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
勿以恶者遍布地面,而不信天上有不灭的光 | 一周新书推荐

本周关键词:奥尔罕·帕慕克、黑人女性群像、王小波评论、近代中国的森林革命、古典音乐、英国急救现场、进化生物学……

第25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将延期举办,周年庆祝演出仍将进行

25周年庆祝演出和活动仍将举办,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委员会主席余隆称,“明年一定会带给大家加倍的精彩。”

歌唱家多明戈再陷丑闻,与阿根廷人口贩卖和性剥削组织或有交易

这并非多明戈第一次卷入丑闻,他此前曾面临多项性骚扰指控。

与中国古曲神似,在上海掀起风波:德彪西是谁? | 德彪西诞辰160周年

今天是德彪西诞辰160周年,界面文化试图以下面四本书为读者介绍德彪西的生平、印象派音乐,以及德彪西与中国千丝万缕的关系。

演奏者最好不要写书?| 乐评人焦元溥对话钢琴家张昊辰

音乐是自足的系统,言说自己即可,不需要指向文字;因为音乐抽象,所以最应该被言说——在张昊辰看来,这两者之争几乎可以被对应到音乐史上的纯音乐和标题音乐之争。

穿什么,不能说?男性化的古典音乐舞台,被边缘化的女演奏家

古典表演是视觉和听觉的体验,那么为什么女性独奏者的服装选择很少被讨论,除了被批评?

“您喜欢勃拉姆斯吗?”简单一问为何如此意蕴悠长 | 勃拉姆斯逝世125周年

“您喜欢勃拉姆斯吗”究竟怎么成了一句典故,还是要从法国女作家萨冈的小说谈起。作家选择在小说里写哪位作曲家,背后的缘由值得我们玩味。

不是错乱,而是错读:后殖民视角之外的创造

批评家们近乎不约而同地创造了某种具有强制性的假设——如果具有少数族裔(如印度裔)身份的作家不极力将某种族裔性(印度性)与自己的作品明确无误地联系在一起,就无法有效地证明其创作的合理性,就有可能会出现“身份错乱”。

我们用声音制造音乐,正如我们用词汇制造语言 | 肖邦诞辰

在钢琴教学法中,从来没有人为手指赋予不同的“个性”。而肖邦指出,每个手指的触键都有其独特的魅力。

在音乐里加鲸鱼叫的先锋派作曲家乔治·克拉姆逝世,享年92岁

他认为音乐里有苦恼和爱,甚至有痛苦,是我们世界上所有东西的混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