧幕上的噱头”,不能为了钱“啥事都干、啥话都说”。

电商时代“众生相”

节目中的讨论都是基于实际的社会问题,并不脱离生活,这让观众更易感、更能形成共鸣。

“很多主播都会引导你冲动消费,让你买很多用不到的东西”,在段子中,金星呼吁大家理性消费。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在快消费时代,过度消费及由此导致的借贷自杀新闻层出不穷。但其实过多提前消费并无必要,而应该让心态、物欲与收支情况紧扣一点,过一种量入为出的生活。

另一方面,处于这个系统之中并居于台前的主播同样难以逃脱电商产业带来的压力。比如薇娅就曾在采访中哭诉,自己全年无休、没有时间陪伴女儿。无论是金星吐槽薇娅,“我见了这么多独立女性,但独立女儿我还是头一回见”,还是薇娅自嘲是“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都反映了电商主播竞争激烈、高强度工作的行业现状。

进一步看,这些表层现象背后也正是许知远在段子里所担忧的“精神无所附着”。许知远说,“薇娅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拜物教,她就是这个拜物教的神”,直指现代社会消费欲激增、年轻人失去精神寄托的现状。事实上,许知远、薛兆丰等作家、学者也都曾做客薇娅直播间推荐过自己的作品。在节目里,许知远说,自己最想卖的还是那本关于梁启超的书。“我很难想象她怎么卖这本书。她说还是火箭好卖一些。……这本书现在全网最低价,梁启超来了都拿不到这个价。”这样的表达能在讽刺中引发大家的反思,在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的精神世界该栖身何处?

破圈吐槽激发理性思考

直播电商行业正处于喧嚣之中,正所谓“不破不立”,本期《吐槽大会》在嬉笑怒骂间,以吐槽的形式对这个行业进行重新审视并点明利弊,自有其意义。

通过各领域群像的塑造、破圈吐槽场景的搭建,节目还原了当代个体的生存状态和直播电商行业的复杂生态,呼吁消费者理性看待直播带货的价值,仔细辨别乱象与清流,同时也点出主播应当找准自己在直播带货中的定位,以更审慎的态度为消费者负责。

无论是直播电商一姐薇娅,还是刚涉足直播带货的金牌主持人金星,在节目中嘉宾们被还原成不完美的普通人,观众可以从嘉宾自嘲和彼此吐槽中获得共鸣,继而投射到自身,引发对自身生存境况的反思。这也彰显了节目对时代症候的关注。吐槽是一门需要与时俱进的艺术,需要新鲜的有生命力的表达,需要提供看待不同职业和身份的切口,甚至在吐槽之外,提供纾解人们当下焦虑的方式。这种破圈的现实意义正是对《吐槽大会》IP立意与格局的再度升级。

活动讨论

已有0条发言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