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
女脱口秀演员,线上线下两重天

线上女性金句频出,线下又是怎样景象?

《我和我的家乡》,用喜剧复刻“时代的表情”

作为一部疫情背景下顽强新生的影片,《我和我的家乡》带上了拼命生活的气质,其创作生产本身令大众感受到的就是一种跋山涉水的共同经历。

王勉脱口秀夺冠、德云社角逐新一哥,喜剧厂牌却走不出“人才焦虑”?

真正有意思的是,在笑果文化和王勉的身影背后,我们似乎能够看到太多喜剧厂牌如出一辙、亦或是殊途同归的打法。

王勉脱口秀夺冠、德云社角逐新一哥,喜剧厂牌为何难走出人才焦虑?

2020年一场疫情放大了行业的红利和痛点,也让本就深陷人才断层焦虑的喜剧厂牌愈发用力撞破焦虑,然后求生。

走向饭圈、码大盘子,喜剧厂牌们的焦虑

喜剧厂牌们显露出疲态,他们将业务盘子越码越大,熟练的运用着互联网、粉圈文化的玩法,以此来将市场弄热。

四大喜剧王牌再就业:德云社开箱,开心麻花入驻快手

电影、剧集、综艺、短视频、线上直播、线下演出,各家在不同领域里再就业,行业话语权又迎来了一次重新洗牌。

“男性依然在说女性并不有趣”:妮娜·斯提布获女性喜剧奖

此前斯提布凭借《开心的理由》获得了2019年的沃德豪斯喜剧小说奖,成为第四位获得该奖项的女性。

锦鲤李雪琴,不做下一个池子

看似无意的背后,实际上都是李雪琴的精心设计和套路。

“极挑”严敏+德云男团,《德云斗笑社》会是喜剧综艺的“王炸”吗?

《德云斗笑社》在喜剧市场迈出了第一步。

人生挫败后,理想消散时:从杰夫·戴尔身上理解现代幽默

随着现代小说诞生,一种世俗的喜剧出现了。与从前“宗教型的喜剧”不同,这种喜剧用不完整、不稳定的知识置换了宗教梦想的完整、稳定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