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
【专访】林俊頴:写了二三十年还被说写得像张爱玲,那不就大完蛋了 

“朱天文会写《荒人手记》和《巫言》,张大春会写《公寓导游》,这个大陆作家是写不出的。但反过来,台湾怎么可能会去写莫言的高密、迟子建的东北、李锐的吕梁山呢?”

【专访】女权偶像光环下:尼日利亚作家阿迪契的四个关键词与一段对话

在阿迪契身上,种族议题与性别议题重叠,严肃文学作者与女权主义偶像的身份重叠。她深陷某种争抢之中。

【专访】《东京风格》作者都筑响一:如果你拥有的东西有限,你就能自由迁徙

“我认为对于年轻人来说,家更像是名曰‘人生’的旅程途中的一个营地——这是一个面对那种生活环境的好态度。”

毛尖:不要仅用“女性主义”形容安吉拉·卡特,她大于所有命名

这个拉什迪在悼文中评价“最满口粗话、毫无宗教情操、高高兴兴不信神的女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至暗时刻”的丘吉尔和欧洲:电影之外更接近真实的历史

“电影更多放大了他作为关键领袖,在关键时刻的犹豫和动摇,但真实的丘吉尔可能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他可能是一个更坚定的人,而且我不觉得他做政治牺牲会有道德负担。”

2019上海书展闭幕,去年市民平均一年读6.1本书

上海书展闭幕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将于2021年在上海杨浦滨江建成。

阿迪契的“女权课”:上海男人做家务,就代表两性平等了吗?

“上海以及全中国的女性也不需要在婚后冠夫姓。”“那孩子跟谁姓呢?”阿迪契好奇地问。

唐诺:我很怕读者染上一个最坏的习惯,买了一本书就觉得有资格指指点点

唐诺发现,写作的专业性正受到威胁,社交网络制造了绝对平等的假象,买了书的读者以消费者的姿态点评文学,而缺乏对真正认真的作者的真正认真的阅读和评价。

自由与保守的交锋:从联邦最高法院读懂美国当代政治

“如果我们想要理解美国,仅仅去看总统做了什么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了解美国国会和最高法院。”

讲故事的历史学家:史景迁的写作、史观与道德立场

尽管史景迁和司马迁都是以“擅讲故事”闻名的历史学家,但他其实并不赞同后者充满道德批判意味的书写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