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
国际市场上中文推理小说还很少,但中国创作者模仿学习西方日本的阶段已经过去 | 专访

从推理游戏书“胜者出局”系列谈起,推理作家吴非分享了他的推理创作道路、将城市轨道交通写入小说的初衷、对诡计设计和小说文字的思考,以及他对于当下推理作品引进繁多、中国推理走向世界困难重重的观察和理解。

推理综艺赛道,不能再造《明星大侦探》

曾经“异军突起”的推理综艺赛道,能在这个一片红火的“元年”,找到新的开拓方向吗?

推理作家猫特:一些读者潜意识里认为探案不该由女性来做 | 专访

猫特说,一些读者潜意识地认为探案不该由女性来做。他们会想:怎么搞的,我都做不到,她居然做到了。一个女性比我聪明那么多,肯定很讨厌。

探寻本格风味的日常之谜:两位推理小说作者的对话

日本有了名义上承袭本格但有所突破的“新本格”,随后又从新本格运动中诞生了诸多流派,日常推理就是其中之一。

阿加莎笔下的波洛为什么是最伟大的侦探形象?

在新作《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中,马克·奥尔德里奇煞费苦心且风趣幽默地分析了这位留着经典小胡子的比利时侦探在小说、舞台剧、广播剧、杂志和影视剧中的形象。

二里头考古队原队长许宏:考古研究结论有相对性,能给定论的专家靠不住

许宏希望人们从学理、材料、推导过程的角度来看考古学,而不只是期待学者给出一个结论,“中小学教科书标准答案式的思维是危险的。”

上海第一家侦探推理书店开业,店主时晨:希望书店能孕育推理评论与研究

时晨同时也是一位推理小说家,他认为,现在去逛很多大型书店连锁书店和随便点开网络电商的页面没什么不同,店主推荐是非常必要的,一家书店里一定要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书。

最忙侦探狄仁杰,很久没靠推理破案了

《唐探》一路高歌猛进,老侦探狄仁杰还能守住自己的地位吗?

【专访】“没药花园”何袜皮:男女都可能存在毁掉对方的念头,但男性谋杀女性更多

何袜皮在采访中与我们分享了她对近年来一系列杀妻案的理解。

思想界 | 女生长得漂亮、防范意识差引发性侵?应该谴责的是侵害者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中国美术学院2020《新生安全知识手册》引发的争议和电视剧《沉默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