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电影
2022年,国产动画公司首先要“活下去”

在当下阶段ASK做原创项目的目的主要是什么?动画产业的现状和未来又如何?“后疫情时代”的动画行业怎么走?

冰墩墩火上大银幕?

《我们的冬奥》作为一次大胆而有趣的实验,为中国电影行业和动画行业注入了新能量。

时隔七年重回大银幕,“喜羊羊”跳出边界

“不想重复自己。”

从电影到品牌,还差多少部《熊出没》

让电影成为品牌的一部分。

眯眯眼的解释权究竟在谁手里?

自我东方化,感动了谁?

《雄狮少年》过誉了吗?

优缺点都过于明显,是一部“合格”的爆款,但也是一部命题作文式的“快消影像”。

逐梦大银幕的喜羊羊·麦迪还“能打”吗?

与时俱进的儿童向IP,迎来了机遇与挑战。

《秦时明月》动画又要重制了,这是在卖情怀吗?

“新瓶旧酒”对《秦时明月》到底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