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
专访俞白眉:《传闻中的陈芊芊》成今夏最大“黑马”,橙子映像的“新型网剧”突围

从《安家》到《陈芊芊》,橙子映像有什么爆款方法论?

《谁说我结不了婚》再造30+女性话题,撑得起兴格传媒34亿估值吗?

目前来看,《谁说我结不了婚》带给兴格传媒的加成或许还有待观望,但可以肯定的是,新一轮由该剧掀起的关于30+女性的舆论浪潮正在席卷而来。

“网红鼻祖”也难救长城影视

更像是花式保壳。

A股2019年艺人创收榜:杨紫创收4995.28万元,华谊、华策和欢瑞普降40%以上

天娱传媒2019年营收8.23亿元,与天娱传媒业绩增长不同的是,华谊、华策和欢瑞三家老牌的影视公司经纪业务在2019年都出现了40%以上的降幅。

疫情下的第80余天,影视行业如何“自救”?

传统院线的“难题”,或将还会延续好几个月。

北京文化上演魔幻版《猎狐》:“出逃前副董事长”举报“董事长造假”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打法是利益分配不均导致的权力内斗吗?

“长线”摸金

8.3分的豆瓣评分,成为范本的IP影视化开发,摸爬滚打中逐渐成熟的制作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