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
日本战败投降76年后,为何靖国神社问题依然存在?

现实中正在承担主要责任的,并非日本的右翼,而恰恰是对中国充满着友好感情的日本人,因此我们也必须警惕那些“把日本一勺烩并且充满敌意的想象”。

【专访】日本史学者王勇:想到国际化总是看着西方,我们对亚洲历史关注不足

“以‘尊重历史’为己任的历史学家与专注‘现实关怀’的国际关系学者,保持深层次的交流与互动是很有必要的。”

日本国宝中的中国绘画

作为古代中日文化交流的实证,《五部心观》可谓是宝中之宝。从美术史角度来讲,入唐僧带回的密教图像,无疑是研究唐代密教绘画及其传承的重要范本。

王柯:从“文明”到“民族”,历史上的中国认同是如何建立的?

“在历史不可能完全还原的条件下,历史学者依然有责任要记录一个国家所走过的弯路及教训,并且通过利用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和社会心理学的理论概念去寻找人类所选择的道路种所表现出来的法则。”

近代日本如何言说中国?

子安宣邦的《近代日本的中国观》试图回应的问题便是,“如何在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构筑日本与中国的相互关系”,因为“与怎样的中国、如何地相处才能确保亚洲和平,这自然是与当代日本国家命运相关联的本质性问题”。

在原来数量较少的时候,饲养人员希望多繁殖,而现在则会加以控制。每年认定一对朱鹮让它们繁殖,对于其他朱鹮则会放入假鸟蛋不让繁殖,实施“计划生育”。

他说,日中之间的交往除领导人之间的来往外,还要扩大到经济、青少年等所有层面的交流。

【书间旅行之四】为什么日本人认为自己是太平洋战争的受害者?

东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加藤阳子试图在一个彼此关联交互的动态世界里审视日本的过去,而不是孤立地看待日本的“内部决策”。

“日本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日本政府和民间都主张开放自由的国际贸易,而不是保护主义。中日关系的此番改善,正是基于在这一点上的共识和利益共同点。”

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指出:“当前形势下,作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和全球贸易大国,双方还应共担促进世界经济复苏和稳定增长的责任,坚定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共同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