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特朗普

“特朗普总统的钢铝税完全正当。即使会造成商品价格上涨,买个车也就贵一两百块美元又有什么关系呢?”

“完全捏造的假新闻报道说,我在担心我的好儿子小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的会面。这次会面是为了取得一些竞争对手的信息,是完全合法且在政治中经常发生的——而且也没什么结果。我完全不知情!”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司法部部长塞申斯应该立即停止这场被人操控的政治迫害,不能让美国的声誉继续被玷污。”

假如一名投资者在1980年购买了10万美元美股股票,然后他今天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应纳税资产规模是90万美元。不过10万美元的投资经过当前通胀率调整后的价格是30万美元,应纳税资产规模就减少到70万美元,这会为这名投资者省下4万美元。

向左走 向右走:21世纪美国的精神内战

哈佛大学美国文明史博士钱满素认为,几十年来,与“身份政治”密切相关的“政治正确”成了又一个高大上的名目,其危险在于法律之外另立一套是非对错的标准。

朱鸣岐:上一次美国贸易保护方案的真正教训

历史经验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打破了白宫历来不干预美联储决策的政治传统,公开批评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他或许只是刚刚意识到,国内的经济周期将会决定他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可以维持多久。

美国司法部首次表明将给私有领域和社会公众提供网络攻击预警情报:“尽早将攻击计划曝光给公众是挫败他们的重要手段,美国人民有权利知道是否有外国政府正在对他们进行宣传攻势。“

反智时代:是蓝领工人中的反智主义回潮成就了特朗普吗?

在《反智时代:谎言中的美国文化》一书的作者苏珊·雅各比(Susan Jacoby)看来,特朗普的当选并不是一个“例外”,而是美国反智主义回潮的必然结果。

“我确实在众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说了我和Guccifer 2.0有过24个字的推特私信交流。任何一个客观的人都应该觉得那是无伤大雅的对话。回想起来,我可能就是起诉书里说的那个人。 ”

“这个抗议活动真的太受欢迎了,因为对特朗普有强烈观点的人实在是太多。不论是种族歧视、难民政策、否认气候变暖还是(轻蔑)仇视女性,你都可以有机会进行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