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
声音的风景:北平沦陷前后

市声沉寂后,取而代之的是间歇性的炮火声。战争构筑的无形的“音墙”,主导着北平人的听觉,掩盖掉日常生活中“执拗的低音”。

战时南京,日军对外国人财产的掠夺

“自从日本人来了,这里就变成了地狱。”留宁美国传教士米尔士家信中的这段话很贴切地道出了当时留宁外侨的切身感受。

从苦撑待变到孤注一掷:抗战中的中美如何成为“剑拔弩张的盟友”?

中美间的结盟并非一帆风顺,两个不同文化与政治体制的国家,其间的试探、博弈、猜忌也左右了太平洋战争的走向并引导着战后中国与东亚的国际格局。国民政府的困局与美国的抉择,值得后世挖掘与回味。

从蒋介石日记看全面抗战爆发

“倭寇使用不战而屈之惯技暴露无余,我必以战而不屈之决心待之,或可制彼凶暴,消弥战祸乎。”

永不褪色的记忆——敬礼老兵

曾经奋战在抗日战场上的英雄们,如今大多已进入鲐背之年,有些已达人瑞。他们见证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成为新中国历史上无法磨灭的记忆。

飞虎队历史纪念组织主席乔布说:有些人想让你对共产主义和中国产生恐惧,但其他人会看看究竟是怎样。这就是一场纪念一个悲惨时代结束的仪式。

芷江保卫战是抗战尾声中国战场上最后一场由日军发动进攻的会战,抗战正面战场随后由防御转入反攻。日本战败,芷江成了日军的乞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