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企
C化时代下,组织体系和能力如何“一路向C”?

企业应该构建什么样的组织体系和能力,才能有效地推进C化进程?

穿透大数据:3年增长400亿,字节阿里们为何都盯上了低度酒?

字节、阿里等巨头关注的,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五粮液的困局:现金流吃紧,一“顽疾”难解

五粮液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滑78.33%。

洋河股份走出迷雾,“白银时代”前途未卜

增长的代价,“治愈”不只要三年。

酒鬼酒核心大单品—内参系列降速了

公司高端系列——内参产品上半年库存压力增长了99.64%。

不压货的五粮液,守住浓香酒的牌面?

挽救了一时,如何救一世?和去年最高点相比,五粮液股价跌去过半。

洋河股份“失去的三年”,新董事长张联东拿回来了吗?

上半年营收净利增两成,洋河股份“白酒老三”的地位稳了?

主力不振,援兵未至,海南椰岛出路何方

左手白酒,右手保健酒,还背着饮料及其他酒类业务,海南椰岛却依旧面临着“路障”。

百亿傍身仍难走出省内,古井贡酒费力奔全国

虽然从半年业绩预报来看,古井贡酒上半年交出了高质量成绩单,但高增长的背后,或与企业销售费用大幅增长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