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达内更名童程童美,上市主体All in少儿编程

IT成人职教业务一再收缩,青少儿编程业务后来居上。

有道AI学习机,难救网易有道

靠学习机拯救业绩和股价,依然重任道远。

粉笔总裁魏亮年终总结:大部分员工收入至少达到当地一平米的房价

粉笔求“稳”,声称不会大规模扩张,通过技术和制度的手段提升效率、梳理流程。

2023年的留学市场:“一人申多校”成主流,“第二硕士”受青睐

留学呈现低龄、高龄两头热,学生更追求性价比。

帮有钱人家的孩子做作业,是怎样一种体验?

富人在努力和回报之间建立起的关系是交易式的,他们期待更大的努力可以获得更大的回报。学生和家长对上大学的看法也是交易性的——如果孩子进入顶尖高校,就证明家长投入的时间和资源产生了效果。

从清华到“双非”,“逆向转学”牵动了谁的神经?

“逆向转学”不被理解背后,折射出社会普遍存在的“学历情结”。

专业动态调整为“师范热”降温

2035年或有187万中小学教师过剩。

教企“卷”起了大模型应用

竞争关键点在于对教育场景的理解。

禁止“搭车”收费、集体补课,教育部为“课后三点半”划下这些红线

各地落实资金政策的情况良莠不齐,和地方政府的财政水平、管理水平以及当地群众的认知水平密切相关。

“双减”落地两年半,这十家教育公司走出低谷 | 回望2023⑭

多点开花、混业经营是绝大多数教育公司的转型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