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
从“潘嘎之交”说起,短视频喜剧的未来在哪里?

当前属于短视频的品牌喜剧节目尚未形成,精品喜剧内容并未出现,短视频喜剧之路依旧道阻且长。

代言被撤的杨笠,代表了中国脱口秀的野心

用非正当手段强迫品牌撤掉艺人的代言,伤害的不仅仅是艺人,更是正常的商业秩序。

脱口秀女演员的春天:我不想成为杨笠

搞笑不分男女,自嘲、模仿、戏谑,通过脱口秀,更多年轻人在貌似正常的现象中看出不正常的现象,在貌似重要的事物中看出不重要的事物。

本山大叔的徒弟,都困在快手里

“他老了,直播却还年轻。”

《赘婿》为何高开低走?

不断的“自我否定”,最终使《赘婿》面目全非。

周星驰:在也不在,不在也在

谁会成为周星驰的接班人?

大家有多讨厌凡尔赛,就有多喜欢李雪琴

李雪琴的成名之路,是一个高级凡尔赛打法。

从沈腾到贾玲:话剧、小品皆成电影,《李焕英》背后的“喜剧江湖”

贾玲背后的娱乐公司大碗娱乐,会不会如同话剧改编电影的开心麻花一样,成为下一个头部喜剧电影厂牌?

从“绿帽子”到进城去,新人依然演旧事 | 回望春晚语言类节目30年

近年来的一些喜剧看似题材新鲜,底色却颇陈旧。这些底色在某种程度上显示了春晚的意义——让参加贺岁仪式的个人忘记现实中的分化和区隔,体验同质时间的快感。

李焕英火了,冲出围城的大碗娱乐能站上头部喜剧厂牌位置吗?

从综艺到春晚,只要是喜剧的舞台大家都能够看到大碗娱乐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