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关系

“这两个领导人之间将展开奥运选手级的大男子对决。”

上午与老朋友奥巴马敞开心扉畅谈,两个小时后出席北约峰会与特朗普碰头却得不到好脸色,默克尔的内心经历了什么?

多名美国情报部门前任和现任官员称,基斯利亚克是俄罗斯在美国的“头号间谍”和“最大的间谍招募者”。

“我们需要研究这些问题,包括返还‘萨德’系统的可能性,如果发现没有完成内部的法律程序。”

俄出兵叙利亚旨在反恐,俄叙政府并未签订保护叙利亚免受第三国攻击的相关协议,俄叙彼此不承担军事同盟义务,现阶段俄方也不准备签订类似盟约。

俄罗斯在进一步争夺中东话语权,打造中东战略支点的意图。

这不会是一次轻松的访问,默克尔与特朗普在白宫“握手言欢”的同时,暗中少不了一番较量。

美以联盟关系源于两个关键因素——情报共享和意识形态统一。

国务院发言人说,美方希望与中国建立更有建设性的关系,在经济领域、朝鲜半岛核问题或其他多边事务方面扩大与中国的合作。

听证会上,东欧外交官敦促美国保持对俄制裁。美参议员格雷厄姆表示:“你们的安全就是我们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