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混改
又见“鲶鱼”!外资保险巨头9亿入股泰山财险,安顾集团要做这家山东国企二股东

泰山保险打响了今年山东省属一级企业混改的“头炮”。

国网江苏能源公司混改落地,新增中天科技等六名股东

北京产权交易所此前的一条挂牌消息显示,江苏电力公司拟转让国网江苏能源40%股权,转让底价为7.32亿元。

中石油无偿划转股份,32亿元的A股股份转给中冶集团

自央企开启混改以来,中石油已数次无偿划转上市公司股份。

央企混改操作指引发布,聚焦三大方面

《操作指引》重点聚焦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规范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流程,二是明确通过市场化方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三是推动混改企业切实转变运营机制。

东航与均瑶集团全面开启战略合作,中国民航业最大笔股权交易落地

此次股权合作的整个交易规模合计超过人民币130亿元。

东航物流拟申请上市,联想普洛斯德邦等参与混改

2019年伊始,东航物流即开始为上市铺路。

云南白药508亿吸收合并母公司 平安投出反对票  陈发树会担任董事长吗?

在云南白药吸收合并白药控股后,陈发树是否会上任董事长?公司董事会结构是否也会出现变化?

民企急寻国企“靠山”的市场逻辑

在违约爆雷频发之后,民企的窘迫成为今年舆论持续的焦点,并在近期获得异乎寻常的关注,与之相对应的是国企的从容与进取。对比鲜明之下是反思,比如一些困境中的民企,战略一度不切实际的激进,以及相对国企,金融机构对民企更为根深蒂固的信用谨慎,等等。更进一步的思考是,国企此时“接盘”的是与非,仅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还是可以追问体制?

国企混改多途径扩围提速 第三批试点实施方案陆续获批

除了重点领域的混改试点外,包括股票融资、产权转让等在内的多途径混改也正有序展开。

哈药集团混改终止了 中信资本入主两家上市公司愿望暂时落空

此次哈药集团终止混改事项,意味着中信资本入主愿望也暂时落空。若后续启动混改,中信资本还会有继续参与的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