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
【一周教育要闻】教育领域放宽外资股比限制 重庆教育考试院就“政审”不规范表述致歉

外商投资中国教育迎来利好,重庆市高考“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无变化。

作业类APP进校园引争议:提效减负还是变相刷题?

作业App辅助了教学,但也造成盲目刷题的现象搬到了网络上。

手机校园管理面临“尴尬”,是厉行禁止还是分类规范?

对于手机在校园的规范化管理,不能‘一刀切’。

北京市教委:建立弹性离校制度 严禁放学后补课

学校每天应为学生提供课后服务,时间持续到下午5:30,但坚决禁止学校借课后服务的名义组织学生集体补课、集体教学。

专家详解小学入学年龄划定问题:作统一规定不现实

义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实行国务院领导,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统筹规划实施,县级人民政府为主管理的体制。”专家认为,这种管理体制决定了地方的义务教育管理权限。这也是由我国各地基础教育的发展状态存在较大的差异所决定的,不仅省与省之间,就是县市区之间,都存在差异,难以作出统一规定。

教育部:城乡义务教育已全面实现免除学杂费

对于义务教育,国务院有关部门着力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壁垒。

国务院: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比例不低于4%

为了监督教育经费使用,国务院将适时开展督察。

一些地方规定儿童满6岁入学让家长闹心 入学年龄谁说了算

如何确定小学生的入学年龄,到底由谁来确定?多年来,学校、家长和教育专家都是各执一词。

【深度】《民促法实施条例》草案待审 民办学校“钱”途未卜

民办学校“高估值、高利润、高增长”的梦幻时代,可能即将成为过去。

浙江试点城乡同步上课 乡村学校可享城镇教育资源

“双师教学”会是促进教育均衡的好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