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
节目年年改口碑年年跌,奇葩说、吐槽大会的新季烦恼

两档头部语言类综艺能够存活至今并且依旧有大批粉丝,在网综时代显然是非常难得而又独特的存在。

当《奇葩说》没了奇葩

马东还能为米未找到多少可能性?

在《奇葩说》屠龙的少年们

一档网综的第七年,还如何带来新鲜感?

我是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

“独立女性”意味着什么?“彩礼”为什么在21世纪依然存在?

黑白文娱专访冉高鸣:《奇葩说》还原了80%的我

“《奇葩说》能带给我的东西还远没有饱和”。

可以看不惯“我”,但是打不倒“我”,专访《奇葩说7》监制

任何综艺IP都有自己的寿命,李楠楠和她的团队都再清楚不过。

00后「刷新」《奇葩说》

提前做好瞄准00后的《奇葩说》,在如此情况之下,或许可以期待明年,甚至下一个七年。

90后到00后,奇葩说的建构与成长

面对奇葩与观众的双重迭代,《奇葩说》如何进行自我涅槃和锐意创新呢?

《奇葩说》重返十八岁

当它重拾初心后,现在的年轻人还喜欢吗?

连看六季《奇葩说》,我很抱歉

没人真的改变《奇葩说》,但总有人被它规训、降服、锻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