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孩子丨拾城

他们说你是天使,有时候也是魔鬼。

袁凌:疫情结束后,我最想见的是日常生活里的普通人 | 疫时口述系列

“我不是要给疫情中的苦难做所谓的‘暴露’,但是我也不去回避真实,我想把个人经历灾难之后心情的变化和人格的变化写出来。”作为一位成熟的非虚构写作者,袁凌如此说道。

童年的阅读为何让我们久久不能忘怀?|书单

菲利普·普尔曼的奇幻史诗《黑质三部曲》被HBO搬上大屏幕,英国作家格温多林·史密斯也由此为我们回忆,这三本小说对她后来的人生形成了怎样的影响。

被涂污的鸟:人们依然会肆意排斥异己,诉诸暴力

或许,战争只是暂时地分出了胜败,但很多人依然没能真正从中得出教训——时至今日依然如此——人们依然会肆意地排斥异己,轻易地诉诸暴力。

花游美少女:“泡”在水里的童年

旋转,旋转,在这宁静的深蓝之间,身形修长的她们轻松愉悦地在水中旋转,舒展典雅而整齐划一地做着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托举和翻腾动作。她们轻盈地在水中舞动着曼妙的身姿,朝着镜头投来灿烂的笑颜。更重要的是,水中的她们看上去无比快乐,那是沉浸在全家宠溺中的小太阳们所无法体味的满足。她们,是广州市花样游泳队的小队员。

吹柳笛、抬花轿,那些童年里的游戏……

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说,“我们的电子信息环境正在让儿童消逝,最显著的症状表现在儿童的游戏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