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相声大师苏文茂诞辰90周年】成于“文哏”,争议于“文哏”

苏文茂是20世纪50年代相声改革的适应者。当时不让说传统段子了,新活编得不上座儿,他却能另辟蹊径,学了马三立先生的高招。

奈保尔在特立尼达的房子

在特立尼达的首都西班牙港,有两处房子是奈保尔曾经住过的,但它们并未享有所谓名人故居的待遇和名气,当地的人们对这些房子也不太了解,遑论关心。

太田治子谈父亲太宰治:是伟大的小说家还是狡猾的抄袭者?

日本小说家太宰治在第五次自杀后辞世,留下了情人太田静子和当时只有七个月大的女儿太田治子。长大后也成为作家的治子写下了回忆录《向着光明》,并指出太宰治《斜阳》一书...

斯坦·李和他的漫威爱将:为何人人都爱蜘蛛侠?

漫威超级英雄众多,斯坦·李为何偏爱蜘蛛侠?

辛迪·舍曼:在理解女人的问题上,我一直在和心中的混沌做斗争

“这里面有如此多层面的欺骗伪装。我喜欢这样的一团混乱暧昧。”

国际安徒生奖得主角野荣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魔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读书让人真正走上自己的人生道路,这也是故事所拥有的强大力量。”2018年“国际安徒生奖文学奖”得主角野荣子昨天在上海的一场演讲中这样说到。

金斯伯格摔倒了!这位“声名狼藉”的85岁女性大法官为何令全美国揪心

如果金斯伯格大法官因为健康原因被迫离职,对于民主党的影响或将远超他们刚刚得到的那二十多个众议院议席优势。

【专访】伊恩·麦克尤恩70岁:从“恐怖伊恩”到扮演上帝

那个当年依恋着母亲的男孩麦克尤恩,如今变成了愿意在小说中扮演“上帝”的作家。他不愿意自己的小说变成对读者的低声细语,他想要读者相信他强力的声音、相信他创造的人物...

【专访】朱天文×朱天心:小说家应站在潮流之外 不被政治与时代裹挟

台湾作家朱西甯的小说简体版日前首度与大陆读者见面,界面文化采访了他的女儿、同是作家的朱天文和朱天心。她们认为,张爱玲对于朱西甯的影响比鲁迅更大,而张爱玲之难得,...

大侠小事,金庸先生远离公众视线的这些年

太多温暖的记忆与不舍,今日一并写下,是以为念。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永恒的艺术家

“布尔乔亚的作品把我们带入了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权力与投降、性别认同、身体的谨慎以及与母亲的关系都是不可避免的。它迫使我们意识到自己作为不完整的成年人的地位...

【埃贡·席勒逝世百年】“道术将为天下裂”时代的欲望与动荡

1918年10月31日,埃贡·席勒因西班牙流感去世。席勒的时代(1890-1918)正是欧洲经历翻天覆地转变的时期。

金庸生前之争:他写的是挫败者的文学吗?他没有做浙大博导的资格吗?

批评者李敖与他的批评对象金庸都已故去,浙大风波也已成为了遥远的历史回响,当我们重读其人其作、重思其行其感,金庸究竟为我们留下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呢。

众说纷纭忆金庸:不是武侠作家而是小说家 无学者之名却有学者之实

在金庸逝世的当晚,界面文化采访了学者陈平原、孔庆东、徐岱以及资深“金迷”六神磊磊,聊了聊他们与金庸在武侠江湖或现实世界中的相识交游,以及他们对于金庸斯人的认识与...

十五岁出畅销书,与梁羽生“打擂台”,卷入“世纪之争”……难忘金庸“大侠”点滴

代武侠泰斗金庸逝世,读者难忘他曾留下的快意和快乐。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逝世 享年94岁

金庸一生的创作可以用一句对联概括——“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作家乌韦·约翰森:两个德国的代言人

译者达米恩·瑟尔讲述了《周年纪念日》及其作者乌韦·约翰森的故事。

“鸡汤师”变迁史

短短三十年间,心灵鸡汤在国内经历了从风靡到被戏谑的过程,从信者众到反鸡汤,有人因此成名得利,也有人被大众抛弃。

玛丽·雪莱的墓地痴迷与关于“母性”的恐怖故事

《弗兰肯斯坦》的作者把死亡与爱联系在一起。她去墓地与爱人,以及死去的母亲交流。

【专访】历史学家王笛:历史研究不应对丰富多彩的民众历史不屑一顾

通过袍哥雷明远这个人物和家庭,不但可以了解袍哥的社会组织,也可以了解当时的乡村社会,了解当时大转折的时代。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