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
中国经济工作重心正在转变:从稳增长转向调结构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说,得益于中国疫情防控非常给力,中国经济稳步复苏,终于摆脱了沉重的稳增长压力。在此背景下,经济工作重心转向深化结构性改革和打通双循环堵点。

【专访】刘元春:理解双循环切忌五大误区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不能把国内大循环和国际大循环分割开来,也不能把需求侧战略和供给侧改革进行分割和对立,不能将高质量发展作为一种简单的战术,不能将宏观的大循环理解成局部的循环,双循环更不是应对新冠疫情的一时之需。

楼继伟:基础设施过度超前、互联网平台垄断等可能成为国内大循环堵点

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表示,加大改革开放,以及良好的基础设施,完全可以支撑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重要的是解决好制约双循环的堵点。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中国应该想想怎么加税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指出,中国人均收入水平只是最发达国家的1/5,这意味着还需要在技术、知识、人力资本方面追赶。合适的税收设计,包括开征环保税、土地税、资本利得税等可以帮助中国经济结构改革。

刘元春:没有提升效率的改革是添乱的改革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下一阶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回归基础性改革——即政府体制改革、财税体制改革和国企改革,转向以内生激励导向的模式,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人民日报:三论确保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做好“六稳”工作,积极进取就有了基础,应对复杂局面和各种挑战就更有底气,就能在改革开放和结构调整等方面迈出更大步伐。

【人物】刘鹤:结构改革的信奉者和推动者

回顾过去二三十年,刘鹤一直是结构性改革的信奉者和推动者,而且在很多关键时点的发声,颇具前瞻性。

央企景气度指数创近五年最高水平

2018年一季度,中央企业景气度先行指数比2017年一季度上升3.32个百分点,且为近五年来同期先行指数的最高值,预示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有望平稳开局。

不动产投资开始淡出 下一步“钱”要流向哪里?

除了供给侧改革可以释放出一些股权投资机会外,还可以在创新产业领域进行投资,寻找下一个阿里、腾讯、百度等创新型企业。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到农总行调研和督导,召开部分银行座谈会。指出,银行业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存在差异化金融服务不足、有效金融创新缺乏、外部政策环境有待优化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