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画
【思想界】《千与千寻》重映:时隔18年,我们还能从片中看到什么?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千与千寻》重映及“高空坠物”事故后的种种反思。

《攻壳机动队》:日本“安保一代”的精神遗产

全国动员的战争、美军的占领、冷战、世界各地从未停止的内战和民族冲突,借由这无数的战争支撑、在血腥之上建立起的经济繁荣,这因为对战争的恐怖而不在乎好坏、不光荣的和平。

是什么连接了宫崎骏笔下的许多奇幻世界?

《宫崎骏的世界》一书作者苏珊·奈佩尔认为,不管宫崎骏的电影故事情节有多大的差异,主题是多么丰富,它们都生长于同一个宇宙。

美国金主、中国金主,谁是日本动画的“好爸爸”?

无论和哪个国家合作,自救和推广都是日本动画界目前的主要议题。

赏樱是如何成为一个全球现象的?

随着日本人的足迹踏上岛外之境、日本国际影响力的上升,赏樱演化成了一个全球现象。这背后既有日本在文化推广方面做出的努力,亦有全球化时代消费社会的推波助澜。

日本动画盈利如何?看看这半年五家动画公司和五大电视台的情况

五大电视台则多数都受到广告商投入减少的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