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
消费稳增长路在何方:还得靠汽车和地产竣工产业链

各类稳定固定资产投资的政策,不足以对冲总需求放缓,未来需要在扩大消费上发力。可能的方式,一是汽车消费刺激,二是提振地产竣工产业链的消费。

三季度经济数据解读:类滞胀难持续,逆周期调控将加码

三季度数据显示经济仍处于下行阶段,逆周期政策将发力以守住6.0%的增长底线。由于猪肉供给短缺,CPI同比增速未来半年可能都在3%以上,但在终端需求不强的情况下,CPI同比高位难以持续,预计2020年二季度开始将回落并趋稳,无需对这种供给短缺引起的类滞胀过度担忧。

政策性银行加大逆周期调节有哪些选项?

政策性银行加大对民企的贷款支持,避免商业类金融机构扶持民企时的一刀切,能够同时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两个目的,也符合当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导向。

半年报里的经济趋势

伴随着更多A股公司半年报的发布,2019年上半年营收增速的普遍回落正逐渐由市场预期转化为既定事实。

房地产不再是短期刺激经济手段,房企新一轮大洗牌

房地产市场将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市场分化严重,一些竞争力不强的中小房企正逐渐退出市场。

李迅雷:政府、企业和居民之间,两大难题待破解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建议,社保基金通过转让国有股权的方式来获得相关收益,这对于弥补社保缺口才是有效的举措。同时,社保基金通过资本运用,也能助推国企改革,为民企投资提供更多渠道,有利于国企做强做大做优。

张斌:不能让房价绑架稳定总需求的政策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指出,从近期经济运行情况来看,我国出口仍面临下行压力,投资增速维持在低位水平,基建投资面临融资来源困扰,这些都需要稳定总需求的政策。从长期视角来看,新的经济增长遇到重重障碍,内生信贷扩张动力不足,甚至会有通缩和经济萧条的潜在威胁。因此,结构改革和总需求政策应双管齐下。

百位经济学家展望2019,观点出现六大分歧

分歧最大的领域一个是楼市,一个是股市。

野村证券陆挺:大中城市房地产调控春节前后或将放松

明年中国经济可能出现先降后升的走势。

中国增长奇迹:黏合的政治治理和开放型经济的结合

如果中国希望成为一个现代化高收入国家,那么需要努力继续保持无偏的政治治理,并采取进一步措施来提高经济的可进入性。特别需要关注的是,中国仍需要做出更多努力以防止当前单峰无偏的治理模式出现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