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逝者|张国宝:从青藏铁路到西气东输,世纪工程的建设者

在他主管中国能源事业的12年里,中国能源基础设施建设进入发展的关键阶段。

【相声大师苏文茂诞辰90周年】成于“文哏”,争议于“文哏”

苏文茂是20世纪50年代相声改革的适应者。当时不让说传统段子了,新活编得不上座儿,他却能另辟蹊径,学了马三立先生的高招。

94岁美国前总统老布什逝世,曾在中国“度过最快乐时光”

2016年,老布什夫妇做客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官邸时,还曾愉快地回忆起当年在北京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大街小巷,与中国人接触的画面。夫妇二人不无感慨地说道,“在中国的...

童书作家伊妮德·布莱顿逝世50周年:怀旧应有限度,批判看待经典

让小孩的书架更能反映现实,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艰难的过程,但最容易的方法是:我们应该更批判地看待以前的文学经典,比如伊妮德·布莱顿那充满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儿童文学...

武侠小说家萧逸去世 曾与金庸并称“南金北萧”

今天的世界照样有不公,有冷漠,“富人可以通神,穷人连律师都请不起,”写了一辈子武侠的萧逸看到,武侠的价值不可取代。

为何斯坦·李才是终极超级英雄?

漫威给那些误打误撞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们传递了一种积极的信息:“是的!你们也能够改变世界!”与此同时也在告诫我们,超乎常人的力量也给将给你带来更大的责任。

斯坦·李和他的漫威爱将:为何人人都爱蜘蛛侠?

漫威超级英雄众多,斯坦·李为何偏爱蜘蛛侠?

金庸生前之争:他写的是挫败者的文学吗?他没有做浙大博导的资格吗?

批评者李敖与他的批评对象金庸都已故去,浙大风波也已成为了遥远的历史回响,当我们重读其人其作、重思其行其感,金庸究竟为我们留下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呢。

众说纷纭忆金庸:不是武侠作家而是小说家 无学者之名却有学者之实

在金庸逝世的当晚,界面文化采访了学者陈平原、孔庆东、徐岱以及资深“金迷”六神磊磊,聊了聊他们与金庸在武侠江湖或现实世界中的相识交游,以及他们对于金庸斯人的认识与...

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省海宁市,毕业于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1945年在杭州《东南日报》任外勤记者。1948年移居香港,任《大公报》香港版国...

作家乌韦·约翰森:两个德国的代言人

译者达米恩·瑟尔讲述了《周年纪念日》及其作者乌韦·约翰森的故事。

【纪念】维利里奥:战争的沙场即是一个感知的场域

维利里奥指出,速度不单是一个物理变量,更从根本上影响了我们的在世体验。

日本女演员树木希林去世 享年75岁

她在《小偷家族》里的奶奶一角深入人心。

缅怀西蒙娜·薇依

薇伊认为,为了找出真相,必须要走出实验室或者图书馆,哲学除了行动和实践以外什么都不是。

小提琴家盛中国去世 一生拉过上万场《梁祝》

盛中国曾经说过,“文化大厦不是砖瓦建成的,它建立在人们心中,看不见、摸不着,但每时每刻都能体现出来。”

怀念作家黄裳:“黄书”被抄始末

半辈子辛苦收藏的书籍被全部抄走,当时心情如何?黄裳说:“好像一个极大极沉重的包袱,突然从身上卸了下来。”

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去世享年80岁 曾获诺贝尔和平奖

“联合国可以被改善,它不完美。如果它不存在,世界上总得有个类似的机构。我是一个执着的乐观主义者,我天生乐观,也会一直保持乐观下去。”

奈保尔父亲的信:“不要害怕成为一名艺术家 想得出才能写得好”

奈保尔在回信的第一段中写道:“收到爸爸的信是多么令人欣喜啊。我若是不认识他,一定会说:有这样的父亲多棒啊。他真会写信。”

《巴黎评论》对话奈保尔:写作如同抱负被赋予我 是唯一高尚的职业

奈保尔从孩提时代起便坚信“自己带有特殊的标记”,但这并没有让他的写作之路从一开始起就一帆风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