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
生物技术的伦理难题,为什么需要防范于未然?

每当生物技术向前迈进一步,除了给人类生活带来的更多可能,它在伦理上也会引起更多争议。

当今的物种歧视:人类优先了就安全了吗?

“‘人类优先’的观点通常只是一个借口,与其说是要在难以兼顾的二者之间做真诚的选择,还不如说是对人或非人类动物的痛苦都无所作为。”

在贫富与道德之间寻找自我:远方的穷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在当下全球慈善事业愈发重要的时代,辛格的思想不仅关乎如何解决极端贫困,也是每个人应当如何生活的指南。

当一封遗书在网上流传:面对自杀事件,我们要做的和不要做的是什么?

遗书公开等方式可能会激起面临相同困境的人模仿自杀,但这不代表不可以谈论自杀事件,恰当地谈论此事,重点还是在于采用的言说方式能否帮到他人。

被骂上热搜的电视调解节目为什么还存在?

这里有比剧本更魔幻的生活

从农民喜欢什么电视节目,看南北方农村公私观念的差异

在南方村落,无论是从《新闻联播》的偏爱度上看,还是从乡村治理上看,我们都能感受到农民的国家观念的淡薄。

“冠姓权”引发争议,为何在古代要从夫居从父姓?

苏力认为,男女关系威胁农耕村落的方方面面,同姓不婚、外婚、从夫居/早婚等制度解决了农耕村落中男女关系的一些麻烦。

人造子宫的历史

动物胚胎“体外发育”技术越来越发达,这是否会将人类带进女权主义乌托邦?抑或是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科技进步真的可以剪裁人类的价值偏好吗?

与新技术捆绑在一起而得到促进的单一尺度也许适合此时此地的价值或审美,但多样性和偶然性的丧失却限制了我们对未来的适应力和想象力。伦理学应当为变化中的未来敞开胸怀,不只限于敞开胸怀去迎接新技术,也应当努力为价值的多元性留出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