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
那些被误以为是枪的物件:艺术展如何反对警察暴力

艺术家卡拉·莱文为新展和新书创作了一组复制品,原型均为无害物品,但被警察误认为是枪械从而击杀了非武装平民

黑人小孩眼中的警察与白人小孩有何不同?

警察与黑人的互动可能比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头条新闻更隐蔽,而且可能从黑人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当美国警察认为自己或他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时,就可以在无需担心被起诉的情况下发起致命一击。

分裂的认知或许将长期存在。在警察暴力终止之前,抗议是不会停止的。

虽然弗洛伊德后来在医院被宣布死亡,但尸检医生认为他实际上在倒地“大约4到5分钟后”就已经死亡。

警察知道明年夏天你会做什么

当警察使用犯罪预测算法时,他们也面临着将预测变为现实的风险。

透过死亡现场,探觅与“现实”无关的摄影面目

目睹死亡现场就应该感到恐惧么?摄影在这之中又扮演怎样的角色?在唐潮与刑警一起以参加摄影比赛为目标进行创作的同时,关于摄影、真实、记忆的观点也渐渐清晰地浮现出来。

一名菲律宾参议员透露,自杜特尔特就职总统以来,在“禁毒战”中的死亡人数超过2万。

【工业之美】既能维护治安也能“搭讪”美女 机器人警察将占迪拜警力的四分之一

迪拜计划继续扩大机器人警察队伍,预计到2030年,机器人警察将占到迪拜警力的25%。

“现在正是呼吁民众进行监督的时候。我希望奥克兰民众可以和我们一起肃清当前警察局令人厌恶的风气,重新树立起对我们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