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特朗普
朱鸣岐:美联储能抵挡得住特朗普吗?

尼克松在上台之后任命了自己的忠实支持者伯恩斯(Arthur Burns)来执掌美联储,酿成了美国70年代滞胀的苦果;在他之后的美国总统们,基本遵守了不干预美联储政策的潜规则。但这些“常规”、“惯例”在特朗普时代需要重新审视。

就在两年前,共和党还仅仅是一个反非法移民、挺合法移民、力挺高技术移民的政党,但特朗普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带动全党不仅反非法移民,连合法移民也要对半砍,连高技术人才都要加以限制乃至排斥,一个早就在党内凝聚共识的“锚定宝宝行政令”有保守派高院的保驾护航自然会水到渠成。

“美联储正在犯错……他们太紧了。我认为,美联储疯了。”

从《了不起的盖茨比》解读特朗普

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在1925年创造的虚构人物汤姆·布坎南,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加息这么快,我不想要它(经济)放缓,一点也不。”

关于特朗普的六本新书:权力来自恐吓  或者污言秽语

6本新书揭露出了一个因“奇怪举止”而被孤立,周围幕僚都在试图对其展开“行政政变”的美国总统,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警告特朗普 爱国主义不能解决全球性威胁

尤瓦尔·赫拉利认为,特朗普演讲里的“爱国主义教条”非常令人不安,如果人类要直面“生存危机”,全球合作是至关重要的。

弗朗西斯·福山:特朗普有意用种族话题来激怒左派、分裂民众

1989年,弗朗西斯·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中探讨了自由主义是否已经获得了胜利,在他看来,历史似乎给出了一份否定的答案。

有一种观点认为,金融危机最大的影响就是公众对美国体制失去了信心。并且,对银行的失望最终演变到了对政府的失望。这,就是特朗普上台的大背景。​

“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不记得这样的事,如果真发生过这种事校园里肯定会传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