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丁薇:你们需要歌吗?

“我其实始终还是停留在根深蒂固的音乐学院的教育中,认为音乐是用来欣赏的, 从来没打算让人参与。但现在恰恰这个时代,大家觉得一定要能参与的音乐才是好的歌,我不太理...

回顾|姚晨:我在危难之地

在很多时间,很多地方,难民似乎都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只要战争不结束,永远会有人流离失所,而大众对他们的注意力不会持续太久。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停问自己:我还能为难...

人工智能、大数据、黑色产业链 | 正午

我们每天都在网上购物。每一笔交易的背后,都隐藏着一堆数据、机器,以及不可轻视的风险。“金融”两个字,不再是遥远的生词,事关每个人的财产安全。希望通过这些职人的故...

与徐立功聊天—李安和台湾电影的那些往事

在台湾,还有谁能像徐立功这样,能讲出一大堆电影圈的轶事?2010年,他获得金马奖终身成就奖时,台上台下的李安、张艾嘉、刘若英,都是一口一个“老板”。 他说,现在...

回顾|黄觉:我的黎明骊歌

“那个年代有一部电影叫《猜火车》,所有的文艺青年就把自己的生活往那种形式上去套。如果回头再选的话,我觉得,青春必须得这么过吧。不这么过的话不亏得慌? 该青春的时...

回顾丨北京买房十三年

“真正能支持我在这个行业干下来的,是因为它离人性最近。我从2005年开始,经历2008年暴跌,2009年暴涨,2011年、2012年的滞缓,2013年的新城大跃...

我将在奥运开幕式上跳舞|短章

一位中国阿姨,即将参加巴西奥运会的开幕式表演。

北京买房十三年

“真正能支持我在这个行业干下来的,是因为它离人性最近。我从2005年开始,经历2008年暴跌,2009年暴涨,2011年、2012年的滞缓,2013年的新城大跃...

马条:一个摇滚中年的自述|短章

1995年的一个晚上,我突然发现自己一下明白什么是摇滚了。第二天我把之前写的所有烂歌,全撕碎全扔掉。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就是睡了一觉起来,突然发现自己是傻逼。

时光侦探|短章

“我认识的第一批警察,是北京东四的户籍警。他们拉着我认识了一些治安警,然后是刑警,接着是法医。从法医那里,我又认识了一些搞刑事鉴定的。一个接一个,我就这么认识了...

我在动批这十年|短章

我是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卖衣服的,卖了十年。在那里,我有很多老顾客,她们都叫我“燕儿”。但现在,由于整体搬迁,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汪晖:回忆我的老师唐弢(下)

唐先生是个典型的中国二十世纪知识分子。待人接物有传统文人的风格,不仅是温和,而且有一些内部的狂狷。狂的那部分他表现得不多,狷的部分很多——“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

汪晖:回忆我的老师唐弢(上)

在变动时代里,有一种态度是谨慎前行,这是唐先生。另一种态度是真正的认识和进击,这是鲁迅。鲁迅看什么都看得透。当时代变化到来时,认识它是能力也是品格。对时代缺乏判...

黄觉:我的黎明骊歌

“那个年代有一部电影叫《猜火车》,所有的文艺青年就把自己的生活往那种形式上去套。如果回头再选的话,我觉得,青春必须得这么过吧。不这么过的话不亏得慌? 该青春的时...

我在无国界医生前线

作为无国界医生多罗难民营项目的工作人员,战争爆发之后在南苏丹的那一个半月里,我的每一天都过得惊心动魄。

姚晨:我在危难之地

在很多时间,很多地方,难民似乎都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只要战争不结束,永远会有人流离失所,而大众对他们的注意力不会持续太久。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停问自己:我还能为难...

冯唐:我本人就是IP

主持、广告、影视和文学,离开华润后,冯唐做了不少事儿。我们找他聊了聊,这一年到底都干了什么?

我是个女孩,我攀岩

在中国,女孩子都不太希望自己有很多的肌肉。但这个女孩不同,她觉得这是一种美。这是个中国少有的女性攀岩者的故事。

一个台湾青年的运动史

“很多人诟病台湾的民主,我也意识到台湾有许多问题,这几年台湾的经济也很差,但是作为年轻一代,我非常珍惜现在的自由空气,也无法想象如何能倒退回去。”

学运、叮叮全、农民运动:你可能不了解的韩国个人史

像我这样大概四五十岁年龄的人,八十年代正在读大学,最主要的内容就是抗议,抗议全斗焕的政权。所以,在韩国,我们被称为民主化时代的启蒙者。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