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
中石油成立一新公司,透露行业转变重要信号

石油公司发展清洁能源,是主动出击还是被迫无奈?

首批俄罗斯原油进入大庆石化

首批1.5万吨俄油正在陆续进厂。

石油需求恐“永远无法恢复”,60年欧佩克遭遇最大挑战

完成工业化的西方国家早已摆脱了对石油的高度依赖,从石油市场的买家蜕变为卖家。

全球能源系统将现根本性调整,石油需求将不能完全恢复了

BP称,在快速转型和净零情景中,石油需求将不会完全恢复到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水平。

石油经济遇困境,中东未来出路何在?

2020年是不平静的一年,对中东产油国来说尤其如此。先是产量过剩,再是新冠疫情突袭,双重打击下国际油价跌至地板价,一度卖得比水还便宜,“靠油吃饭”的中东国家如今日子过得紧巴巴。

油气数字化变革再提速,千亿级市场蓝海已经打开

石油企业应该如何面对数字化变革?如何在新的潮流中求变求存?

斯伦贝谢出售压裂业务,北美页岩油还能重回巅峰吗?

市场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再为页岩油行业的狂热支出提供资金。

大型油企巨亏不止,国内两大油服巨头却赚了

由于能源安全战略的需要,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市场仍处于增长态势。

十年前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如今这家石油巨头却被移出道指

科技公司主导世界最著名股票基准重新排序,传统的油气巨头逐渐式微。

被巴菲特“抛弃”:豪赌二叠纪的西方石油公司走向何方?

西方石油公司没有能够主导二叠纪,反而因为自己的精妙设计焦头烂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