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
万达亏损收窄,光线收割国庆红利,电影公司们“无爆款不过冬”

影视产业确实在逐渐回暖中,但各家公司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的人已经是“病树前头万木春”,有的人却还在等待千帆过尽。

《我和我的家乡》国庆狂飙,北京文化能借此“改命”吗?

凭借着20%左右的总投资额度,连年巨亏的北京文化,是否有望蹭着《我和我的家乡》的高热度,一举扭转今年以来的颓势?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如今,面临多起诉讼、大项目接连亏损、法人被限制消费下,天悦东方的影视路,大抵已经到头了。

影视公司半年报,为什么赢家是它们?

逆境之下,依旧有人弯道超车。

B站入股欢喜传媒, “新贵”与“大佬”握手言欢,何事正酣?

B站和欢喜传媒这桩稍稍意料之外而又引人遐思的联姻,双方都想得到什么?又会给影视圈带来什么?

张一鸣错过的不仅是徐峥

导演天团落在B站手里了。

上半年预亏1.2亿,《琉璃》热播难掩欢瑞困境

在“限古令”并未解除的情况下,古装剧为欢瑞带来了大量的坏账,此外,近几年欢瑞头部艺人不断出走,大量IP版权也逐渐到期,欢瑞已经迎来至暗时刻。

六大剧集公司的中场战事(上)

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以及新丽传媒这六大影视公司的品牌竞争格局,正在发生改变。

五年前最火的影视公司,它们都去哪了?

嘉行传媒、唐德影视、海润影视等市值集体缩水;蒋雯丽家族的北京首映时代剩下空壳;张若昀父子的西安梦舟深陷债务危机,母公司梦舟在退市边缘。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不管是业务层面还是资本层面,欢瑞世纪能否顺利挺过低谷期,答案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