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与就业
那个从深圳流水线去了纽约做程序员的女工,最近失业了

世上许多重要的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这是否意味着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无能为力?

后浪如何奔涌?做着父辈20多年前的工作,薪水却只涨了3%

作为“后浪”的年轻人需要的仅仅是认可和赞美吗?

7月调查失业率上行0.2个百分点,统计局称受毕业季影响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称,7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3%,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这也是调查失业率连续第二个月上升。

招聘新动向:外贸、互联网岗位减少,大学生求职意愿降低

智联招聘集团副总裁李强表示,从目前招聘情况来看,在企业招聘岗位数上升的前提下,需求的人数却略有下降,而求职者人数略有上升,求职竞争程度比上年同期更加激烈。传统去产能行业就业形势依然较为严峻,同时,外贸相关岗位和互联网企业招聘需求有所下降。

去杠杆、环保和拆除违建下 低端劳动力都去哪了?

我们不仅要解决部分低收入群体的转岗就业难题,还需要为今后服务消费价格的持续上升给居民带来的支出负担增大而提供解决方案。

Google的Duplex AI,可能会让客服中心消失

以后你可能无法分辨客服电话另一端的是不是人类了。

43岁,中年下岗海归的自救宝典(三&四)

一起制作一份快速再就业傻瓜指导效率手册。

43岁,中年下岗海归的自救宝典(二)

2017年,43岁的我,从一家民企中国区销售负责人的岗位上又一次离职了,这是两年内第二次了。从一个自信的MBA海归面霸到信心顿失的再就业面挂和中年危机男,可能就是一步之遥。

43岁,2017我的第15次面试(一)

中年下岗海归的自救宝典。

拜拜了投行人,你花36万工时做的事AI几秒就搞定啦

高收入的交易员会被毫不留情地抛弃,就像工厂关闭后一群被赶走的工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