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直播
一位清华本科生毕业论文里的快手世界

人们都是孤独的,只不过每个人寻求安慰的方式不一样,刷快手、刷抖音都是为了摆脱自己心里的孤独感或者焦虑。

隐藏在陌陌和YY亮眼财报数据下的直播焦虑

陌陌社交,YY视频,最终谁能屹立不倒,要交给市场和时间去判定。

华农兄弟与竹鼠之死:动物的一种现代观看

在华农兄弟的小视频中,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是,这看似“反优生学”的随机屠宰是如何充满了吸引人观看的诱惑力,并通过新媒体中介和再现,最终呈现为令人发笑的景观的?

模仿短视频受伤事件频现 追求上热门获奖是主因

如今,观看抖音、火山、西瓜等短视频平台成了许多人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有些人不仅观看视频,甚至自己也会发一些视频供大家观看,以期获得粉丝或者奖励。

2018年第一风口:直播答题的“撒币”大战,谁输谁赢

直播答题风潮在一夜之间就席卷了大江南北,但单靠“撒币”并不一定能够决定平台是否领先。

极限运动主播:为什么我在用“命”博君一笑

“粉丝喜欢看他们爬高山、悬崖、高楼,而且爬得越高,呼声越高。”

从全景监狱到水滴直播:监控系统是如何层层渗入日常生活的?

当商业遇上监控,当摄像头与直播合谋,当我们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处于监视之下,我们还有藏身之处吗?我们还有反抗的机会和空间吗?

热度全线下降 直播行业凛冬将至

目前,平台数量和头部主播数量都在减少,真正能依靠直播收入致富的人数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