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
为了攻克艾滋,人类已奋斗了40年

在这场与艾滋病的斗争中,人类开始更多地思考我们自身与自然界的关系。

监狱里的HIV感染者:入狱后,他获得了妻子的原谅

他迫不及待给妻子回了封信,只有短短一句话:“没有爱,再好的药可能也治不好我了,谢谢你……”

世界艾滋病日:是什么阻碍人们跨入HIV检测室的门?

不论是检测者还是被检测者,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述说。

【思想界】众明星声援蒋劲夫背后:我们离“家暴零容忍”的共识还有多远?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蒋劲夫家暴案的相关舆论,以及针对艾滋病感染者群体的谣言和污名化。

【影像】戒毒者们的向死而生

不是所有的自我救赎都值得被理解,但至少它应当得到同情。云南省澜沧县,在“重生关爱中心”的负责人看来,世上少有比戒毒更难的事:戒毒者出现戒断症状只需要一个星期,但身心康复则是一个系统而漫长的社会工程。注射毒品是传播艾滋病的重要渠道,400多名自愿戒毒人员在这里试图洗净苦难——其中近一半是艾滋病感染者。他们怀着共同的目的:进行一场向毒品告别的艰难自我救赎。

【特写】四合院里的200个“艾”者故事

云南边陲小城澜沧县,200个艾滋病感染者生活在这里的一家戒毒公益机构里。他们都有不堪回首的经历,一部分与注射毒品有关。那座四合院是他们的命运共同体,病症不再是隐秘的事物。虽然“离开”时常发生,居民们仍努力让生活恢复尊严。

让香蕉和甜甜圈告诉你该如何正确享受性生活

世界艾滋病日,这个MTV旗下的公益组织拍摄的防艾短片都这么有娱乐性。

【评论】世界已在终结艾滋病快车道上 但偏见还在“愚人船”上

对于类似麻风病、精神病病人这样的群体,人类社会似乎并没有随着文明的进步而减少对他们的排斥。在当代,最典型的社会学案例可能是艾滋病。

谈“艾”色变何时终结?

12月1日,第28个“世界艾滋病日”。尽管经过多年宣传,中国社会对艾滋患者的歧视仍然存在,人们谈“艾”色变。而艾滋病患者面临污名化的困境,在就学、就医和就业方面都存在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