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研社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你凭什么说我是杠精?

一旦在讨论中,一方给另一方扣上“杠精”的名号,一切对话就会迅速转向对“杠精”身份的辩解,整个对话因为“杠精”一词的介入,演变为了一场微型的“猎巫审判”——哦不,...

推特上的美国老弟都在刷的#ww3#是个啥?

如果世界真的会被梗图毁掉,那么问题应该不在梗图身上。

村头的大字标语啥时候成了当代艺术?

最近十几年,就连拥有无数高精尖IT人才,掌握核心科技的互联网公司,在想要俘获农民伯伯的心时,都要扎根农村土墙。互联网狂欢下这些标语所有文本和语境被推翻重建,我们...

琐事一直做不完,真的只是因为拖延吗?

“这是千禧一代的通病,是我们生活的底色。”

哪位老中医能治好PTSD?

前几天,我的一位朋友在群聊里分享了李诞的一段脱口秀,几秒后,就有另一位朋友在群里回复道:“又是李诞,抱歉,我现在是李诞PTSD。这似乎又会通向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什么时候起恋爱变成了闯关游戏?

这类问题起初还没有姓名,直到流行语为它们赋予了一个统一的名字——求生欲测试。求生欲让恋爱关系里应有的包容、理解和平等,被扭曲成“我在给你台阶”、“我在让着你”等...

为什么我会成为比妈妈更爱收拾屋子的人?

不丢掉无用东西的人,最后丢掉的是自己的梦想

终于要迎来第962波寸头潮流了吗?

谁家的少年剃了寸头,又是谁家的玫瑰因此凋落?

撒贝宁是怎么成为芳心纵火犯的?

撒贝宁主持《今日说法》时离我们很远,当他说出为爱鼓掌时离我们很近。

是谁先开始说“害”的?

害,用就完事了。

不用手表看时间的现代人,为啥喜欢买日历?

【别问】是我们推出的一个偏亚文化的轻知识专栏,致力于探讨一些好玩有趣的话题与现象,并尽可能发掘其背后的原因与故事。“去年买的故宫日历今年一整年都像一块端正的砖头...

“送快递”能“让美国再次联结”?

关于《死亡搁浅》构筑的虚幻和现实,这款游戏给出的问题要多过答案。

不同年代的网友都是如何“口吐芬芳”的?

一段微缩版网络流行语编年史。

为什么豆瓣那么多三观怪?

没有生活的人,只能谈三观。

为啥东北小曲儿里要掺上散装粤语?

粤语的国民好感度实在是太高了

为什么演戏烂的是他,尴尬的却是我?

演技优秀的人都是相似的,演技烂的人各有各的拙劣

为什么饭圈文化无处不在?

饭圈文化在各行各业的渗透是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要知道专业粉丝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却有大量的人愿意在不同领域的偶像身上投注自己前所未有的知识与热情。

滤镜滤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美颜相机深谙当代“白幼瘦”的女性审美,帮助女孩们的照片无限靠近这一标准。

恋爱脑是一种病吗?

恋爱脑的另一种表现是对于对方过多的依赖以及对于自己莫名的自卑,所以会在拼命付出——索求回报——自我怀疑的情绪中循环。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