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
华联张某否认猥亵阿里女员工,刑法教授:参与灌酒发生性侵属共同犯罪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罗翔在“罗翔普法”的视频号中的曾表示,酒局参与对女生灌酒,可能构成犯罪。

因性骚扰指控被下架的《菲利普罗斯传》被另一出版商接手

布莱克·贝里涉嫌性侵事件曝光后,天马图书出版公司接手《菲利普·罗斯传》。

传记作家布莱克·贝利面临性侵指控,最新作品《菲利普·罗斯传》将下架

诺顿公司宣布永久性停止出版贝利的作品,并且“将拿出与新书预付款数额相当的资金,捐给反对性侵犯或性骚扰、致力于保护性侵幸存者的相关组织”。

以食物筑起堡垒,用肥胖保护自己:500斤的身体里住着怎样一个受伤的女孩?

她试图以无尽的食物填补自己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的渴望——不再受伤的渴望,她通过让自己的身体膨胀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得以躲藏。

当地居民表示:“有传言说监狱并没有改变他,他仍然是有暴力倾向的人。你不会想让那个男人走在街上的,当父母的人会特别担心。”

为什么美国大选对性暴力问题避而不谈?

两位候选人都面临性侵指控,性侵议题不该成为选举房间里的大象。

【专访】斯坦福性侵受害者香奈儿·米勒:“与其让她独自呐喊,不如成为她的声音”

香奈儿认为,既然法律对被告人做了无罪推定,那么受害者也理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即在被证伪之前得到人们无条件的信任,她们不应当辛苦地去博取这种信任,就像社会不应当压制女性的自信心,同时又抬高男性的。

当女性被剥夺姓名:斯坦福性侵案受害者香奈儿·米勒的故事

法庭许诺,诚实地回答每一个问题是替你声张正义、主持公道的第一步,殊不知,不加思辨的问答不过是压垮个体的绝对服从而已。

那些刷爆热搜的性犯罪者,最后都怎样了?

性犯罪者能受到相应的惩罚吗?这些惩罚有效吗?化学阉割、电子镣铐又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安永凌晨回应:涉嫌性侵合伙人遭停职,要求尽快妥善处理私人问题

安永称已展开内部调查,并于日前安排该合伙人暂时停职,直到得出调查结果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