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张军/王永钦:中国发展模式的经验与挑战,从“做对激励”到“做对价格”

在市场不完全和远离世界技术前沿的基于投资的发展阶段,最重要的不是“做对价格”,而是“做对激励”,一定程度的“做错价格”反而有助于经济追赶。中国独特的发展战略、治...

葛长银:税为何越降越多?

税局征税不仅仅依靠税率,在法定的税率之外,还有很多“偏向”征税的法规条款,这些条款对企业来说都是限制性的。

人民币由贬转升,你想到了吗?

总体判断,2019年美元有可能走弱;人民币贬值压力有限,甚至可能升值。

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交存会导致M2低估?

国信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认为,支付机构备付金统一交存央行后,没被计入M0,因而导致M2下降。

伍戈:明年减税力度有望大于今年,但赤字率难破3%

尽管财政更加积极已成各界共识,但明年预算赤字率仍难突破3%的水平;减税力度有望大于今年,但规模仍相对有限。

中诚信:明年中国经济或“先抑后扬”,要防止行政“加杠杆”

闫衍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尤其民企经营基本面改善滞后的背景下,就业增长压力较大,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在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上升到5%。

连平:在新一轮中美博弈中,如何改变美方非理性预期?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要改变美国政要对中国经济的非理性预期,关键是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重点在于改革开放和需求扩大两个方面。

严荣: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三点建议

在允许农村土地流转的同时,要严格实行土地用途管制。

取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的限制是大方向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钟辉勇表示,取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的限制,并不是说就可以让地方政府没有上限的举债,同时需要外在的约束条件,就是市场的约束条...

中美关系改善,接下来中国经济怎么走?

中美关系改善,直接影响的不只是贸易,还增加了国内政策的回旋余地。

【趋势新知】民营企业应该怎么救?加拿大专家提供了一个思路

国有企业规模的大小,是构成非国有企业(non-SOE)企业进入壁垒(entry barrier)的最重要因素,而进入壁垒的减少,则是1995-2008期间中国经...

复旦教授:地方债不会导致崩盘,家庭债和企业债更严重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永钦认为,地方债虽然是一个问题,但不是大问题,因为政府有各种软预算约束,不会被平仓,不会破产。家庭债务太高的问题,表现为家庭不消费。企业债...

中美国债利率倒挂,近无忧但远有虑

从中长期看,随着外资持有中国债券规模的上升,以及国内机构和个人投资外国债券便利性的提高,中外国债相对利率水平的变化需要予以高度重视。

张明:干预还是不干预人民币汇率,央行或面临两难

中国社科院的张明认为,如果央行不进行干预,那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会破7、甚至进一步贬值;如果进行持续干预,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继续呈现窄幅波动趋势,甚至可能...

陆铭:地方债问题实际是空间错配,越不发达越要造新城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陆铭表示,要真正治本,除了要求劳动力自由流动,财政和金融分家,最终还需要调整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提高政府的投资效率。

摩根士丹利邢自强:中国已启动新版宽松,但这次很不一样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表示,明年政策制定者将把提振民营企业信心作为重点工作之一,同时仍将致力于控制金融风险,整顿金融领域乱象。

东兴证券张岸元:减所得税更能发挥减税效能

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认为,在同等减税金额情况下,降低企业所得税率更能够发挥减税的效能,有利于优化企业行为,促进市场出清。

长江证券:2019年稳就业需求仍在

长江证券预计,明年中国新增就业约1100-1200万,稳就业需求仍在,积极财政或继续结构性发力。

广发证券郭磊:为什么我对未来10年的中国经济不悲观?

未来10年中国高素质劳动力的形成将带来一轮可观的效率提升和创新潮,它将对应着经济的一轮创新红利。

专家:中小企业死亡率高是必然,货币政策不能当财政使

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认为,这些利好政策短期确实可以缓解民企融资难问题,但有可能加剧金融系统风险。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