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特朗普
特朗普与互联网:这不是“小时代” 而是千年未有之变局

以十九世纪的“左”“右”意识形态分析特朗普,词不达意。别把网民的日常焦虑和生存压力,嫁接到“左”“右”政治谱系上,在“后意识形态”社会,两个立场同时失势。

特朗普似乎很想当“年度人物”。

“我们取得了更多进展,这是因为我让你们更好地完成工作了。”

特朗普政府或废除H-1B配偶工作许可 多来自印度中国

特朗普政府已经有了计划,将废除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H-4签证)在美国的工作许可。据消息人士向The Chronicle透露,特朗普政府已经有了废除H-4签证持有者可工作政策的初步计划。

“我觉得有些人认为我们傻……我们不是愚蠢的人。我们经常考虑这些事。当你负有这样的责任,你怎么可能不考虑。”

特朗普在个人推特中发文称:“希拉里・克林顿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也是最大的)输家。她完全不能停下来。当然,这对共和党来说非常有利……去继续你的生活吧,反正三年后你还可以再试一次!”

“仇恨犯罪不同于其他犯罪,它打击我们的自我认同感、我们的归属感。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失去——失去信任,失去尊严,甚至失去生命。”

美国的企业税仍高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此外,与其他发达经济体和主要发展中经济体不同,美国主要依赖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等直接税,而并没有增值税、碳税等间接税。

穆勒团队最有可能追查的就是她和佩奇等人当时沟通都谈了些什么,以及最终她是否把这些信息传达给了特朗普本人。

大约88%的受访经济学家表示,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将实行与耶伦任内相同的货币政策,有12%认为,在鲍威尔领导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更偏向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