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
在噪音与音乐之间:沉溺于噪音是我们应付噪音的方式

噪音让我们的精神开始运作以驾驭喧闹的声音,我们通过在嘈杂的世界中制造音乐而生存。

古典音乐何以背离了“公共”与“日常”?

无论是博物馆化还是事件策展化,古典音乐里的“现代音乐”也逐渐离大众越来越远。这当然有当代音乐本身更注重在技法和理念上的前卫和发展,而越来越不在乎普罗大众的口味的原因;但同时,这也是作曲家作为一种职业变得愈来愈职业化、学院化、精英化和价值观更加剧烈地被现代性所裹挟的后果。

从精确回归即兴: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古典音乐?

在被AI统治的古典音乐世界,即兴演奏可能才是未来。

从“钢琴王子”到忘谱错音的“工体蜂”,李云迪早已跌落神坛

对古典音乐爱好者来说,让人难受的并不仅仅是演出“车祸”本身,而是李云迪的态度。

贝多芬第十交响曲诞生记:AI能否像贝多芬一样创作?

音乐理论家与计算机科学家团队密切合作,将为我们呈现贝多芬生前未曾完成的第十交响曲。

钢琴家陈萨谈《肖邦夜曲全集》:不介意自己的音乐成为背景音乐

陈萨说,只要永远有少部分人把音乐当作信仰和精神食粮,音乐就会生生不灭。

推理作家猫特:一些读者潜意识里认为探案不该由女性来做 | 专访

猫特说,一些读者潜意识地认为探案不该由女性来做。他们会想:怎么搞的,我都做不到,她居然做到了。一个女性比我聪明那么多,肯定很讨厌。

第24届北京国际音乐节10月开幕,以“大师与纪念”为主题

本届音乐节除了纪念大师系列,音乐节还有三里屯太古里BMF嘉年华、首届“京港澳音乐艺术嘉年华”等亮点。

为何传统中国没有产生葬礼进行曲?

欧洲作曲家大都写过《葬礼进行曲》,尤以贝多芬第三交响乐《英雄》第二乐章为著,为什么中国乡村丧礼一片喜庆热闹甚至歌舞升平?其后的社会学、人类学背景值得思考。

库客音乐赴美IPO,贝多芬成大IP,古典音乐生意怎么做?

古典音乐虽“冷”,但未来可期。